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朝 > 李白与杨贵妃地下恋情幕后史实:李白暗恋杨贵妃?

李白与杨贵妃地下恋情幕后史实:李白暗恋杨贵妃?

唐朝 ]  时间:2017-02-07  

杨贵妃与李白性格有点像,都属于性情中人,一起喝酒,聊起来很投机。她也是要喝点小酒,才能进入状态,把舞跳到最佳境界。贵妃醉酒,把霓裳羽衣曲跳得飘飘欲仙。醉诗人用醉眼看着醉美人,觉得天地也醉了。李白为杨贵妃写的三首清平调,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诞生的。

唐玄宗与杨贵妃,是李白的两大粉丝。

作为一位多才多艺的风流皇帝,唐玄宗不仅是文学艺术的票友,而且精通音律,擅长谱曲,对诸多管弦乐器也都能心领神会,假如不是国务缠身,他可能进修成志在高山流水的大音乐家。他为何把杨贵妃捧为掌中宝,爱不释手?倒不是说丰腴的杨贵妃也能像骨感的赵飞燕那样作掌上舞,而是因为杨贵妃绝对属于另一种风格的舞蹈家,把宫廷舞跳出了雍容华贵的范儿,霓裳羽衣曲就是她的代表作。尤其一曲终了时回眸一笑,堪称其“杀手锏”,那双笑盈盈的美目一放电,不仅使三千粉黛无颜色,而且能让世间的任何男子如痴如醉。

好曲宜伴舞,妙舞需配乐,音乐与舞蹈原来就不分家,资深作曲家李隆基与青年舞蹈家杨玉环走到一起,琴瑟唱和,如胶似漆。对文艺的共同爱好大大增进了这一对老夫少妻的感情,完全消弥了彼此年龄的差距。上下五千年,他们算是最有共同语言的一对帝妃:“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不管在天作比翼鸟,还是在地作连理枝,都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

问题是,他们山盟海誓的爱情传奇,怎么会和李白产生了联系?

原来每逢唐玄宗谱出新曲,杨贵妃总能当场编舞,亲自试跳,引得宫女们争相模仿,常常还传入民间,成为乐坊里最流行的歌舞。偏偏有一段时间,唐玄宗灵感枯竭,谱不出曲来,他便怪罪宫廷文人献上的歌词太落俗套,全是歌功颂德的“主旋律”,缺乏真情实感,根本挑逗不起自己的创作冲动。恰巧此时李白在江湖上的名气大了,他的诗篇经会稽道士吴筠推荐,也传入宫中。唐玄宗与杨贵妃也是爱读诗的,读了之后自然能觉出好来。不知李白的哪首诗,居然让唐玄宗拍案叫绝:此真天才也!

李白早期的许多作品都属于乐府诗,甚至直接就用的乐府古题,譬如“关山月”、“塞外曲”、 “梁甫吟”等等,虽以旧瓶装新酒,照样芳醇扑鼻。这些既有文采又有乐感的抒情诗,都是一流的好歌词,有些已成为在民间红了半遍天的流行歌曲。唐玄宗让宫廷歌舞团照法演唱,连挺挑剔的杨贵妃听了都觉得赏心悦目。情不自禁地于阶前伴舞,以自创的舞蹈动作来演绎内心对好诗、好歌的感动。

像唐玄宗那样读李白诗惊为天人的,还有贺知章。李白在天宝元年到长安,贺知章偶然读到他的《乌栖曲》、《乌夜啼》两首诗,未来及读更多的,就马上下了结论:此真“天上谪仙人也”!贺知章是把李白评为“诗仙”的第一人。仅读了两首诗,这位在朝廷有官职的八十多岁老诗人,就心悦诚服地成为刚四十二岁的平民诗人李白的粉丝。李白的诗究竟哪来的魔力?且看这首用乐府《清商曲辞·西曲歌》旧题的《乌栖曲》:“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吴歌楚舞欢未毕,青山欲衔半边日。银箭金壶漏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东方渐高奈乐何!”

贺知章一读,下意识地高声吟唱起来,唱完之后意犹未尽,加以评点:“此诗可以泣鬼神矣”。贺知章想,这样的人才,如果未被大唐所用,那么不是李白本人的遗憾,而是大唐的遗憾。加上他了解唐玄宗,预料到热衷于艺术创新的唐玄宗会喜欢这样的新乐府诗,就找机会在唐玄宗面前大力推荐李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