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宋朝 > 长期处于战时状态的南宋,其经济有着片面的发展

长期处于战时状态的南宋,其经济有着片面的发展

宋朝 ]  时间:2016-08-17  

南宋时期的大局,我个人认为是长期处于战时状态或准战时状态。战时状态牵动着、制约着南宋社会的诸多方面,要认清若干南宋历史的若干实情,只怕都离不开南北对峙、战时状态这个大时局、大背景。这或许是常识问题,但在探讨具体问题时又往往有意无意地被淡忘,似乎有必要稍加述说。

长期处于战时状态的南宋,其经济有着片面的发展

北宋大多数时段尚可视为和平环境。无可讳言,北宋战事较多。但宋太祖开国伊始,为巩固政权、拓展疆土而所发动的一系列战争进行得相当顺利。南宋人蔡戡概括为“所向皆捷,二十年中,边塞肃清”(《历代名臣奏议》卷三三五),大体属实。开宝末年特别是景德初年以后,从全国范围来说,战争状态基本结束。难怪宋人多有北宋“百年无事”之说,说得最多最夸张的当推北宋名儒自号“安乐先生”的邵雍。他一再声称“一百年来号太平”,“天下太平无一事”,不厌其烦地强调“身经两世太平日,眼见四朝全盛时”“生来只惯见丰稔,老去未尝经乱离”“生于太平世,长于太平世,老于太平世,死于太平世”,在他的《伊川击壤集》中,诸如此类的话不胜枚举。南宋人度正回顾北宋社会,讲得同样夸张:“承平百年,天下无事,四方无狗吠之警,中国有安靖之福。”(《性善堂稿》卷六)尽人皆知,北宋绝非“太平无事”。边境几乎始终存在辽朝的威胁、西夏的困扰,内地人祸天灾、官逼民反的事件层出不穷。但就总体而言,北宋大体处于和平环境,虽然和平多半是用“岁币”换来的。宣和、靖康之际,北宋这座貌似金碧辉煌的大厦一触即溃,其根本原因固然是腐败,但在一定程度上可谓“大意失荆州”,最高统治集团忘记了“居安思危”的古训。

与北宋不同,南宋重建于危急之中,一建立就不得不异常艰难地应对残酷的战争。确如当时人所说:“军兴以来,天下多事。”(《宋史》卷一六一)南宋立足东南以后,宋金双方渐渐大体势均力敌,谁也很难攻灭谁。虽然如此,金方一旦主攻派得势,便举兵南下江浙,如兀术南下、完颜亮南下;宋方一旦主战派当政,就挥师北伐中原。宋金战争尽管打打停停,停战时间远远长于作战时间,然而即使在停战时间,南宋也处于备战、迎战状态。难怪在和议达成之后的嘉定年间,袁燮仍说:“边境未宁,干戈未息,正国家多事之秋。”(《历代名臣奏议》卷一六二)

正因为北宋长期处于和平环境,士大夫一遍又一遍重复:“兵者凶器,战者危事。”熙宁元年(1068年),元老重臣富弼建议宋神宗:“二十年口不言兵。”此言分明片面性极大却受到相当广泛肯定:“仁人之言,其利博哉!”(《宋史》卷三一三)而南宋始终处于战时状态,韩世忠晚年“口不言兵”则是对当政者软弱退让,屈膝求和的无声抗议。他发出了“自古英雄都是梦”(《齐东野语》卷十九)等悲叹之语。宋孝宗时,户部侍郎钱端礼迎合宰相汤思退,一再声称“兵者凶器”(《宋史》卷三八五)则遭到广泛的讥评。可见南宋是个不能“口不言兵”的时代。

北宋的时代主题是和平发展,统治集团总是围绕着变法图强展开争论。因此今人讲述北宋历史往往以两次改革即庆历新政、熙丰变法为线索。而南宋的时代主题是救亡图存。统治集团总是围绕着和、战、守展开争论。因此今人讲述南宋历史常常以三个和议即绍兴和议、隆兴和议、嘉定和议为线索。北、南两宋同中有异,时代特征不尽相同,甚至差异较大。徐规先生说过:“以北宋史的研究来代替南宋史的研究,是不妥当的。”实属中肯之论。在不少问题上,北、南两宋都不能“一锅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