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朝 > 李白在大唐宫殿展露天才,仅因只有他懂西域文吗?

李白在大唐宫殿展露天才,仅因只有他懂西域文吗?

唐朝 ]  时间:2016-12-06  

他一生不以功名显露,不愿做官,却高自期许,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肆无忌惮地嘲笑以政治权力为中心的等级秩序,批判腐败的政治现象,以大胆反抗的姿态,推进了盛唐文化中的英雄主义精神;并因此留下了高力士曾为他脱靴、杨国忠曾为他磨墨的民间传说。《李白戏权贵》的传说是这样的:天宝元年(742),李白来到京城长安(今西安)赶考。他听说主考官是太师杨国忠(此人是皇帝宠幸妃子杨玉环之兄),监官是太尉高力士(此人是宫中太监总管),二人皆系爱财之辈,倘不送礼,便纵有天大的本事也得落第。而李白偏偏一文不送。考试那天,李白一挥而就,交了头卷,“下笔千言,倚马可待”。杨国忠一看卷子头上李白的名字,提笔就批:“这样的书生,只好与我磨墨。”高力士则说:“磨墨还算是抬举他了,只配给我脱靴。”便叫人将李白轰出了考场。

李白在大唐宫殿展露天才仅因只有他懂西域文吗?

偏偏事情凑巧。一段时间过后,某国有名番使前来长安递交国书,上面全是一些密密麻麻的鸟兽图形。唐玄宗命杨国忠开读,杨国忠如见天书,那里识得半个?满朝文武,亦无一人能辨认。唐玄宗勃然大怒:“枉有你们这班文武,竟无一个饱学之士,为我分忧。这书认不得,如何发落番使?限3日之内,若无人认得,文武官员一律停发俸禄;6日无人认得,一概免官;9人无人认得,则统统从重问罪!”后来,有人推荐了李白。他走上皇宫金銮殿,接过番书,一目十行,然后冷笑说:“番国要大唐割让高丽176座城给他,否则就要起兵杀来。”唐玄宗一听,急问文武百官可有良策?群臣面面相觑,吓得一个个目瞪口呆。无奈,玄宗转向李白。李白说:“这有何难?明日我便面答番使,令番国拱手来降。”玄宗大喜,当即拜李白为翰林学士,并赐宴宫中。

第二天,唐玄宗宣李白上殿。李白见杨国忠、高力士站在两班文武大臣之首,便趁着昨晚一场酣饮,酒醉还未全醒,豪气冲天地对唐玄宗说:“臣去年应考,被杨太师批落,被高太尉赶出。今见此二人押班,臣神气不旺。请万岁吩咐,让杨国忠为臣磨墨,高力士与臣脱靴,这样臣方可意气大涨,灵感突至,也才能口代天言,不辱君命。”唐玄宗用人心急,也顾不得许多,就依言传旨。往日狂妄的杨国忠气得半死,忍气磨墨,然后捧砚侍立;往日骄横的高力士也只好强忍怒火,双手亲自为李白脱靴,捧着跪在一旁。李白这才舒了一口气,写了一封代大唐天子陈述利害的诏书。番使看了后,被他的非凡才华吓得魂飞魄散,赶紧跪在玄宗面前,连连叩头谢罪。故事显然过于夸张,却能说明,李白就是这样一个很有骨气、蔑视权贵的人。其实,李白生在西域地区,又曾长期在西域生活,熟悉番邦文字并不奇怪,而不是他真的有多神了。

李白反权贵的思想意识,是随着他的生活实践的丰富而日益自觉和成熟起来的。在早期,主要表现为“不屈己、不干人”“平交王侯”的平等要求。正如他在诗中所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他有时也发出轻蔑权贵的豪语,如“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等,但主要还是表现内心的高傲。随着对高层权力集团实际情况的了解,他进一步揭示了布衣和权贵的对立:“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梧桐巢燕雀,枳棘栖鸳鸾。”并对因谄事帝王而窃据权位者的丑态极尽嘲讽之能事,如:“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中贵多黄金,连云开甲宅。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鼻息干虹霓,行人皆怵惕。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以上诗句均见《古风》系列。)

而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他发出了最响亮的呼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在《将进酒》中他还写道:“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杜甫则赞颂他是“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个艺术概括在李白诗歌中的意义,正如同杜甫的名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杜诗中一样重要。在天宝末日益恶化的政治形势下,李白又把反权贵和广泛的社会批判联系起来。既为屈死的贤士仗义抗争,也表达了对朝廷的失望和轻蔑。他甚至借古讽今,对唐玄宗本人提出了尖锐的斥责。总之,他把唐诗中反权贵的主题发挥到了淋漓酣畅的地步。任华说李白“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