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 > 三国志里被忽视的八卦:董卓的嫡系是怎么来的?

三国志里被忽视的八卦:董卓的嫡系是怎么来的?

三国 ]  时间:2016-12-03  

汉桓帝末年,朝廷从西北地区的陇西、安定等六个郡中,招募根红苗正身体壮的好青年,选拔优秀者任羽林郎,就是皇家禁卫军军官。董卓因为武艺高强,被朝廷选中。继而代理军司马,不久在讨伐匈奴的并州战役中立了战功,被朝廷正式授予郎中(类似营级干部), 并被赏赐细绢九千匹,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赏赐哈,董卓接受了官职,却把所得的九千匹细绢全部分给他手下的官兵。

中平二年(185年),韩遂在凉州陇西起兵造反。韩遂原名韩约,是后汉三国时期的重要军阀之一,割据西北一共三十几年。他具有超强的政治嗅觉。大将军何进主理朝政的时候,对韩约(此时韩遂还叫韩约)仰慕已久。一次韩约来京都办事,何进特地跟韩约约了一下,谈论国事,并希望韩约可以在京任职,助自己一臂之力。韩约认为现在宦官当道,必须诛灭才能真正掌控国家,何进没有听从,韩约于是回了凉州。回去不到一年,集结了羌兵、胡兵等各路人马约有十万之众,以诛杀宦官的名义,在陇西造反了。顺便,韩约把名字改成了韩遂(如果按照现在的改名流程,他到死未必有时间有精力想起造反这回事)。

朝廷共派出六路人马出征陇西讨伐叛军韩遂。董卓是其中一路。任中郎将(类似于大校师长,低于将军衔)。当他带兵到了一个叫望垣硖的地方时,被羌、胡数万兵马包围。好在董卓的兵训练有素,并没有慌乱。大家按照董卓的命令,就近在一条大河的旁边安营扎寨,虽然没有船可以渡河,但最起码有一侧可以不用担心敌人的进攻。不过,此时的董家军快要弹尽粮绝了,而且和其他几路友军已经失联。

羌兵胡军看到这只不好对付的汉军已经濒临绝境,就没强攻,只是围而不打,等待汉军自乱。危急时刻,董卓故意把粮草缺乏的消息散布出去,并且派士卒到河里捕鱼虾,做出补充军粮的样子,可是河水太急太深了,不谙水性的汉军,往往收获无多,有人还会狼狈地掉到河里,这让敌军白白看了笑话。接着,董卓安排士卒到河道的上游,筑造堤坝,截断水源,使下游的河水变少变浅,这让捕鱼变得容易多了,捕到大量河鲜的董家军,传出了阵阵的欢笑声,那丰收的景象甚至感染了远处围观的敌众。

夜幕降临了,收货颇丰的董家军营寨变得热闹非常,彰显着酒足饭饱的幸福,到了后半夜,才逐渐安静。其实在嘈杂的背后,董家军早已集结待命,人衔梅,马摘铃,顺序从堤坝下悄悄渡河,然后掘坝放水。突然听到轰隆隆的河水声,敌军先是在睡梦中一愣,才知道不是梦,立刻组织军队追击董家军,但河水已迅速涨起,根本无法渡过。除了观赏下江南的钱塘潮汐,只能高唱一条大河波浪宽了。董卓的军队这才死里逃生。当时朝廷共派出六路人马平叛,其他五路都损兵折将,连吃败仗,只有董卓指挥的这一路完整地撤退回来,没遭什么损失,军队突围后驻扎在扶风郡(宝鸡地区),休养生息。

过了一段时间,韩遂又纠集了一些势力,比如马腾、王国等军阀,一起往东朝京都洛阳进攻,一路所向披靡,后来打到陈仓(宝鸡东侧),朝廷急调董卓,任命董卓为前将军(类似于中将军长),与左将军(与前将军平级)皇普嵩一起抵挡叛军,相持三个多月以后,汉军终于找到机会,大胜叛军,解了陈仓之围。陈仓之战是韩遂、董卓两位的人生拐点。围攻陈仓失败后,韩遂与马腾的发生了矛盾,导致军心涣散,韩遂的势力日渐衰微,走向了熊市。而董卓则利好翻红,受到朝廷封赏,成为封疆大吏,封侯爵,任并州(山西一带)牧(类似于省级最高军政长官),他自己的嫡系西凉军也日益壮大。

随着地位的上升,董卓野心也在膨胀,朝廷已经看出他不是省油的灯,两次下旨让董卓到京任职(让他去当财务部长),他的西凉军属皇莆嵩部战斗系列。说是上调中央,但事实是让董卓离开自己的根据地,解除董卓的实权。董卓以保卫边疆震慑匈奴为由,两次违旨,拒不进京。政治是瞬息万变的,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董卓开始私下与韩遂、马腾联络,暗自结盟,等待时机。终于,当初韩遂的预判得到了验证,皇上身边的宦官势力让大将军何进忍无可忍,紧急密调董卓带兵进京平患。这才使董卓走上了祸国殃民的不归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