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周朝 > 春秋时期卿大夫文化如何向“百家之学”过渡

春秋时期卿大夫文化如何向“百家之学”过渡

周朝 ]  时间:2020-05-16  

据《左传·昭公三十二年》(前510年)记载:“赵简子问于史墨曰:“季氏出其君,而民服焉,诸侯与之。君死于外,而莫之或罪也。”对曰:“……鲁君世从其失,季氏世修其勤,民忘君矣,虽死于外,其谁矜之!社稷无常奉,君臣无常位,自古以然。故《诗》曰:‘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三后之姓,于今为庶,主所知也。在《易》卦,雷乘乾曰大壮,天之道也。”讨论政局,援引《诗》和《周易》,而在解释《诗》和《周易》时又采取了一种理性主义的方式。

春秋时期卿大夫文化如何向“百家之学”过渡

孔子而言,司马迁史记》说他“由大司寇行摄相事”,以文化人参政,并曾经代行执政卿之职,只是因为他后来在文化上的巨大贡献,淹没了他曾是卿大夫的职务。从最近的出土文献看,孔子学问的形成是与其以理性解释《诗》和《周易》同步的。上海博物馆出土战国楚竹书《孔子诗论》记载了孔子从《诗经》来认识人性的材料说:

孔子曰:吾以《葛覃》得祗初之诗,民性固然,见其美,必欲反其本,夫葛之见歌也,则以絺綌之故也,后稷之见贵也,则以文、武之德也。吾以《甘棠》得宗庙之敬,民性固然,甚贵其人,必敬其位,悦其人,必好其所为,恶其人者亦然。【吾以《木瓜》得】币帛之不可去也,民性固然,其隐志必有以揄也。其言有所载而后纳,或前之而后交,人不可干也。

若用白话翻译出来,大意是这样的:孔子说:我从《葛覃》的诗中得到崇敬本初的诗意,人们的性情就是如此,看到了织物的华美,一定会去了解织物的原料。葛草之所以被歌咏,是因为絺和綌织物的缘故。后稷之所以被人尊重,是因为(他的后人)周文王周武王的德行。我从《甘棠》的诗中得到宗庙之敬的道理,人们的性情就是如此,如果特别尊重那个人,必然敬重表示他所在的位置。喜欢那个人,一定也喜欢那人所有的作为。(反过来),厌恶那个人也是这样(一定厌恶那人所有的作为)。(我从《木瓜》的诗中)得到币帛之礼不可去除的道理。人们的性情就是如此,他们内心的志愿必须有表达的方式。他希望结交的心意要先有礼物的承载传达而后再去拜见。或直接前去拜见而后送上礼物。总之,与人纳交是不可没有礼物的。

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要》篇记载了对《易经》的理性认识说:

子曰:……《易》,我后其祝卜矣!我观其德义耳也。……史巫之筮,乡(向)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吾与史巫同涂而殊归者也。君子德行焉求福,故祭祀而寡也;仁义焉求吉,故卜筮而希也。祝巫卜筮其后乎!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将上一段话也译成白话:孔子说:对待《易经》,我把祝卜放在靠后的位置。我主要是观察《易经》中的道德义理。……史巫的占筮,曾有意向学而不心许,喜好它却又不以为然。后世学人若有怀疑我孔丘的,或者就会因为《周易》吧!我求其德而已,我与史巫虽然同样讲《易经》,但目标不同。君子以实践德行去求福报,因此祭祀求神比较少;以施行仁义去求吉祥,因此问卜占筮也很少。这样,祝巫卜筮不是放在靠后的位置上了吗!

在我看来,孔子既曾经是执政卿,又是诸子百家中的一家。我们可以将他看成是在中国“轴心时代”发生期由卿大夫文化向“百家之学”过渡的承先启后式的人物。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