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元朝 > 揭元朝第一铜豌豆关汉卿笔下的西厢记性爱狂欢

揭元朝第一铜豌豆关汉卿笔下的西厢记性爱狂欢

元朝 ]  时间:2016-10-30  

一方面,关汉卿不无得意地宣称:“我是个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郎君”、“浪子”,都是混迹于风月场的浪荡公子。另一方面,他又豪迈地宣布:“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可知,这“铜豌豆”就是妓院对老狎客的称呼。

中国历史上,活得如此坦荡、如此真实、如此精彩的文人,关汉卿之外,没有第二人了。玩世不恭、狂放不羁的外表下,其实是一副刚正不阿的铮铮铁骨!

不管西厢记真正的作者是谁,且从文学的血缘关系上看,关汉卿应该是张生的伯父,作为和张生同一家族谱系的关汉卿有一首江湖上名声赫赫的曲子—《一枝花·不服老》,其中他直言不讳地声称:“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我还要向烟花路上走。”这其中当然有关汉卿先生对自身性功能的夸大和炫耀,又有值得我们探求的东西。在没有伟哥和三鞭宝的时代,在理学第一个黄金时期刚刚退潮的年代,作为戏曲界顶尖高手的关汉卿,竟敢于公开承认自己金枪不倒且没有一点羞羞答答,充分显示了关汉卿文学之外风月场中的惊人实力。关汉卿双料冠军的形象给莘莘书生以巨大的精神压力,并让他们初步树立起了超越的信念。

关汉卿一举揭开、摒弃了爱情的假面,引性爱登堂入室。关汉卿大声宣布:我告诉你们,上帝死了,肉体狂欢的大时代已经来临!性和性爱终于以正面的形象登上了历史舞台。

关汉卿的供词为我们理解那个年代提供了一把钥匙。

\

显然,张生的形象可能更接近于当时知识分子的本来面目。老和尚的窥淫欲望,小和尚的爱出风头,孙飞虎的恐怖主义,红娘的阴暗心理,集结成强大的东风,催开了张生的命里桃花,成就了张生美色当前,决不放过,一切以上床为目的的心理诉求。

大红桃花像灯笼一样把张生引向了性爱的天堂,终于使张生从对窃玉偷香的想也不敢想,发展到后来的实现了“把软玉温香抱满怀”的壮志,使我们得以目睹古典版性解放的实物标本。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