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朝 > 唐帝国安史之乱本不该持续八年:都是内乱惹的祸

唐帝国安史之乱本不该持续八年:都是内乱惹的祸

唐朝 ]  时间:2017-02-07  

大唐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胡人节度使安禄山,在北方阴险的蛰伏了多年之后,终于向唐帝国亮出了可怕的狰狞面目。十五万叛军,攻城掠地,荼毒中原大地。对盛极一时的大唐帝国来说,这哪仅是晴空霹雳;简直可以说是顶级大地震了!

安禄山起兵反叛大唐,打出的是“清君侧,诛杀杨国忠”的旗号;明显有欺世盗名的成分。不过安禄山想干掉杨国忠也并不是假的;从他自己来说,他要是再不趁着有兵权之时反叛,宰相杨国忠迟早也要铁了心找茬把安禄山给做掉。安禄山,杨国忠,从最开始的互相不对付,发展到后来已经是势同水火。杨国忠早就公开对唐玄宗说,安禄山要谋反(可惜李隆基就是听不进去)。一国的宰相天天在皇帝耳边吹风,安禄山自己心里也确实有鬼,不可能不哆嗦;到后来干脆发展到杨国忠令人“刺求反状,讽京兆尹围其第,捕禄山所善之李超、安岱、李方来、王岷杀之,贬其党吉温与合浦”。与安禄山关系铁的人,已经有被杀掉的了。所以他再不反叛,脑袋必将保不住(刘宋杀檀道济,赵宋杀岳飞,人家明明没有反状尚且以“莫须有”就诬陷诛杀;何况安胡儿是真有反心?)

从大的方面看,安禄山能够重兵反叛,也是拜唐朝边镇权力过于集中、中央与地方权力失衡的原因所赐。安禄山反叛之前,唐玄宗自恃国力强盛,锐意开发边疆,猛将劲卒多聚于外;而与此同时,唐帝国原有的府兵制已经衰落(明朝的军户制、军事卫所制度跟府兵制是异曲同工);关中、京师地区原本兵力雄厚,此时却早已空虚;相比募兵制的边镇军事力量,数量、质量上明显是“内轻外重”之格局。而安禄山,更是由于玄宗愚蠢的宠信,得以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权力之大,完全有同中央政府叫板的本钱。唐帝国全国也不过设了十大节度使啊!

从军队质量和战斗力来看,安禄山的叛军,在起兵前,就经常与契丹、奚这些草原骑兵打仗;作战经验可谓丰富;到后来东突厥阿布思部加入后,可称得上是精锐猛将云集了。反之,唐帝国因为承平日久,内地久不经战事,所以战争初期,叛军势如破竹,攻陷黄河以北大片土地和城池。唐玄宗的脑袋这回终于被安禄山的大棒子给砸醒了。李隆基,当初那么多人告发安禄山有反意,他却将告发者治罪或逮捕;有的干脆绑着送给安禄山叫他杀。豺狼,都是自己一手养壮的!

后悔是没用啦。唐帝国开始在全国动员抵抗叛军的军事力量。安西节度使封长清,是高仙芝一手提拔起来的西域边陲大将。唐玄宗召他入朝,决定让他来统兵抵抗叛军;并询问其平叛作战方略。封长清对唐廷忠心耿耿,且久席边事,慷慨回答:“安禄山率凶徒十万进犯中原,太平日久,人不知战。但势有逆顺,势有奇变,臣请走马赴东京,开府库,募骁勇,计日取逆胡之首悬于阙下!”(《大明劫》片中,孙传庭起初豪壮的说过“破贼,五千精兵足矣”,两个人倒挺像,呵呵)

李隆基“闻言壮之”。也难怪,多长时间了,官军节节失败,叛军锋芒如日中天,这个节骨眼,听到这些是太提气了。玄宗遂任命封长清为范阳节度使,命他前往洛阳募兵,抵抗叛军。

封长清到了洛阳,随着接触实际情况,就发现自己错了。心情也沉重了。因为他久居西域边陲,并不了解内地的实际情况。实际情况是他自己大吃一惊。内地的军队,由于承平日久,长期不打仗,战斗力与久经战事的边陲军队相比,简直是“不堪用”!此前只是知道“太平日久,人不知战”,没想到“人不知战”的程度,岂止是单单没有作战经验的问题,已经达到了“不堪一用”。内地的军队,怎么萎靡成这样了?——这个,倒是不能怪封长清在皇帝面前“吹牛”。封大将军还真不是爱吹牛的人。他是高仙芝一手提拔的安西都护名将,文武双全,久经战阵;在安西统帅的军队,也不是渣。只是实在是没想到,内地的兵将,战斗力都颓废成这样了。不经过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啊!可是现在说别的,又有何用呢?

封长清心痛之余,却并未退缩,仍然积极募兵。“旬日得兵六万,皆佣保市井之流”——募来的兵,有大量老弱残兵;有的连箭都不会射,有的连马都骑不了,上街维持维持秩序,管管“市井”还行。这哪赶得上安西的那支久经沙场的精兵!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封长清依然以一个职业军人的敬业精神,组织这支新兵部队开始训练。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