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元朝 > [原创]元朝,古代中国距离资本主义最近的一次

[原创]元朝,古代中国距离资本主义最近的一次

元朝 ]  时间:2015-12-19  

[原创]元朝,古代中国距离资本主义最近的一次

人们一说起元朝,普遍没有什么好感。确实,在元朝建立的过程中,血腥的屠杀不绝于书,即便是建立以后,各种民族压迫和歧视性的政策,也让元朝失分不少,但我突然发现,如果撇开这些政治上的东西暂且不谈,去和西方的资本主义发展史做一个对比的话,元朝好像是我们在古代最接近资本主义的一个朝代。我从以下三点试分析一下,各位看看有没有道理。

第一点:生产力。

水力大纺车,关于这个东西百度上也有介绍,而且字数不多,我就直接转贴出来,省的大家再去找了!

古代纺车的锭子数目一般是2至3枚,最多为5枚。宋元之际,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在各种传世纺车机具的基础上,逐渐产生了一种有几十个锭子的大纺车。大纺车与原有的纺车不同,其特点是:锭子数目多达几十枚,及利用水力驱动。这些特点使大纺车具备了近代纺纱机械的雏形,适应大规模的专业化生产。以纺麻为例,通用纺车每天最多纺纱3斤,而大纺车一昼夜可纺一百多斤。纺绩时,需使用足够的麻才能满足其生产能力。水力大纺车是中国古代将自然力运用于纺织机械的一项重要发明,如单就以水力作原动力的纺纱机具而论,中国比西方早了四个多世纪。

(小弟对纺织历史不熟悉,好像、也许、可能、貌似在那里听说这种东西到明朝就没有了,请高手指证。不过这玩意在明朝是否还存在对本楼主题来说意义不大,它在元朝时就有了这绝错不了。)

对历史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英国有一种叫做珍妮机的东西,被人们视为英国工业革命开始的标志。而珍妮机也不过是比欧洲旧式纺织机的能力提高了8倍,而水力纺织机比宋元以前的旧式纺织机,其能力可是提高了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啊!由此可见,元朝的生产力绝对是相当强悍的,从这一点上看,元朝是古代封建社会当中距离资本主义最近的一个朝代。

第二点:文化。

恐怕只要上过学的人都知道文艺复兴,文艺复兴说白了,就是新兴的,富有的商人,和知识分子以及艺术家有机的结合,借此推动、宣扬人文精神。而在元朝,正因为其民族压迫和歧视政策,使得以往饱受歧视的商人和文人第一次在政策层面上站在了同一个阶层里,失去了特权的文人需要富商们的金钱,而富裕的商人也迫切的希望通过和文人的交往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于是两者毫无意外的走到了一起,甚至两者融为了一体,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顾瑛。

顾瑛,字仲瑛,又名阿瑛,别号金粟道人,从小生于官宦之家,祖父任职元廷时,定居江苏的昆山界溪。此人以官宦之家的身份,亲自搏杀于商场,最终成为苏州地区的首富,这种情况不论是在汉唐宋,还是在明清都是极其少见的(不管是以往还是以后,官宦人家之中虽然也涉及商业,但多是找人代替,这种亲自抄刀上阵的真不多见),发家之后的顾瑛又积极的投身于文化圈,他所主持玉山草堂雅集可以说是最理想、诗文水平最整齐的文人诗社雅集,不但前无古人,后亦无来者可比。为什么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呢?因为它是无任何功利目的------既不打算应举出仕,也没有走终南捷径的念头。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商人和文人之间的结合,文人的观念也发生了改变,他们越发注重对人性的包容和尊重,其中以杨维祯为代表,在他的眼中,普通人那些世俗的欲望实在没什么可耻的,过去被文人鄙视的市井生活,尤其是行商坐贾的逐利生涯,在文人笔下第一次显得那么明丽和健康,昔日总要以发乎情止乎礼来规范的男女情爱,也开始回到人性的常轨。为郎歌舞为郎死,不惜真珠成斗量,杨维祯笔下的少女,已不再是娇弱的病态,而更具粗豪、本真之美;郎去愁风水,郎归惜岁华。吴船如屋里,南北共浮家,诗中商人之妇流露出的对丈夫真挚的情感。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而这种类似富商主持的如顾瑛玉山雅集一般,纯粹私人性质的文艺沙龙一时在元朝末年的江南蔚为大观,文人们在这里被待为上宾,商人们也从文化上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中国历史上难得的士、商良性互动的一幕,终于在元末的江南上演了。 这应该是中国古代文人和商人相处得最融洽的时期,我们在文化上,距离资本主义是如此之近。

第三点:政治。

我想常在历史区混的朋友没有不知道英国光荣革命的,它的发生以及意义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而相比较起英国的光荣革命,中国元朝的资产阶级或者说商人们则更加彻底,就在元朝末年,中国的商人们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军队,第一次占领了城市,他们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而不需要所谓的新贵族的帮助,独立的站在了当时中国的政治舞台上。

亦思巴奚兵乱是元朝末年的1357年至1366年间在福建发生的一场长达近十年的以波斯色目人军队亦思巴奚军为主的军阀混战,由于亦思巴奚是泉州波斯人的武装,因此此事件也被称为波斯戍兵之乱。在兵乱期间,亦思巴奚军割据泉州并插手福建政治,一度北上占领了福州,还参与了兴化的乡族内战,引发了福建沿海的多个派别参加的大规模混战,后来又与元朝的福建行省政府直接对抗,最后被元朝将领陈友定平定。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因为这场战乱泉州地区曾一度发生了严重的宗教和民族仇杀,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破坏。这恰恰说明了新兴商人阶层在政治上的不成熟,加入这支由商人掌控的军队拥有在江南地区的富商手中的话,凭借江南富商和文人的关系,也许它所产生的作用会更大一些。

在这里也许有人会说,所谓的亦思巴奚军是元朝泉州波斯侨民组成的军队,和中国商人没有关系,但我不这么看。也许亦思巴奚军中的士兵大多来自波斯侨民,甚至可能来自波斯的雇佣军,但我很难想象元朝的统治者会把一支军队的控制权完全交给一个外国人来掌控,这在古今中外都是不可能的,所谓这支军队的首领必定是元朝人,或者换个说法,这支军队的首领必定是元朝国籍的人。

话说到这里,可能又有人要站出来说元朝不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正统政权,关于这个话题我不想多说什么,借用从网络上看到的袁腾飞的一句话,元朝如果不属于中国历史,那它属于那国的历史呢?元朝既然存在于历史之上,如果它不属于中国历史,总得属于现在某一个国家的历史吧。(原话记不太完整了,但意思绝没错,有兴趣、有时间和有耐性的朋友,可以去优酷网上所有袁腾飞上课的视频,慢慢找吧,因为我也忘了是那一集看到的这句话了。)

综上所述,我觉得元朝可能是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中,距离资本主义最近的一个朝代!

(个人浅见,欢迎各位的板砖!!)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