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宋朝 > 揭秘:宋朝史上最有文彩的那些妓女如何吸引男人

揭秘:宋朝史上最有文彩的那些妓女如何吸引男人

宋朝 ]  时间:2017-03-19  

导读:

妓女文学是宋代社会的特殊产物。无论是北宋的东京,还是南宋的临安,随着歌楼妓馆这一行业的发展,以词为代表的妓女文学应运而生,并迅速普及到当时城市的下层社会,以至成为酒楼妓馆的流行歌曲。在妓女这一特殊的人群中,涌现出一批不仅会演唱,还能自己倚声填词的词人。不少妓女还用词这一艺术形式表达自己落入风尘的悲惨命运。

宋代台州(今浙江天台)有一个叫严蕊的营妓,字幼芳,很有才气,能诗善词,通古达今。有一年,朱熹巡视浙南,为了打击唐仲友,搜集他的“罪状”,将严蕊抓起来严刑拷打,逼她招认与唐仲友有嗳昧关系。严蕊备受鞭笞之苦,囚于狱中两个多月,几乎死去,但她毫不屈服,在堂上据理反驳。此案未结,朱熹调离,提刑岳霖继任,怜她无辜受屈,且爱她的才气,决定释放她。严蕊在开释的堂上,当堂援笔作《卜算子·咏梅》一首以明志: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待到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这首词写得凄测、忧伤,虽然透出淡淡的遁世哀愁,但也具有反抗暴虐迫害的斗争精神。每次读这首词时,心中总是掠过一丝对那些由于生活所迫而误入风尘的女子的怜惜与悲哀。清代徐九经的《词苑丛谈》中还都录有严蕊所作的另两首词《忆仙姿·道是梨花不是》和《鹊桥仙·碧梧初出》,风格和韵味,皆与《卜算子·咏梅》十分相似。

宋乾道年间,陆游自四川回乡时,其门客挟一名四川妓女回家,将其安置在别馆,经常前往相见。一次,门客患病,许久未往,妓女怀疑门客抛弃自己,另有新欢。门客作《鹊桥仙》词辩解,妓女即依其韵答道:说盟说誓,说情说意,动便春愁满纸。多应念得脱空经,是哪个先生教底?不茶不饭,不言不语,一味供他憔悴。相思已是不曾闲,又哪得工夫咒你?

我们无法知道那位门客是否真有负于这位女子,但是可以看出,这位女子以诙谐滑稽的笔调道出了一个生活在下层社会的女性对负心男子的指责和内心的幽怨。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