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隋朝 > 李世民为什么一定要杀单雄信?单雄信是哪方面不合他眼?

李世民为什么一定要杀单雄信?单雄信是哪方面不合他眼?

隋朝 ]  时间:2016-10-12  

李世民为什么要杀单雄信?

本书以第一人称的笔记手法,生动再现了唐太宗的领导艺术及其政治手腕,还原了历史本相。李世民登基后,放过了为兄长出谋划策的党羽,收编过来,为我所用,顺利化解了流血政变后的不稳定因素。

唐太宗最厉害的治官手法是折腾官员,让他们按本身的需要成长,贞观盛世的一大批名臣: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魏征、尉迟恭、李靖等在唐太宗的麾下服服帖帖,任他驱使,哪怕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足见唐太宗治官之道的博大精深。

为了平衡制约朝中的三大集团——关陇集团、山东集团和江南文士集团,李世民挑起了“《氏族志》事件”。

我给了你这么多时间和信任,你最后弄出来的,就是这么个玩意儿吗?我一把将《氏族志》掷在地上。要问我为何如此震怒,原因是在这部《氏族志》草稿中,山东士族之冠崔民干赫然列为第一等。

崔民干这个人,曾于武德元年担任黄门侍郎,讨伐过宇文化及的叛乱。虽然他曾在那次战争中显露出一定的谋略,但在能人异士辈出的乱世之中,这点本事实在平庸得很,故而后来其职务也一直没有得到提拔擢升,始终停留在正四品的黄门侍郎一职上。就是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正四品小官,竟然越过功勋故旧,堂而皇之地与皇族贵戚并列,大张旗鼓地排在了《氏族志》的首位。

我踱到高士廉面前,看了他半晌,质问道:“我平定天下,四海一家。凡是在朝为官的国家重臣,都是功勋卓著之人。或者以忠孝闻名天下,或者学识渊博。这才把大家提拔到三品以上的高官位置。可我看你们当中很多人还是削尖脑袋要去攀附旧士族结为姻亲,甚至不惜拿出大笔金钱作为聘礼,就算是这样,还依然被人家轻薄鄙视,这又何苦呢?我现在让你们编撰《氏族志》,正是想要将当朝文武重臣列为上等,代代受人尊崇。可你们竟然把一个才微德薄的崔民干列为上等,你要做何解释?”叹了口气,我怕这个书呆子又会错意,继续开导他:“从现在起,我不管这些人几代以前的家世如何,只以今天的官品才能作为等级依据,直至永远!”

既然以尚官为尊,那《氏族志》里的众多姓氏可就要重新站队了。第一等自然以皇族为尊,第二等的好座次自然要留给外戚。第三等,则是为当时朝中历任宰相公卿预备的。要在这里有个一席之地,至少也得是三品以上的高官显爵才行。

不过,把可怜的崔民干往哪里放呢?我考虑再三,还是把这个郁郁不得志的黄门侍郎拈了起来,放在朝廷三品以上大员才有资格的第三等门阀士族之中。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氏族志》也就必须要妥协。旧有的门第观念自魏晋以来,传承数百年之久。其影响力巨大,即使是我,也没有办法在一朝一夕之间推倒重来。

贞观十二年春,这部全国瞩目的《氏族志》终于最后定稿。自此以后,用官爵来排列门第等级,打破了以往纯粹以郡望作为门第凭借的老传统。它看起来不过是我那赫赫文治武功中的一项无足轻重的点缀,实际上,有了这个东西,朝野中潜在的政治力量对比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皇室和中央官员的威信自此也大大提高,这和我开科取士、设弘文馆一样,成为我化解、平衡各方掣肘势力的撒手锏之一。

大唐创业之初,基本上是靠三种人的群策群力,才得以削平群雄、一统天下的。第一种人,自然是李家的亲属外戚。当年我兄弟数人皆曾独当一面,这就不用说了。此外还有李神通、李孝基、柴绍等人,也都是统兵在外的大员。第二种人,襄赞起兵的文臣谋士。刘文静、房玄龄、杜如晦等均属此列。第三种人,则是在沙场上出生入死、冲锋陷阵的领兵大将。李靖、李世勣、屈突通、尉迟恭等人便是个中翘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