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商朝 > 乱世明君:商王盘庚深思远虑,是个有为之君!

乱世明君:商王盘庚深思远虑,是个有为之君!

商朝 ]  时间:2016-09-01  

盘庚是商代出现的众多杰出人物中,最有作为的一位。盘庚是成汤十世孙,继其兄阳甲为商代第二十代王。盘庚迁都于殷,承上启下,对商王朝历史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乱世明君:商王盘庚深思远虑,是个有为之君!

一、救治王朝,决定迁都

汤死后,因其子太丁早死,由太丁之弟外丙继位:外丙死后,其弟中壬继位:中壬死后,又以太丁之子太甲继位,太甲乃商汤之长孙。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帝太甲即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于是伊尹放之于桐宫。”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伊尹迎回太甲而授之政。以后,太甲修德遵法,诸侯归服,百姓的生活安宁。这个故事,反映了伊尹为贯彻商汤的治国方略、使商王朝长治久安做出的不懈努力。它流传久远,伊尹也获得了“大仁”“大义”的美名。

不过,统治阶级的贪婪本性决定了王室内部为权力和利益斗争的局面不可避免。《史记·殷本纪》中记载:“自中丁以来,废适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于是诸侯莫朝。”从仲丁算起,经九世正好到盘庚时期,说明这一期间商王室内部为争夺王位,内乱不止,致使外患不断。这期间,商王朝曾多次迁都。

盘庚,生卒年不详。祖丁子,阳甲弟。阳甲死后继位,在位28年,病死葬于殷(今河南省安阳县小屯庄)。

上面我们了解到商王朝是成汤灭夏而建立。商朝从汤开始到纣灭亡,共传十七代三十一王,近600年,约为公元前十六世纪至公元前十一世纪。商朝历史上有一个很显著的现象,就是都城屡迁。我们知道汤最初建都于亳(今河南商丘市)。其后五迁:中丁迁都于嫩(今河南荥阳北敖山南),河曁甲迁都于相(今河南安阳市西),祖乙迁都于邢(今河南温县东),南庚迁都于奄(今山东曲阜旧城东),盘庚迁都于殷(今河南安阳西北)。盘庚迁殷,在商朝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此之前,从汤至阳甲,传十代十九王,约300年,为商朝前期。在此之后,从盘庚至纣,传八代十二王,凡273年,为商后期。由此可见,都城屡迁,确切地说,应该是指商朝前期。

商朝前期为何屡次迁都呢?

这个问题直到现在还没有一固定解说。古今学者众说纷纭,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一、“水灾”说,二、“游牧”、“游农”说,三、“去奢行俭”说,四、“王位纷争”说。

我们先从“水灾”去说,试图从自然灾祸方面去寻找商都屡迁的原因。

如果从这一点去说,好像举不出一条过硬的材料来证明水灾逼迫商人迁都。相反,从汤至中丁,传六代十一王,难道这么长一段时间河水就没有闹灾吗?而且从武丁到纣卜辞多次记载洹水泛滥为害殷都,但殷人并未因此迁都。为何盘庚之后水灾不能逼人迁都,而盘庚之前水灾却能逼人迁都呢?另外,商朝的几个都城全在黄河两岸,尤其是中丁由亳迁隞和盘庚由奄迁殷,越迁越向河滨,这种现象用“水灾”说是无法解释的。因此,这种解说可以被推翻。

其次,从“游牧”、“游农”去说,试图从社会生产方面去寻求商都屡迁的原因。“游牧”说认为,商人在盘庚迁殷之前还是迁徙无定的游牧民族,到盘庚时才有初步的农业,由游牧经济转人农业经济,因此有了定居倾向.但商代卜辞和考古资料证明,早在商代前期,我们知道,由于商汤减免征陚,鼓励生产,农业已是最主要的生产部门,所以,此说不符合历史实际情况。

再次,从“游农”去说,商代的农业是原始的。其原始性表现为生产工具的笨拙和耕作方法的简易。商人采用“火耕”的方法,即“焚田”,来代替笨拙的生产工具开辟原野,把林莽烧平后,在灰土上播种。他们既不知道灌溉,也不懂得施肥,一旦土地的自然力耗尽,便需改换耕地,不得不经常迁徙。看来“游农”经济是商人都城屡迁的原因所在。

但考古资料证明,郑州和小屯两地商代文化中出土的石镰和石斧都很近似。这两地正好一个代表商代前期,一个代表商代晚期。商代农业生产已使用少量青铜器。目前出土的几件青铜农具,商代前后期的数量也大体相当。这说明商代前后期农业生产工具并未发生重大变化,同样是“笨拙”的。至于耕作方法,《氾胜之书》说:“汤有旱灾,伊尹作区田,教民粪种,负水浇稼。”甲骨文“尿”字即粪便之“屎”字。卜辞中有大量“尿田”的记载,商代初期已知“粪种”,当是可能的。“游农”说的论据经不住推敲。另外,它跟“水灾”说一样,无法解释中丁之前和盘庚之后,商都稳定的史实。所以,“游农”说也难以令人相信。

最后,从“去奢行俭”和“王位纷争”去说,这两种解说试图从社会政治方面去寻求商都屡迁的原因。“去奢行俭”说认为“抑制奢侈,倡导俭朴,借以缓和阶级矛盾,是商都屡迁的原因。此说多少有点合理成分。因为《尚书》中《盘庚》三篇是保存下来的商王盘庚迁殷时对臣民的三次演讲词,将迁之时,他曾指责贵族中有贪求财富的乱政官吏,既迁之后,他又告诫官吏不要积聚财物,只为自己孜孜不倦地增殖产业,应该施惠于民,要永远清洁你们那颗和国王一样的心。但是,奢侈是剥削阶级的“痼疾”和“通病”。不仅迁殷之时存在,迁殷之后照样存在。为什么此时奢侈可以促使迁都,而彼时却不能呢?“去奢行俭”说虽然看到商都屡迁的某些现象,却未能透过现象,抓住本质。所以,它对商都屡迁原因的解释缺乏说服力。

“王位纷争”说,根据《史记·殷本纪》“自中丁以来,废适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于是诸侯莫朝”的记载,注意到从中丁至阳甲正好九王,先秦典籍中“几世”即指“几王”,这“九世之乱”与商都屡迁,在时间上如此若合符契,决非偶然巧合,它应是促使商都屡迁的客观原因。这个推断,可以在《尚书?盘庚》中篇里找到证据。盘庚追述先王迁都原因时说:“殷降大虐,先王不怀厥攸作,视民利用迁。”《孔疏》认为“大虐”的具体含义是:“上云‘不能相匡以生,罔知天之断命’,即是天降灾也”。很明显,“大虐”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就是指以王位纷争为中心的“九世之乱”。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政治上的动乱和纷争,给人民带来无穷灾祸,先王并不怀恋他们手造的基业,为人民的利益来迁徙。

盘庚继位后,面临着国势衰弱的复杂局面。王朝统治危机四伏,内部矛盾斗争激烈。由于商的王位继承制是兄终弟及和父死子继并存,还不是严格的传子制,因此每当一位商王去世,都会引起一场争夺。这一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王室之争使得诸侯、各国乘机发展自己的势力,不再向王朝进贡。盘庚即位时,发生了彭、韦二方伯的叛乱,北方和西北方的土族、羌族也日益强大,对商的统治造成很大威胁,内忧外患的局面使得新王盘庚不停地思索寻找解救的办法。作为有雄心的新王,盘庚想效法先祖来一场变革,但他遇到的阻力也前所未有。为改变国势的衰弱,盘庚毅然决定师从先祖,再一次迁都。迁到殷后,他又以强硬手段制止了贵族们搬回旧都的企图。《尚书?盘庚》就是他在迁殷前后的讲话记录。

那么,王位纷争所引起的社会动乱,为什么必须用迁都的办法来解决呢?因为“九世之乱”的直接后果是商王权威削弱和贵族势力膨胀。贵族势力膨胀,表现在经济上,是聚敛财富;表现在政治上,是弑君篡位。斗争的双方,为了贏得胜利,必须借助天时、地利与人和。天时,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且是彼此共享的。人和,要靠主观努力去争取。惟独地利,谁占有它,就属于谁。很明显,既然贵族的势力能够膨胀起来,并足以威胁王权,那么,贵族一定占有地利。殷商时期虽然已进人青铜时代,但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仍旧很低。在那种社会发展水平上,地利的作用就格外重要。通过迁都来改变贵族地利的优势,从而削减贵族的实力,是商王的战略措施。这应是促使商都屡迁的主观原因。证之《尚书?盘庚》篇,正是这样。盘庚迁殷几乎遭到举国上下的反对,“民咨胥怨”,但主要阻力来自贵族,不是平民,更不是奴隶。贵族用浮言来煽动民心,而盘庚则抓住“天命”和“先王”两面大旗,口口声声鼓吹为人民打算来争取民心。在当时,“天命”和“先王”无疑是有威力的,使盘庚得以迁殷。

“九世之乱”的教训是深刻的。为了避免历史重演,王位继承制发生变化。商王继统法分三期:第一期大丁至祖丁以兄为直系,第二期小乙至康丁以弟为直系》第三期武乙至纣传嫡长子。盘庚处于由第一期向第二期转变阶段。迁殷后商王继统法出现以弟为直系并终于转变为传子的新情况。嫡长子继承制的确立,减少了王位纷争,使王室内部稳定下来,所以导致迁殷后二百七十三年没有再徙都城。“王位纷争”说对商代前期都城屡迁的解释是比较合理的。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