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隋朝 > 独孤皇后敢杀死隋文帝宠妃的真相

独孤皇后敢杀死隋文帝宠妃的真相

隋朝 ]  时间:2016-02-19  

独孤皇后敢杀死隋文帝宠妃的真相

隋文献皇后独孤伽罗(西元543年—602年),隋朝云中(位于今山西。大同)人,北周大司马独孤信之七女。独孤信见杨坚相貌奇伟,器宇轩昂,故将伽罗女许配为婚,时年十四。隋文帝即位之后,封为皇后。

文献皇后柔顺恭孝,谦卑自守,很受隋文帝宠爱。文帝上朝时,她与帝同辇而进,至阁乃止。候其退朝之后又一起回宫,同吃同乐同寝,相顾欢欣。平日生活俭朴,不好华丽,专喜读书,识达古今。文帝治政稍有不妥之处,她就忠心苦劝,于是做了很多有益之事。当时突厥与隋贸易,有明珠一盒,价值八百万,幽州总管殷寿让她买下,她婉言谢绝地说:“如今戎狄屡次侵犯,将士征战疲劳,不如将八百万奖赏有功之士为佳。”此举立刻朝野传闻,受到百官称赞;大都督崔长仁是文献皇后表兄,触犯国家王法,按律当处以斩刑,隋文帝看在皇后情面,有意赦免其罪。皇后进谏说:“国家之事岂可顾私。”遂将崔长仁处死;皇后异母兄弟独孤陀因滋酒逞凶残害百姓,曾受过皇后指责,故而怀恨在心,常以猫鬼诅咒皇后,按律当斩。皇后虽然气得三天没有进食,但最后还是请求文帝赦免其罪,皇后说:“如果独孤陀蠹政害民,妾不敢为其说情。但如今独孤陀是因为诅咒我而犯罪,所以我敢请求赦免他。”于是陀被免死。

文献皇后很有政治才能,每当与隋文帝议论国家大事,看法往往不谋而合,十分一致,故而宫中称为二圣。仁寿二年八月,文献皇后病逝永安宫中,终年59岁,葬于太陵。

隋文帝杨坚的皇后独孤氏其实是可以高枕无忧,用不着大开杀戒的,因为她为隋文帝生下五子,而且五位皇子都长大成人,羽翼已丰,不必为失宠而担忧。但是女人的防御性心理状态还是让她下了毒手,担当了毒妇的恶名。

隋文帝曾经迷恋上仁寿宫的一位宫女。该宫女被称为尉迟氏,自然是年轻漂亮,可谓一朵明艳的解语花。我觉得隋文帝与皇后独孤氏婚姻多年,一直未有其他女子前来夺宠,可见二人情比金坚,就连皇帝也时常对夫妻二人的深厚感情自我夸赞。尉迟氏能够吸引隋文帝,肯定是魅力非常了!

皇后得知以后大怒,马上派人杀死了尉迟氏,气得隋文帝骑马在京城外的山野中狂奔了大半天,直到天黑才沮丧地回宫。

独孤皇后敢如此凶悍的与丈夫对抗,不过是因为文帝夺取天下也有她的一份功劳,可谓理直气壮。

生性绝妒的独孤皇后

独孤后,独孤信之女。四岁时嫁给杨坚。武帝死后,杨坚即位是为周宣帝。独孤氏被册封为皇后。

隋文帝的妻子独孤氏,是北周卫公独孤信的女儿。杨坚取北周而代之,建立隋朝,改元开皇。独孤氏为皇后,长子杨勇为皇太子,其余四子都封了王:杨广为晋王、杨俊为秦王、杨季为越王、杨谅为汉王。诸王子都是独孤氏所生,这在历代较为罕见。

文帝曾得意地说:“前代皇帝内宠太多,往往由于嬖爱而废嫡立幼;我没有姬妾,五个儿子都是皇后所生,必然会和睦相处,不会像前朝那样发生争夺。”

杨坚即位后便派兵南下灭陈,统一了全国。陈朝的后主「陈叔宝」共有三姊一妹,杨坚将年龄最长的赐与「杨素」,一妹赐与「贺若弼」。

最小的一妹生得黛绿双蛾,鸦黄半额,腰肢如柳,须发似墨,幽妍清倩,艳冶销魂,容光夺魄。真是一个“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绝世美人,杨坚便没入宫中打算自己受用。

皇后独孤氏,每当文帝临朝听政,她便与文帝一起坐辇去朝堂,到了门阁才止步。杨坚能顺利登极,她积极地参与谋划功不可没。独孤后暗中遣宦官监察朝政,若有不妥的地方,等文帝退朝后她必然婉言进谏,文帝常常采纳她的意见。

她曾劝动皇帝从酉城商人手中,买下价值十万两黄金的宝玉,理由是“有了这笔巨资,将来可以养活一万名士兵”,仅从这一点,就能确信独孤后是位才智过人的女性。

独孤后对外戚要求尤为严格。她表弟「崔长仁」奸淫妇女,文帝看在皇后面上本要免去其罪,而皇后却不徇私情,把崔长仁处以死刑。宫中上下都十分敬重她,把她与文帝称为:“二圣”。

独孤后学识、眼光都好,只是生性绝妒,不容杨坚接近女色!独孤后嫁给文帝杨坚时才十四岁,她当时让丈夫发誓:“一生之中,不能与除了她之外的任何女人生孩子。”杨坚严格遵守誓言,他的孩子,全都是由独孤皇后一人所生,这在世界史上也是罕见的。

因此,隋朝后宫佳丽三千,然而形同虚设,文帝:【唯皇后当室,旁无私宠】。宫中诸嫔妃宫女,也在独孤后严厉的目光下噤若寒蝉,春心冻结,无人敢冒生命之虞去与皇上调情。

太子「杨勇」生性率直为人宽厚,但生活奢侈性喜浮华,内宠很多。其中有四个女子最得嬖幸。只是,杨勇与嫡妃元氏性情合不来,因此四美轮流当夕,元妃独守空房。

独孤皇后不愿文帝宠嫔妃,也讨厌群臣及诸子宠姬妾。大臣中凡有姬妾生子者,皇后多会令皇帝斥责贬官。如今自己的儿子杨勇宠妾疏妻,独孤后极为气愤。

每当杨勇入宫见独孤后,独孤后从没有好脸色。本来,杨坚对于太子十分信任,常让他参决政事,杨勇提出的意见,杨坚总是乐于采纳;因为独孤后的枕边风,杨坚对太子也有了看法。

有一年冬至,百官都到太子宫中称贺,杨勇超出礼制规定张乐受贺。独孤后便对杨坚说:“太子勇率性任意,动多乖张,今日冬至,百官循例进宫,他却张乐受贺。圣上尚需劝诫他一番才好。”从此,杨坚对于太子渐加猜忌,宠爱大不如以前了。

正好元妃患病死去,独孤后以为是太子有意谋害嫡妃,心里越发不平!怀了废去太子杨勇的打算,她派宦官伺察太子的短处,等他有了重大过失,便好将他废去,改为晋王「杨广」为太子。

晋王「杨广」生性狡诈诡谲,善于矫饰逢迎,他早有夺嫡的心思,揣摩了独孤后的情性,一味迎合。杨广与萧妃如胶似漆,后宫虽有美人无数,为取悦于独孤后,杨广不惜将其他姬妾所生骨肉命人掐死,只有正妃萧氏所生之子才禀告父母,造成假相。

有一天,杨坚与独孤后同临晋王的府第,杨广便将后宫美姬都藏起来。只留下几个,又老又丑的宫女充当侍役。杨广与萧妃也穿得很陈旧,一切陈设都因陋就简,架上的诸般乐器都尘堆垢积,望上去便知道已是久不动用了。

杨坚素性节俭最恨奢华的行为,见到杨广如此心里很满意。独孤后见晋王室无美姬,只有丑妇,对杨广也极有好感,从此,文帝夫妻两人对晋王另眼看待。

有时,独孤后遣亲至晋王府第探视,杨广不论来使身份的贵贱,与萧氏都亲至大门迎接,设宴款待,并送以厚礼。于是,到处都是为晋王说好话的人。

杨广暗中与心腹「宇文述」等人密谋夺嫡,他先以重金结交贿赂大理少卿「杨约」;再通过杨约结交其兄「杨素」,获得杨素的暗中支持,又收买东宫幸臣姬威等人以为内应。

独孤后欲以晋王立为太子,杨坚因一时太子杨勇没有犯大的过错,心中虽欲立晋王却不好实行。这时,晋王杨广调镇扬州,不到半年便表请入觐。

杨广回朝后,表现得慎言庄容,端肃安详。到了辞行还镇的那天杨广入宫别母,见了独孤皇后,他依在独孤后的膝下,泣诉道:“臣儿生性愚蠢,向来不知忌讳,时常怀念双亲,所以未及二旬,递即上表请朝。原思一见父皇与母后,藉聆慈训,哪知触忌了长兄。”

独孤后听到杨广提及太子杨勇,便问:“他敢怎么样?”

杨广惶恐说:“他竟疑忌臣儿,谓儿觊觎名器,意欲加害,臣儿因此惶恐。臣儿远列外藩,东宫日侍左右,谗惑见加,皇父容或难辨。一旦赐臣尺帛或给杯鸩,臣儿实不知身死何所。恐从此一别,便不能再见慈颜了。”晋王说着便涕泪纵横,呜咽不止。

独孤后愤然道:“我为他娶元氏女,竟不以夫妇礼待之,元氏女向来身体健全,竟会一旦暴亡,他却毫不悲伤,反与妖姬云氏淫乐。我也疑惑元氏被他所害,只是暂时容忍。现在他却越发狂妄!竟想加害你,我活着他已是如此,往后真不堪设想了。”独孤后说着已泫然泣下。

杨广佯作劝慰:“臣儿自是不肖,未能感化长兄,反使母后因此伤感,岂不是增臣儿罪戾!”独孤后安慰一番,叫他安心回去,非密诏不可进京;不得轻过东宫。晋王心中暗喜,从此独孤后废杨勇的心肠更坚决了。

奇妒的独孤后,不容别的女人接近杨坚,这天独孤后受了些风寒小病卧床,在宫中调养。杨坚得了一线的隙缝,悄悄的带了两名内侍,去了仁寿宫。忽然一阵清香随风送至,梅花丛里一个女子背面立着,乌黑的云发披覆在晶莹的颈项。

杨坚吃了一惊,不料,宫里藏着如此美艳的丽人,亭亭如出水莲花,袅袅似当风杨柳;痴凝秋水为神,瘦认梨云是骨。

隋主早已神迷意荡,一问名字叫「尉迟贞」,是「尉迟迥」的孙女,年方二八。缓踏芳草,徐穿花径,两人在梅苑周围闲游了一会儿,梅花别苑里面一切都是梅花式样,清幽绝俗。杨坚也就喜不自胜的醉在梅花别苑里。。。。

独孤后两个心腹的宫女,平日专替独孤后侦察他人的隐私,得了杨坚留宿在梅花别苑的消息,便报告了独孤后。

独孤后顿时气得脸上转色,咬牙道:“我与贱人,誓不两立!”接着抱病起床,率领了八个宫女,到了梅花别苑。尉迟贞顿时花容失色,娇躯发抖,再也站立不住忙双膝跪倒。

独孤后冷笑:“好一个美人儿,怪不得圣上心爱,你是圣上的爱人,怎的对我下起跪来?真是要折死我了!”

接着厉声喝道:“你们还不动手!”众宫人听了一齐下手。可怜一个千娇万媚的尉迟贞,在地上乱滚了一阵,不到片刻时光,一缕香魂已脱离了躯壳。。。。

杨坚早朝退后,到独孤后的宫中探病,听说皇后率了宫女多人,未知上哪儿去了。杨坚赶忙来到梅花别苑。瞥见独孤皇后怒颜高坐,地上的尉迟贞花残月缺,已是死去。

杨坚不禁又痛又恨,见了尉迟贞的惨死景象,回想到昨夜的蜜意柔情、心如刀割。

独孤后见杨坚变色而走,不禁也着慌起来。急忙赶出室外想唤回杨坚。杨坚却误会独孤后的意思,以为独孤后不肯与他干休,便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梅花别苑。

独孤后随在后面喊:“圣上请回来,不要为了一个宫女,伤了多年夫妇的情分!”任凭独孤后怎样喊,杨坚匆匆地只顾向前走。宫门外面恰好有一匹马,杨坚跨到马背上,鞭一挥,径出东华门而去。

恰好「高颎」看见,便骑马出了东华门追杨坚。杨坚丧气地说:“朕贵为天子,反不得自由,连一无辜弱女也保护不了,要天下又有何为?”

高颎正色说:“圣上错了,得天下艰难,守成治安更不易,怎能为了一个妇女,反将天下看轻?还请圣上早早回宫,免得人心惶惑。”高颎又连连苦谏,杨坚才勉强登辇。

独孤后也觉做得过分,痛哭流涕向文帝认错独。从此,独孤后的行为方才有所收敛。

太子杨勇依旧和一般宵小混在一起。晋王杨广正在暗地进行推翻太子的计划。太子醉生梦死,丝毫不加防备。

晋王的小名叫阿摩。原来杨广将出生时,独孤后梦见金龙一条,突然从自己身上飞出!初时小,渐飞渐大,直飞到半空中间,足有十来丈长短;张牙舞爪盘旋空中,忽一阵狂风陡起,将金龙吹到地上,跌断了龙尾,竟变成了牛样大小的一个老鼠,细看了不像鼠子。

独孤后不觉惊醒,霎时腹痛临盆产下了杨广,却生得丰颐广额仪表不俗。独孤后将产前的异梦说了。杨坚似觉不大吉利只是不便说出,只说金龙飞舞半空,当有摩云的志向,不妨小名叫作「阿摩」。

积毁成山、三人成虎。杨素与独孤后,异口同声地说太子失德,杨坚便动了废立的主意。宫廷内外,都知了废立的消息,传到东宫杨勇才开始着慌。

他引入巫觋,做了种种厌禳术。这个消息又被人探听了去,报告了独孤皇后,当晚杨坚也知道了,命杨素到东宫探看虚实。

杨素本是杨广的人,他到了东宫,杨勇慌忙更换好了衣冠。哪知杨素故意东看一回花草,西看一回亭台,只是挨延不去。

杨勇等候了多时,不禁着恼起来,待到杨素徐行入见,杨勇怒形于色说:“公姗姗来迟,究属何意?圣上虽欲将我废立,此时究竟尚未实行,你莫自恃功高,便不把我放在眼里。”

杨素佯作失惊道:“老臣该死,进了园中,一因年迈脚步迟了些;二因贪看了园中景色,因此有劳殿下久候。还念老朽可怜,恕罪一遭。”

杨勇冷笑:“说得倒好,你来此做什么?”杨素又假意微叹说:“圣上不知听信了谁的谗言,意欲废立东宫。老臣素知殿下仁德无亏,今日特来安慰殿下的。”

杨素回到宫里见了杨坚,便一一说了出来。杨坚大怒,便在成德殿上,召集了百官宣诏废杨勇。过了数日,即立晋王杨广为太子。

第二年的八月中秋晚上,独孤后一病去世年未五十。杨坚自从独孤后殁后,为结发妻子办完丧事,便以年逾花甲之高龄,接连召幸「陈宣华」夫人与「蔡容华」夫人。

「陈宣华」夫人原是陈后主的妹妹,生得国色天香,闭月羞花。「蔡容华」夫人也是南国佳人,一样风流娇媚。二人早已入宫文帝也早有意,只是以往碍于独孤后而无缘得幸。从此,隋文帝日日欢宴,比独孤后在时,放浪了不少。

有一天大雪狂风、天气阴沉,被囚禁的杨勇,爬上东宫院子里的大树,在风雪中,向文帝的方向大声诉说自己的冤情。

正巧文帝走出宫殿,听到了他的声音,问身边的杨素:“这是勇儿的声音,他在喊些什么?”杨素地答道:“前皇太子疯了,请陛下不用过虑。”

杨坚年老禁不起每日声色,不久染病在床,杨广趁间调戏宣华夫人,杨坚听说后哀叹道:“畜生何足托大事,独孤误我!”然而此时已于事无补。

杨广派亲信「宇文述」领东宫侍卫逮捕了「柳述」、「元岩」,强行逐出宣华夫人与侍疾宫女。右庶子「张衡」怀藏利刃,深入文帝驾前一举结果了文帝杨坚。

不久,杨广即位,是为历史上最荒淫无道的「隋炀帝」。短短十几年间,便将其父杨坚,苦心经营数十年的隋帝国,折腾得摇摇欲坠。

《北史》记载:【后颇仁爱,每闻大理决囚,未尝不流涕。】

关于独孤后的种种事迹,是一位难得的贤妻,然而:【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帝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得幸。后伺帝听朝,阴杀之。】在政治的大事上,独孤后可谓贤良明智,在夫妻关系上却失去了分寸。

清朝的「赵翼」写道:【独狐皇后善妒,殃及臣子。】独孤皇后不单是不许自己的丈夫纳妾,也不准朝中大臣们娶小老婆,是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崇尚者。

对独孤皇后的人物评价

1、有智慧,巾帼不让须眉。隋朝能够建立,她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独孤皇后隋文帝杨坚的皇后姓独孤,是西魏、北周柱国大将军独孤信的女儿,母家为山东姓崔的门阀世家。独孤氏自幼在家庭氛围的熏陶下受到儒教礼法的教育,言行举止大方得体。杨坚建立隋朝后,独孤氏不贵余力地支持他的事业,内外政事都加以过问,提出的许多见解和观点都与文帝的意见相合,文帝对她既宠爱又有些敬畏。518年十月,独孤氏表兄弟内主长仁犯罪应斩,文帝打算免他死罪。但独孤氏认为不能徇私枉法败坏国家法度,依法将崔长仁斩首。独孤氏生性好节俭,从不奢侈腐化,宫廷内外事务一切从俭,甚至一些必备衣料、药物都没有。文帝借鉴北周亡国的教训,不敢将权势任意转借给外戚,独孤氏也不为她的亲人请功邀赏,她的兄弟做官也不过是将军、刺史而已。她只关心政治,匡扶帝业,这样的皇后在历史上可谓少之又少。

2、是个独立之女人

《北史》记载:“后颇仁爱,每闻大理决囚,未尝不流涕。”关于独孤后的种种事迹,是一位难得的贤妻,然而“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帝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得幸。后伺帝听朝,阴杀之。”在政治的大事上,独孤后可谓贤良明智,在夫妻关系上却失去了分寸。清朝的赵翼在著作中写道:“独狐皇后善妒,殃及臣子。”这个独孤皇后不单是不许自己的丈夫纳妾,也不准朝中大臣们娶小老婆,是一位标准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崇尚者。

独孤氏十四岁嫁与杨坚之时,要杨坚保证此生不纳妾,杨坚立下誓言:“不和第二个女人生孩子。”果然杨坚的七个子女皆为独孤皇后所生。所以很多演义戏文中,她是被塑造成一个醋坛子。不过重点在后面,不仅身体力行,并且广泛在女子间宣扬这种意识,再有“见朝士及诸王有妾孕者,必劝上斥之”,不得重用。见不得别人纳妾的。这个就尤其值得敬佩了。您瞧,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明确了斗争的方向,明白了男女争斗的实质,重要的是拿男人开刷,罪魁祸首吗,杀之而后快。当然幸运的是这个女人有本事,所以她可以这么斩钉截铁。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