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元朝 > 元朝统治西伯利亚的历史以及西伯利亚的丢失

元朝统治西伯利亚的历史以及西伯利亚的丢失

元朝 ]  时间:2016-06-22  

如果元朝有“新闻联播”,我敢肯定半小时里播不了三五条新闻。像伯颜这领导出场,按惯例将其各种头衔以及伟大、英明等等修饰语全念一遍,从第一个字念起,到你在厕所里便秘出来,其头衔估计还没念完:元德上辅广忠宣义正节振式佐运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秦王、答剌罕、中书右丞相、上柱国录军国军事、监修国史、兼徽政院侍正、昭功万户府都总使……好家伙,一共是246个字,这都是伯颜同志的正式红顶子。如果把那些临时性的什么小组组长、指挥部指挥长都念上去,那更不得了。这些帽子,其实还只是伯颜同志的一半,这些帽子全是白道的,他黑道上的帽子也多着呢,浪子班头、江湖老大、流氓领袖……

元朝统治西伯利亚的历史以及西伯利亚的丢失

咱们做官,大概都有拜码头的传统,新官上任,先把政事搁下,“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第一桩事情,先弄个护官符,跟当地豪强以及黑社会老大喝雄鸡血酒,结拜把子兄弟。黑社会老大呢,逢得新官上任,也自然是,“始以口味相遗,继以追贺馈送”;喜欢美女的,“献之美妇”;喜欢美元的,“赂之玉帛”;喜欢古玩的,“与之玩器”,“日渐一日,交结已深,不问其贤不肖,序齿为兄弟”。伯颜率领蒙古大军打进南宋都城杭州府,当时是有三方势力的,一是元军的红方,一是南宋的蓝方,还有呢,是以朱清、张楦为首的黑方。这个朱清与张楦,原是在长江崇明一带的海盗,干的是打家劫舍的勾当,做的是开赌设局的生意。伯颜闻听杭州有这哥俩,好像获得了一个护官符,立马就去拜帖子了。红蓝对垒,伯颜毫不留情,把南宋之蓝军吃了个干干净净,对黑方的朱清、张楦,则是暗送秋波,你投我桃,我还你李,划花拳,吃花酒,认了哥俩好。

伯颜打上了朱张这副霸主牌,朱张攀上了伯颜这棵保护伞,一时间,哥儿们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伯颜升任京官后,继续让朱张二人发挥他们的海盗特长,“巨艘大帆船交番夷中,舆骑塞隘门巷”。那金银宝贝啊,真个是“财源滚滚达三江,生意兴隆通四海”。攫取了这第一桶金,就可以搞多种经营,搞多项投资了,在元大都里,朱清与张楦到处开大赌场,到处开红灯区,灯红酒绿,飘香飞艳。马可·波罗入得如此花都,眼都直了。四处闲逛,他发现这个元大都,妓家还多于良家。伯颜那日子过的是一个滋润一个香艳啊。伯颜在赌场与青楼占了权力干股,坐在家里,一事不做,金啊银啊滚滚都入了伯颜家。新招聘的青楼员工,“我不先尝一口,谁敢尝新”?童幼少女,也多由朱清、张楦等下属送货上门,就是那些明星,也自带枕头自登门,络绎不绝。伯颜过得爽啊。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