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朝 > 杨玉环堂兄杨国忠度夏消暑:竟取大冰使匠琢为山

杨玉环堂兄杨国忠度夏消暑:竟取大冰使匠琢为山

唐朝 ]  时间:2018-11-26  

在科技手段极为有限的唐代,能在盛夏把水冻成多块大冰,再用人工雕凿成冰山样,不是一般富家条件所能及的,这要耗费多少银子?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背靠大树好乘凉啊!《水浒传》第十六回,梁山好汉白胜挑酒上黄泥冈智劫“生辰纲”唱道:“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歌词对比鲜明,极具讽刺,把暑伏天久旱缺雨,劳苦农家心急如焚,富贵人家乐哉悠哉、逍遥自在的神情刻画得活灵活现。

翻开一些古籍,皇亲贵族的消暑方法较“公子王孙把扇摇”有过之而无不及。五代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述唐玄宗宠妃杨玉环堂兄杨国忠家的度夏消暑令人咋舌:“杨氏子弟,每至伏中,取大冰使匠琢为山,周围于宴席间。座客虽酒酣而各有寒色,亦有挟纩者。其骄贵如此也。”

在科技手段极为有限的唐代,能在盛夏把水冻成多块大冰,再用人工雕凿成冰山样,不是一般富家条件所能及的,这要耗费多少银子?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背靠大树好乘凉啊!这还不算,作为当朝国戚,自然要网罗一批摧眉折腰事权贵者,所以杨家门庭若市趋炎附势之人不在少数,故“杨国忠子弟,以奸媚之法结识朝士,每至伏日,取坚冰令工人镂为凤兽之形,或饰以金环彩带,置之雕盘中,送与王公大臣”,但有一人不送,谁人?“惟张九龄不受此惠”。

2.png

身为朝廷要员的张九龄,对杨国忠、李林甫等人干预朝政、飞扬跋扈看不过眼,不巴结,不交往,不听使,仗义谏言,上书讨伐他们的种种劣迹,引起皇亲国戚的怨恨和报复不足为怪,不送冰雕是预料中事,“张曲江”(张九龄生于广东曲江)也不屑于此。难以置信的是,冰雕这玩艺,除了可消暑摆阔,还成了人以群分的标记、政治斗争的工具。至于长安富家子弟,则在伏天“各于林亭内植画柱,以锦绮结为凉棚,设坐具,召长安名妓间坐,递相延请,为避暑之会”。这典型的骄奢淫逸,与杨家作派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