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宋朝 > 为何公主大多不守妇道:宋代公主的另类妇道?

为何公主大多不守妇道:宋代公主的另类妇道?

宋朝 ]  时间:2017-01-17  

古代女人所谓的恪守妇道,多指贞节、孝敬、卑顺、节俭而言。公主是皇帝的女儿,驸马娶公主不叫娶而叫“尚”,一个“尚”字便说明了公主在家庭中地位高于驸马,不仅高于驸马,也高于公婆。因此,让公主恪守这些妇道恐怕是很难的,即便恪守了,也会走样儿。跟唐代相比,宋代皇帝多要求公主“修妇道”,而公主们一般也能加以恪守,但依然显得有些另类。披麻戴孝一辈子不改嫁,另类的贞洁。

我国向有妻子为丈夫服孝三年的丧服制度,唐宋时法律更是明文规定“居父母及夫丧而嫁者,徒三年。”但唐代公主通常并不认真为驸马服丧,安乐公主甚至居丧改嫁,并且将婚事大操大办,而皇帝、皇后、文武百官还亲自前往庆贺。相反,公主死后,驸马为公主服丧却要超过制度规定的一年而服满三年。与唐代公主不同,宋代公主为驸马服丧一般都遵守规定,甚至长期居丧。如李遵勖死后,随国公主“衰麻未尝去身,服除,不复御华丽。尝燕禁中,帝亲为簪花,辞曰:‘自誓不复为此久矣。’”宋代社会并不讳女子改嫁,士大夫家妇女改嫁的事例很多。范仲淹幼年丧父,其母便改嫁朱姓;范仲淹之子纯佑早死,范仲淹还做主将寡媳嫁给弟子王陶。王安石之子精神异常,儿媳庞氏极为受罪,王安石便代她择婿而嫁之。朱寿昌之母刘氏早年改嫁,后来朱寿昌寻迎刘氏归家,便“以孝闻天下”,王安石、苏轼等人争为诗赞美之。就连说出“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的著名理学家程颐也还是帮丧夫的外甥女改嫁。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不讳改嫁的时代,宋代三十位已婚公主中只有两位改嫁。一位是宋太祖的妹妹秦国大长公主,在建国之前嫁米福德,米福德死后改嫁高怀德。另一位是宋徽宗的女儿荣德帝姬,初嫁曹晟,靖康之变中公主被掳至燕京,在曹晟死后改嫁习古国王。与唐代公主的作风淫荡相比较,宋代公主的贞洁观似乎又是一个另类。拿公婆当舅姑,另类的孝敬。唐代向有“皇姬下嫁,公婆反拜而妇不答”的旧例,虽然唐代皇帝也屡屡下诏要求公主对公婆“执妇礼”,但终唐之世,公主不拜公婆还是成为惯例。北宋前期,实行“选尚者降其父为兄弟行”的制度,驸马都是以祖为父、以父为兄、以母为嫂,公主也不是完全不拜公婆,只是把公婆当兄嫂,毕竟不是那么回事。

宋真宗时,太宗的女儿随国公主做了第一个吃螃蟹者,在公公李继昌生日时“以舅礼谒之”,得到真宗的支持,“密以兼衣、宝带、器币助其为寿。”神宗即位后决定进一步改变这一“乱昭穆之序,废长幼之节”的做法,他在《公主行舅姑之礼诏》中说:“尚帝女者辄皆升行,……义甚无谓。朕常念此,寤寐不平。岂可以富贵之故,屈人伦之序也。可诏有司革之,以厉风俗。”史称:“公主见舅姑之礼,自此始。”重和元年(1118年),宋徽宗在女儿茂德帝姬出嫁时,令其“依《新仪》,见舅姑,行盥馈之礼。”宋代公主“奉舅姑以孝”,并不只是下拜一类仪式,还体现在实际行动上。如英宗的女儿蜀国公主对寡居的婆婆“日致膳羞”,婆婆病了,她“自和汤剂以进”。神宗的幼女徐国长公主“事姑修妇道”,“夫党数千百人,宾接皆尽礼,无里外言。”赵炎以为,这也另类了,千百人同一种礼数,似乎不妥。无视驸马不仁不义,另类的卑顺。宋代公主们作风都较为严谨,对驸马比较能以礼相待,但似乎大多卑顺得过了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