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周朝 > 揭秘齐桓公:春秋五霸之首竟落得如此悲惨下场

揭秘齐桓公:春秋五霸之首竟落得如此悲惨下场

周朝 ]  时间:2017-02-23  

齐桓公功成名就后,进取心开始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享乐腐败的思想。他大兴土木,比照周天子的建制增加宫室规格,又大封后宫,完全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针对他的奢侈腐败,管仲的评价是:“今君之食也,必桂之浆;衣练紫之衣、狐白之裘。”饮桂花之浆,穿练紫之衣、狐白之裘还不算什么,齐桓公还一味沉醉于酒乡之中,“日夜相继,诸侯使者无所致,百官有司无所复”,完全荒废了政事。

这种情况下,奸佞小人乘隙而入,充斥了齐桓公左右。这里面有三个人,不得不提。其一,竖貂。此人原是齐桓公的近臣,为了能够寸步不离齐桓公左右,而又不让齐桓公猜忌自己与后宫有染,主动阉割了自。其二,易牙。此人乃齐桓公的厨子。一次,齐桓公戏言遍尝美味,只是不知道人肉是什么味道。易牙就把自己的年幼的孩子烹调成美食,上呈给齐桓公品尝。其三,开方。此人本是卫国的长公子,却放弃卫国储君不做,到齐国侍奉齐桓公15年,即使是亲爹病故,也不回家瞅一眼。

对这三个人,齐桓公宠爱得不行。他觉得,竖貂为了侍奉自己,不惜自残身体,堪称忠心耿耿,不二良臣;而易牙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竟然用自己的儿子来充当食材,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公子开方舍国忘家、抛弃世间的一切来追随自己,同样难能可贵。

1.jpg

可是,管仲对这三个人却有截然不同的结论,他告诫齐桓公说:“竖貂、易牙、开方这三人居心叵测,主公您必需疏远他们。”齐桓公大为惊讶,说:“竖貂为了陪伴寡人,宁肯自宫。可见其爱寡人胜于爱他自己。这样的人也要怀疑吗?”管仲说:“人情莫过于爱惜自己,竖貂连自己都忍心伤残,怎会爱主公呢?”齐桓公又说:“易牙为了寡人,宁肯杀死自己的儿子,这说明了他爱寡人胜于爱自己的儿子。这样的人还需要怀疑吗?”管仲摇头说:“享受骨肉之情、天伦之乐是每个人的心愿,易牙为了满足主公的要求不惜烹了自己的儿子以讨好国君,天良丧尽,哪里值得亲近?”

齐桓公又说:“开方宁可舍弃卫国太子之位,来到齐国,父母去世也没有回去,可见其爱寡人胜于爱父母。这样的人也要怀疑吗?”管仲说:“卫公子开方舍弃了做千乘之国太子的机会,屈奉于主公十五年,父亲去世都不回去奔丧,如此无情无义之徒,如何能真心忠于主公?况且千乘之封地是人梦寐以求的,他放弃千乘之封地,俯就于主公,他心中所求的必定过于千乘之封。主公也应疏远这种人。”

管仲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是病倒在榻上,奄奄一息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哀。齐桓公看着面如白纸、形如枯槁的管仲,悲从中来,饮泣道:“仲父以前何如从未跟寡人提到过关于这三人的看法呢?”管仲答道:“老臣知道主公宠爱他们已经到了不能自拔的程度,所以老臣只是暗中提防,如果他们是洪水,那老臣就是大坝,如今,大坝将倒,洪水必将泛滥成灾。所以只能提醒主公您今后多加小心他们了。”

听了管仲的话,齐桓公心都要碎了,将管仲那只枯瘦的右手放到自己的掌心,凄然说道:“仲父啊,你一定要好起来,不然这齐国的国政谁能担当啊?”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