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元朝 > 蒙古考古界的轩然大波:一块疑似成吉思汗的随身金牌

蒙古考古界的轩然大波:一块疑似成吉思汗的随身金牌

元朝 ]  时间:2016-12-16  

内蒙古乌兰浩特的洮儿河流经索伦镇时水流逐渐变得平缓,每次下完暴雨后都会从河底冲上一些神秘的东西,因为经常有人骨伴随这些东西一起被冲出来。当地人认为这些都是不吉利的事情,往往看到这些奇怪的东西后,就会把它们再次扔到河里。

1961年的一天,索伦屯子有一对姓李的夫妇为自家修补房屋,在洮儿河挖取沙石辅料,土壤铁锹碰到了一块金属物。男主人用手拨开沙子,一块带有圆孔的金属牌跃入眼里,这是一块宽有七八公分,长约二十多公分的一个浅黄色的薄金属片。由于表面覆盖着一层淤泥,他并没有注意到上面还刻有文字,在石头上磕掉泥土后装入口袋继续挖沙,夫妇两人回到家后将金属牌扔在杂物筐内,就忙着修房去了。然而,让李家夫妇没有想到的是,40年后这块他们无意间发现的金属牌将在蒙古考古界引起一次轩然大波。

索伦洮儿河挖出的这块金属牌在屯子里静静躺了10年,1970年的一天,蒙古族人乌力冈到这位姓李的朋友家做客,闲谈之中无意看到了这块金属牌。仔细擦拭后,他发现金属牌上有许多他从来也没有见过的文字,为了能弄清楚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乌力冈找来村里几位有学识的老者。然而奇怪的是,就连村子里年纪最长,认识蒙古文字最多的老者也不知道,这块金属牌上面究竟刻的是什么?这个结果让李家的男主人越发感到迷惑,他的这块牌子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上面刻着的奇怪文字又有什么特殊含义呢?

乌力冈感觉这块金属牌上的两个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回想起家中珍藏多年的一幅成吉思汗画像牌,上面也有类似的两个字,是一种失传了很久的古老文字。乌力冈猜测,按照一般的习惯,在成吉思汗的画像下面写的一定就是成吉思汗的名字。如果说这两个字就是成吉思汗的名字,那么这块牌子极有可能是成吉思汗的随身物品。要真是这样,他们手上拿的这个金属牌将会是一个无价之宝,这个猜想让在场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老李家藏有这块宝贝的消息不胫而走,每次出外干活,乡亲们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可是这一切却让老李坐立不安,为了掩人耳目,他将牌子用红布包好压在箱底,并且见人就说他已经将那块牌子送人了。虽然老李在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对牌子满不在乎的样子,可在他内心却是激动不已,他决定要将这东西当作传家宝留存下来。

40年过去了,李老汉就要过世了,在弥留之际,他把这块牌子转交给儿子李献功,嘱咐他要把这块牌子作为传家宝保管好。李老汉去世后,李献功因为李老汉办丧事花了不少钱,就到外面去做生意,生意赔了不少钱,做不下去了就回到家里。这时的他已经是负债累累了,无心当中,他想到了那块牌子。原来他根本没把这块牌子放在心上,父亲死后,他就把这块牌子扔在自家的菜窖里已经三年多的时间了。这天,他在菜窖里拿出这块牌子,擦去上面的泥土,他发现这可能确实是一个好东西,因为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放在潮湿的地窖里牌子却一点也没有被腐蚀。他想,这可能是金的,因为只有金子才具有这样的耐腐蚀的性能,能不能用它卖一些钱来缓和家庭的困境呢?于是他通过一位姓白的朋友找到了乌兰浩特的一个收藏家刘振春,当刘振春看到这块牌子后,他觉得这很可能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物品,但是他看不懂牌子上的文字,不知道字的意思。

刘振春是做瓷器收藏的,由于在金属器物收藏方面经验和知识有限,刘振春无法对这块奇特的金属牌作出判断。它究竟是不是成吉思汗的物品?它是否值得收购?如果收购,究竟能值多少钱?一系列的问题让刘振春越来越犹豫,就在此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朋友。张国林,乌兰浩特人,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兴安盟地区金属器物品与古玉收藏专家。

张国林大学时学习物理,因此对古董的材质十分敏感。当他把这块金属牌拿在手中的时候,从分量上就感觉到这不是一块普通的金属牌,它比同样大小的铁牌或铜牌要重出许多。张国林凭借经验判断,如果不出意外,这极有可能是一块金牌,黄金的抗氧化能力远远超出普通金属,即便是被掩埋在泥土里,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也不会发生严重的氧化现象。张国林得出的判断打消了刘振春对这块金属牌年代不够久远的疑虑。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