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宋朝 > 反思靖康之耻 宋钦宗亲自披甲作战为何难挽狂澜

反思靖康之耻 宋钦宗亲自披甲作战为何难挽狂澜

宋朝 ]  时间:2017-03-04  

岳飞《满江红》词有云:「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很多人都知道,「靖康耻」就是指北宋靖康二年,金国大军攻陷宋都汴梁,除了烧杀抢掠之外,更俘虏了宋徽宗、钦宗父子,以及大量赵氏皇族、後宫妃嫔与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国,而「靖康」正是宋钦宗的年号,可怜这位落难皇帝,除了仓卒登基後受尽千辛万苦,死後在历史上也只留下「靖康之耻」为人所熟悉,其他的也就很少提及了。而实际上,酿成这场宋室大灾祸的元凶是钦宗之父,就是那位多才多艺,以瘦金体书法扬名天下,又甚为懂得享受,风流成性,贪恋名妓李师师的昏君宋徽宗。

宋徽宗在其皇帝「任内」,重用奸相蔡京、宦官童贯等,弄得朝政日非,天下大乱,各地农民起义不知凡几,最为人所熟悉的梁山泊一百零八个好汉,只是纷纷攘攘的其中一支而已。此外,在外交、军事上接连进退失据,先是听从蔡京之议,与金国联手攻击日渐末路的辽国,约定功成後把原纳给辽的岁贡「转名过户」予金,而宋则可得回失陷多年的燕云十六州。

岂料,徽宗竟昏庸得把治兵大事,托付予不知兵的宦官童贯;而童贯又真的「不负所托」,在金兵先行对辽发动大攻势之後,趁机领宋兵攻辽却屡战屡败,不但在军事上帮不了金兵的忙,更把宋朝军事废弛的弱点完全暴露於人前,遂使金愈更轻视宋,认为其软弱可欺。於是,金国在灭辽後责宋人作战不力,只允归还燕京及蓟、涿之地,而且租与税还得归金国所得。这样,宋朝军民只得到几座颓垣败瓦的战後空城,还要在石头内榨出几滴油来缴租缴税,真是苦不堪言!但金人就愈气焰嚣张,盛气凌人。

宋徽宗及其大臣不但没有预视这场「前门送狼,後门进虎」的危机,更没有好好约束边关守将,做好外交上的防御措施。终於,金国以宋将收留他们的叛将张壳为由,起兵侵宋。面对如此危急存亡之秋,宋徽宗的对策是急急让位予太子赵桓(即钦宗),放下烂摊子做其太上皇就算了。

反思靖康之耻 宋钦宗亲自披甲作战为何难挽狂澜

宋钦宗靖康元年一月,金将金干不离率大军南下,连陷宋朝二州,正是人强马壮,杀声震天,大举包围汴京,趁势要求宋朝割让中山(今河北定县)、太原、河间三镇,又要赔偿黄金五百万襾、白银五千万襾,另外、牛马各一万匹、绢一万匹。钦宗面对如斯苛刻条件,无奈先行答允,待金兵退却後就密诏中山、太原、河间三镇守将不要让金人接收,又联络西夏抗金。

金人以钦宗失信,遂命大军再度南侵,强攻汴京。钦宗誓与金兵决一死战,亲自披甲登城,又把皇帝御膳分给将士享用,汴京军民都很振奋,及至看到钦宗在下雨天也策马在泥泞往来巡视军务,有百姓不禁哭了!可惜,城内只得卫士与弓箭手合共十万人,宋军又积弱太久,而附近勤王之师又久候未至,终於敌不过势如破竹的金兵,汴京城破之日,徽、钦二宗遂成阶下囚,钦宗更是受尽凌辱,後来死在金国,在历史上留下「靖康」这个带有耻辱的年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