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隋朝 > 十八路反王的人物生平 窦建德(隋末群雄之一)

十八路反王的人物生平 窦建德(隋末群雄之一)

隋朝 ]  时间:2018-03-10  

窦建德多次失利,人心惊恐不安,上到将帅,下到士卒,打败孟海公时,都有收获,想回洺州。凌敬提议说:“应当全军渡过黄河北上,攻占怀州河阳,安排主将镇守。再率领大队人马击鼓举旗,跨越太行山,开进上党县,虚张声势隐藏目的,不必麻烦作战。加速赶到壶口,逐渐惊扰蒲津,夺取河东土地,这是上策。实行这个方针定有三条好处:一是到无人防守的地方,军队万无一失;二是扩大地盘招募兵卒;三是唐军对王世充的包围自己就会解除。”窦建德准备采纳这个建议,但是王世充的使者长孙安世私下送给金银珠宝利诱各个将领,来扰乱他的决策。各个将领全都劝谏说“:凌敬不过是个书生,怎能跟他谈打仗呢?”窦建德听从了他们的意见,回头向凌敬道歉说:“现在群臣振奋,这是老天助我。凭这决战,必定会大获全胜。我已听从了大家的意见,不能照您的话办了。”凌敬坚持争辩,窦建德很生气,强制撑持着走了。他的妻子曹氏又对窦建德议论说:“祭酒凌敬的意见可以采纳,您为什么不采纳呢?请您沿着滏口那条路,乘着唐朝兵力空虚,集中兵力加速前进,以便夺取山北的土地,再凭借突厥的力量向西包抄关中,唐朝廷必然招回军队保卫自己,那么对王世充的包围就解除了。如今部队滞留在武牢城外,时间拖得长了,白白地自己劳苦自己,事情只怕办不成。”窦建德说:“打仗不是女人过问的事。再说郑国命在旦夕,等待我们快去,既然答应援救他们,怎能碰上困难就退走,向天下表明我们说话不算话呢?”于是全部人马压向武牢,唐军按兵不动以挫伤窦建德的锐气。

战败身死

等到窦建德把人马聚集在汜水,秦王派遣骑兵去挑战,窦建德发兵进攻,秦王派窦抗抵挡。窦建德渐渐后退,秦王派遣骑兵冲进敌阵,反复鏖战四五次,最后大败窦建德。窦建德被枪刺中,逃跑到牛口渚,车骑将军白士让、杨武威活捉了他。在这之前,部队里头传开童谣说:“豆入牛口,势不得久。”窦建德走到牛口渚,非常憎恶它,果然失败在这个地方。

窦建德被俘后,李世民责备窦建德:“我征王世充,关你何事,你越界而来,冒犯我军士的锋锐!”建德说:“今日不自己来,恐怕有劳你远取。”王世充遂开城投降,裴矩以洺州降唐。

窦建德所带领的人马,一下子就逃散了,妻子曹氏以及他的左仆射齐善行率领几百人逃回洺州。窦建德余部想立窦建德的养子为君主,齐善行说:“夏王平定了河北,兵强马壮,一下子就被捉走了,难道不是天命注定的吗?不如一心请求唐朝保全大伙儿的生命,不要给老百姓造成灾难困苦。”于是把库存的财物全部分发给士卒,让他们各自离开。齐善行这才跟窦建德的右仆射裴矩、行台曹旦以及窦建德的妻子带领夏国的官员属吏进献山东的土地,交出夏国的八枚印章向唐朝投降。七月,秦王把窦建德押到京城,在长安市斩首,时年四十九岁。从起事到灭亡,共六年。

人物评价

总评

窦建德(刘黑闼)为首的河北义军在山东、河北广大地区坚持反隋和反唐斗争长达12年之久,

是推翻隋炀帝暴政斗争中的一支重要力量,作出了光辉的贡献。窦建德虽因缺乏政治远见等原因犯了一些严重错误,但他仍不失为一位杰出的农民领袖。所以窦建德的遗爱,仍然长期存留在河北人民的心中。河北大名县有“窦王庙”,父老群祭,历久不衰。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年),魏州(治今河南安阳)书佐殷侔有感于其事,特在庙中立了一块纪念碑。

历代评价

房彦藻:“公逸气纵横,鹰扬河朔,引兰山之骁骑,驱易水之壮士,跨蹑燕齐,牢笼赵魏,好通戎夷,声振华夏。”

殷侔《窦建德碑》:“云雷方屯,龙战伊始,有天命焉,有豪杰焉,不得受命,而名归圣人,于是玄黄之祸成,而霸图之业废矣。 隋大业末,主昏时乱,四海之内,兵革咸起。夏王建德以耕氓崛起,河北山东,皆所奄有,筑宫金城,立国布号,岳峙虎踞,赫赫乎当时之雄也。是时李密在黎阳,世充据东都,萧铣王楚,薛举擅秦,然视其创割之迹,观其模略之大,皆未有及建德者也。唯夏氏为国,只义而尚仁,贵忠而爱贤,无暴虐及民,无淫凶于己,故兵所加而胜,令所到而服,与夫世充,铣,密等甚不同矣。行军有律,而身兼勇武,听谏有道,而人无拒拂,斯盖豪杰所以勃兴而定霸,一朝拓疆千里者哉! 或以建德方项羽在前世,窃谓不然,羽暴而嗜杀,建德宽容御众,得其归附,语不可同日,迹其英兮雄兮,指盼备显,庶儿孙长沙流亚乎!唯天有所勿属,唯命有所独归,故使失计于救邻,致败于临敌,云散雨覆,亡也忽然。嗟夫,此亦莫之为而为者欤!向令运未有统,时仍割分,则太宗龙行乎中原,建德虎视于河北,相持相支,胜负岂须臾辨哉! 自建德亡,距今已久远,山东河北之人,或尚谈其事,且为之祀,知其名不可灭及人者存也。圣唐大和三年,魏州书佐殷侔过其庙下,见父老群祭,骏奔有仪,夏王之称,犹绍于昔。感豪杰之兴奋,吊经营之勿终,始知天命之莫干,惜霸略之旋陨,激于其文,遂碑。”

《旧唐书》:“建德义伏乡闾,盗据河朔,抚驭士卒,招集贤良。中绝世充,终斩化及,不杀徐盖,生还神通,沉机英断,靡不有初。及宋正本、王伏宝被谗见害,凌敬、曹氏陈谋不行,遂至亡灭,鲜克有终矣。然天命有归,人谋不及。”赞曰:“世充篡逆,建德愎谏,二凶即诛,中原弭乱。”

《新唐书》:“其剧者,若李密因黎阳,萧铣始江陵,窦建德连河北,王世充举东都,皆磨牙摇毒以相噬螫。其间亦假仁义,礼贤才,因之擅王僭帝,所谓盗亦有道者。本夫孽气腥焰,所以亡隋,触唐明德,折北不支,祸极凶殚,乃就歼夷,宜哉!”

吴逊:“图谋屡战起甲兵,奋力当时事未成。惟有窦陵魂不见,时闻风木动秋声。”

刘黻:“簌簌西风吹窦陵,郊园草木尽秋声,山河原自归真主,夏郑徒劳起甲兵,塞雁传哀云外去,林鸟结阵垅头鸣,临风莫叹兴亡事,极目霜天无限情。”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