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朝 > 揭秘:元稹为何能一边包养名媛一边反腐倡廉?

揭秘:元稹为何能一边包养名媛一边反腐倡廉?

唐朝 ]  时间:2016-10-30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看到这句诗人们就会想起唐朝大诗人元稹。然而,提起元稹,人们也就会想起薛涛。这位在大唐元和年间巴蜀社交场上最受欢迎的的头牌名媛,曾令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就在薛涛风生水起、名动两川的时候,奉命按察两川的监察御史元稹来到了薛涛身边,上演了一部一边包养名妓、一边反腐倡廉的风流大戏。

元稹为人刚直不阿,对当时官场腐败深恶痛绝,曾高举反腐倡廉大旗,志在一扫官场恶习。与元稹既是同僚、又是好友的白居易评价元稹说:“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难”,并说他们之间的友谊是“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阑。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衡门相逢迎,不具带与冠。春风日高睡,秋月夜深看。不为同登科,不为同署官。所合在方寸,心源无异端。”

唐德宗贞元十八年,即公元802年,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年方20的韦丛下嫁给了24岁的元稹。此时的元稹只是朝廷秘书省校书郎。出身高门的韦丛并不势利贪婪,没有嫌弃元稹。相反,她勤俭持家,任劳任怨,和元稹的生活虽不宽裕,却也温馨甜蜜。可是造化弄人,这样的生活仅仅过了七年,韦丛因病去世。此时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奉命按察两川。心怀丧妻之痛的元稹遇到了巴蜀名媛薛涛。薛涛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是剑南节度使韦皋,这个男人给她的更多的是父爱般的关怀。薛涛本是官宦之女,她父亲薛郧亏空钱粮获罪,她则受牵连被没入乐籍,成为官妓。韦皋见他雪明花艳,便将她召到府中侍宴,又见她文采出众,就让她帮自己做一些文字工作,人称“女校书”,相当于今天的“女秘书”。于是,带着感恩之心,年轻貌美的薛涛便委身于这个早过不惑之年的男人。后来,韦皋准备向朝廷举荐薛涛正式任“校书郎”,但是,韦皋的属下认为此事不合大体,反对上报,后来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此时,官场事业上受到挫折的薛涛,不由得有点心灰意冷,不好好当她的“女校书”,便做起了“交际花”。因为她是剑南节度使韦皋的心上的女人,许多官员为了升官发财,纷纷给她送钱送物。她也从不推辞,全都照单收下,真可谓是红极一时,风光无限。而韦皋知道此事后,便越来越看不惯薛涛做派,一时醋海翻波,就将她由官妓降至营妓,送往松州边地“劳军”。一落千丈的营妓生活让薛涛几乎绝望窒息,无奈之下写下了《十离诗》献给韦皋,写出十种脱离依附的悲伤结局。这里面既有自己的悔恨,也有对韦皋的抱怨,却没有对韦皋的真正爱情。

看了《十离诗》之后,韦皋顿生恻隐之心,便他将薛涛召回。此时的薛涛似乎厌倦了这种半是秘书、半是情人“女校书”的名媛生活,就向韦皋提出“辞职”的申请,但韦皋没有批准,后来韦皋暴卒,时年61岁。而这一年,薛涛才35岁。四年后,奉命按察两川的元稹来到了剑南。刚过而立之年的元稹正值青葱岁月,既怀有建功立业的雄心,更怀有异地艳遇的花心。元稹虽在京城做官,但他早就听说了薛涛的艳名和诗名,对薛涛颇感兴趣。想来象元稹这样高官与诗人集于一身的名人见一个官妓是相当容易的。不久,薛涛就奉命前来面见比自己小10岁的元稹。没想到此次见面,给了这位刚过不惑之年的女人第一次经历了爱情的强烈震撼。而此时,元稹也霎时忘掉了丧妻之痛,沉浸在异地艳遇的欢畅之中。于是,二人一见钟情,相见恨晚,缠绵缱绻,一直同居了三个月。“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正是元稹与薛涛共享那段甜蜜时光的真实写照。

当然,此时的元稹并没有将自己的职责忘在脑后,他一边与薛涛在诗文唱和,缠绵缱绻;一边高举反腐倡廉大旗,在两川掀起了震动京师的廉政风暴。他抓住剑南东川节度使的腐败问题一查到底,竟然一口气掀翻了七个府县官员。此案一时振动朝野,元稹也因此出尽风头。此后不久,元稹再接再厉地又在山西查处了一桩腐败大案,致使山西一批府县官员纷纷落马。元稹在东川查处了地方高级官员们贪赃枉法、迫害百姓的廉政风暴,受到了两川的黎民百姓的欢迎和拥戴。白居易在《河南元公墓志铭》中写到:“(元稹)名动三川,三川人慕之,其后多以公姓字名其子。”这就是说,老百姓为了感激元稹为民做主,连给自己的子女们取名都用元稹姓或名。但是,他大张旗鼓的反腐倡廉却得罪了大太监仇士良,第二年就把他再次赶到地方上当了个小官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