当前位置:首页 > 周朝 > 一代商圣范蠡生财有道,范蠡的一生

一代商圣范蠡生财有道,范蠡的一生

周朝 ]  时间:2016-06-13  

范蠡的画像

具有存国护君之才,练兵统帅之能,功成名就而自知进退之明;能识可共患难而不能共富贵的勾践,能晓飞鸟尽,良弓藏的人情事故。后人叹曰:
功名利祿全不顾,自游自怡山水间。
天生我才必有用,辞退功名作商翁;
财大招风尽散去,三散家财还复来;
洞察尘俗数范蠢,安邦敦富陶朱公。
唐代有诗云:谁解乘舟寻范蠡,五湖烟水独忘机。
范蠡,本是楚国人,隐没在民间,平时表面上装傻卖痴,过着半耕半读的贫苦生活。后来知遇同国的文种,两人尽管都想报效自己的国家,无奈没有施展才识的机会。后来越王勾践求贤若渴,消息传到了楚国,于是二人决定到越国那里创建一番作为。
吴国和越国是长江下游的两个国家。吴国在今江苏省南部地区,建都姑苏(今江苏吴县),越国在今浙江省一带,建都会稽(今浙江绍兴东南)。当时吴国是个强国,越国文化和经济都比较落后,国力较弱。吴、越两国屡燃战火,公元510年,在檇李(今浙江嘉兴南)一站中,吴王阖闾受伤而死。其子吴王夫差牢记父亲遗言,日夜加紧练兵,准备攻打越国,为父报仇雪恨。
范蠢、文种此时正在越国,辅佐越王勾践发展国力。勾践想先发制人,攻打吴国。范蠡觉得越国力量还不强,极力劝阻。勾践不听,结果在夫椒(今江苏太湖洞庭山)被打得大败,只带残兵败将5000人退守会稽山,被吴军团团围住。勾践没有办法,只得釆用范蠡、文种的计谋,派文种暗暗把美女、珍宝送给非常贪财好色的吴国太宰嚭。太宰嚭便引文种见吴王,文种对吴王说:"请大王饶恕勾践的罪行吧,如果勾践无路可走,就要杀掉妻子儿女,烧毁珍宝,尚有5000甲士,同吴王拚一死战。"太宰嚭也替勾践讲情说:"勾践愿投降做你的臣子,赦免了他,对我们国家是有利的。"吴国的太师伍子胥多次劝阻,主张趁此机会灭掉越国,以除后患,阻拦说:"勾践是个深谋远虑的国君,范蠡和文种都是精明强干的谋臣,将来会作乱的。"但夫差以为越国已不足为患,便答应了越国的投降。
范蠡力劝勾践降身辱志,答应到吴国做三年臣奴,并陪同他一起前往。在吴国,范蠡随时保护着勾践的安全,劝解勾践只有忍人所不能忍之忍,才能为人所不能为之为。勾践在吴国为夫差喂马、扫马厩,甚至尝夫差的粪便,受尽侮辱。范蠡始终忠心耿耿,不肯弃勾践而在吴国享受高官厚禄,勾践君臣的忍辱负重终于赢得了夫差的欢心和信任,三年后被释放回国。
勾践回国后,立志发奋图强,时时不忘复兴越国的大志,他重用忠贞而有才干的范蠡和文种,采纳他们的治国之术,踏踏实实地振兴本国。勾践想叫与己同患难的范蠡来协助自己治理国内的政事,范蠡说:"带兵打仗,文种不如我;安抚国家,亲近百姓,我不如文种。"于是文种处理国家政务,范蠡治军练兵,处理军务,二人在越国得以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范蠡和文种又给勾践制定宏大的战略,对外结好齐国,亲近楚国,依附晋国,表面上讨好吴国,避免吴国的攻伐,尽量争取时间使越国强大起来。
在越国励精图治的同时,还不断地从内部打击吴国。范蠡又用重金买通了吴国的太宰嚭,让他在吴王面前替越王讲好话。范蠡又献计向吴王进献两名美女西施和郑旦,使夫差淫乐好色,饮酒作乐,不理政事。又施计使吴国大兴土木,使吴国人力物力受到严重消耗,政治愈益腐朽。伍子胥多次进谏,都被斥责,最后在太宰嚭的谗言下,夫差赐剑杀死了伍子胥。太宰嚭独掌了吴国的大权,吴国更是忠言塞路,奸邪当道,又连年征伐中原,国力损失很大。越王勾践和范蠡、文种看到这种情况非常高兴,此时的越国,人口大增,贤才广聚,军队训练有素,国力已恢复、发展起来了。
范蠡看到灭吴的时机已到,便出计怂恿吴王北上参加黄池之会,以使他将吴国精兵全部带走。夫差果然中计。越军精兵5万趁机奇袭吴国,杀死了吴太子。公元前473年,又大败吴国,杀掉了夫差。
然而在庆功会上,勾践并无喜色,范蠡私下叹息说:"越王不想把功劳归于臣下,对我们已有猜疑了!"他明白自己和文种这些年来,功高盖主,若不早作离计,必会没有好下场。于是次日辞别勾践说:"愿乞骸骨,老于江湖。"勾践恻然泣下,沾湿了衣襟,说:"我依靠你的帮助,才有今天,你怎么能舍弃我而离开呢?如果你留下来就和你共有越国,要走就杀死你的妻子儿女!"范蠡回答说:"我做为臣子的应该死去,妻子儿女们有什么罪?不过生死全在大王一句话,我不在乎了。"于是当天夜里,范蠡弃离了全家,独自驾了一只早就准备好的小船,涉三江,入五湖,沿着计划好的路线离开了越国。至今有个地名叫蠡口,即范蠡涉三江上船之处。临行前给文种送了一封信:
我虽然并非贤人,但是对于进退之机还是明白的。鸟尽弓藏,兔尽狗烹;敌国破,谋臣亡,乃是古传已久的了。勾践性情阴鸷,刻薄寡恩,长得长颈鸟喙,鹰视狼步;可与他共患难,而不能同安乐。你的威望和功名在越国独一无二,若不早做准备,灾祸必然不远了!
文种没有相信他的话。勾践得知范蠡已经逃走只好作罢。便封范蠡家属百里土地,又令良工用精金铸了范蠡的像,放在座旁,如同范蠡就在身侧,以示思念。
然而,勾践对文种果然疏远起来,对他的功劳没有什么特殊的封赏。不久就借口赐死文种,并仿照了优待范蠡的样子,在郝城的西山厚葬了文种的尸体,又赐名为"种山"。
范蠡离开越国,开始在东海的海边上治理产业,有了积蓄,然后飘浮过海到了齐国。因为倾慕伍子胥的忠悃,感叹被吴王夫差惨杀,于是取名为鸱夷子皮,即伍子胥鸱夷浮江之意。
范蠡父子在齐国从事农商结合的产业,积累资金数十万。齐侯知道他有盖世才学,要请他做国相,他说:"久受尊名不祥!"于是散尽家财,都送给了亲友邻里,然后迁居到定陶。定陶是中原交通的枢纽,范蠡又经起商来,号称陶朱公。春秋时期,出现了个体商人,而且发展得很快,资本很雄厚。如郑国商人弦高能在列国之间赶着大群牲口作贸易;后期卫国的商人的势力膨胀到能与政府为难的地步。还有子贡、白圭、犄顿、郭纵等人,都是兼治工商业的巨富。范蠡正是这群商人中最为显赫的一个,他即从事农、畜业生产,又做转手生意,不几年,又积资财富达巨万。由于家室在越国,便在定陶续娶了夫人,生了三个儿子。
范蠡的远见,和他在政治上的去留,治产业的生财有道,都是一致的。有一次人们违背了他的主张,酿成了家庭悲剧,却证明了他由人生经验所得的预见十分准确。范蠡的二儿子在楚国犯罪被囚押起来,他想用重金赎回来,便装了一车黄金,要派小儿子去。可是大儿子争着去,他夫人也支持大儿子,陶朱公不得已,就叫大儿子去了,并让他给自己的旧友庄生捎去一封信。临行前叮嘱大儿子说:"把这车黄金全给庄生,一切都听凭他去做。"大儿子到了楚国,找到庄生家,按父亲吩咐办了。庄生叫他立即回去,即使二弟获释,也不必探问原因。庄生虽然贫寒,但以廉直闻名,连楚国的君臣都很尊重他。他并不想收取这些黄金,只是想等事成之后再归还,作为信任的抵押。庄生入朝拜见了楚王,说今夜某星座预示灾异,王如果施德可以消除。于是楚王派人封三钱之府以示节俭。可是这时其他官员因接受了陶朱公大儿子私贿的黄金(这是大儿子擅自主张做的),纷纷报讯说他弟弟得救了。因为楚王封三钱之府,照例要实行大赦。大儿子得着消息,见事已成功,何必丢掉黄金,又去见庄生,说二弟将要获赦免罪,庄生知道他的心意,就如数退还了黄金。庄生很是生气,认为受骗,再次求见楚王,把将要大赦的传言告诉他。楚王因被人察觉他未施行的意图而恼怒,立即处治罪犯,范蠡的二儿子被判了死刑。结果大儿子为二弟奉丧而回。母亲和乡亲们很悲伤,只有陶朱公却说:"我早就预料如此。因为大儿子和我共患难,治产业,惜财如命;小儿子从未吃过苦,不知财产得之不易,所以这件事,只能让小儿子去办。结果如此,这是事物的必然,没什么可悲哀的。"
纵观范蠡一生,可算得上既有经国纬世之才,又有功成名就即身退之明;既有高瞻远瞩、洞视人情之远见又有生财致富之才智。可谓一代奇人。今人萧军曾写有一诗称赞范蠡:
会嵇山前策杖行,扶危济困试初锋;
三年饮恨分君辱,身去功留一笑中。
后来吴地的人民在吴江祭祀范蠡,把他和晋代的张翰、唐代的陆龟蒙并称,还修建了"三高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