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宋朝 > 小说《水浒传》中无法无天的高俅是靠什么人发迹的?

小说《水浒传》中无法无天的高俅是靠什么人发迹的?

宋朝 ]  时间:2016-11-06  

导读:

高俅在水浒里是个大坏蛋,本身是东京街头的无赖,书上说他却多才多艺,这人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顽耍,颇能诗书词赋。吹弹歌舞便是文艺范青年的标志,刺枪使棒便是小混混的标志,相扑玩耍说明这家伙也有相应的功夫,至于诗书歌赋也为今后能做官打下基础。高俅在街上混世,可一直不讨老爹的心。因帮了一个生铁王员外儿子使钱,每日三瓦两舍,风花雪月,被他父亲开封府里告了一纸文状。府尹把高俅断了四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东京城里人民,不许容他在家宿食。这一句道出当时东京人对他都有意见,如此不堪的人,大宋朝本没有他存在的土壤。

可惜天不绝无赖容身之处。高俅无计奈何,只得来淮西临淮州,投奔一个开赌坊的闲汉柳大郎,这柳大郎喜欢接纳天下身在囧途的人,高俅来投奔,一住三年,后来因为天下大赦,便托柳大郎再找一个去处,这柳世权却和东京城里金梁桥下开生药铺的董将仕是亲戚,写了一封书札,收拾些人事盘缠,赍发高俅回东京,投奔董将仕家过活。董将仕却知道高俅的为人,当时只得权且欢天喜地相留在家宿歇。每日酒食管得。住了十数日,董将仕思量出一个缘由。将出一套衣服,写了一封书简,对高俅说道:“小人家下,萤火之光,照人不亮,恐后误了足下。我转荐足下与小苏学士处,久后也得个出身。足下意内如何?”小苏学士也是这样想的,后来写了一封书呈,使个干人,送高俅去那小王都太尉处。这太尉乃是哲宗皇帝妹夫,神宗皇帝的驸马。

人走时运马走膘,忽一日,小王都太尉派高俅拿着金盒子,里面装着玉龙笔架和两个镇纸玉狮子,前去到小舅端王那里下书。院公引到庭前。高俅看时,见端王头戴软纱唐巾,身穿紫绣龙袍,腰系文武双穗绦,把绣龙袍前襟拽紥起,揣在绦儿边,足穿一双嵌金线飞凤靴。三五个小黄门,相伴着蹴气球。高俅不敢过去冲撞,立在从人背后伺候。也是高俅合当发迹,时运到来,那个气球腾地起来,端王接个不着,向人丛里直滚到高俅身边。那高俅见气球来,也是一时的胆量,使个鸳鸯拐踢还端王。端王见了,大喜,便问道:“你是甚人?”高俅向前跪下道:“小的是王都尉亲随,受东人使命,赍送两般玉玩器来进献大王。有书呈在此拜上。”端王听罢,笑道:“姐夫直如此挂心。”高俅取出书呈进上。端王开盒子看了玩器,都递与堂候官收了去。那端王且不理玉玩器下落,却先问高俅道:“你原来会踢气球。你唤做甚么?”高俅叉手跪覆道:“小的叫做高俅。胡踢得几脚。”端王道:“好!你便下场来踢一回耍。”高俅拜道:“小的是何等样人,敢与恩王下脚。”端王道:“这是齐云社,名为天下圆。但踢何伤。”高俅再拜道:“怎敢!”三回五次告辞。端王定要他踢。高俅只得叩头谢罪,解膝下场。才踢几脚,端王喝采。高俅只得把平生本事都使出来,奉承端王。那身分模样,这气球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端王大喜,那里肯放高俅回府去。就留在宫中,过了一夜。后来端王做了大宋道君皇帝,高俅也平地一声雷,做了很大的官,掌管了全国的兵马。

可见高俅发迹,离不了以下几个人:其一,高俅的父亲。这一个老父亲看到孩子不成器,告他个忤逆,如此不肖子孙,府尹把高俅断了四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不是子孙不成器,老父亲如此狠心。不想这家伙却因祸得福,成了历练自己的手段。其二,开赌坊的柳大郎。这里集聚的都是非常不要命的家伙,也算是物以类聚,无家可归的高俅却在这里混得并不如意,不然如何要想着回老家。要知道别人都不待见自己,连老爹也不喜欢,这样的家还回去做什么、其三,金梁桥下开生药铺的董将仕。这厮虽然不喜欢高俅,却把高俅引荐给小苏学士。

其四,学问很大的小苏学士。小苏学士看罢来书,知道高俅原是帮闲浮浪的人,心下想道:“我这里如何安着得他如做个人情,荐他去驸马王晋卿府里做个亲随。人都唤他做小王都太尉,便喜欢这样的人。”不要小看小苏学士的举荐信,当时苏轼苏辙两兄弟文学才华盖世,小苏学士举荐的人物,自然别人不会驳他的面子。其五,皇亲国戚小王太尉。这太尉乃是哲宗皇帝妹夫,神宗皇帝的驸马。如此皇亲国戚,一言九鼎,高俅有了发迹的资本。其六,端王也就是大宋徽宗皇帝。端王是个聪明俊俏人物。这浮浪子弟门风帮闲之事,无一般不晓,无一般不会,更无一般不爱,更兼琴棋书画,儒释道教,无所不通;踢球打弹,品竹调丝,吹弹歌舞,自不必说。再加上看到高俅球技不凡,自然有了发迹的资本。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