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 > 诸葛瑾与诸葛亮:诸葛兄弟二人为何各事其主?

诸葛瑾与诸葛亮:诸葛兄弟二人为何各事其主?

三国 ]  时间:2017-01-22  

1951年底,毛泽东乘火车南下视察,走到济南时停下,在那里看了看。在视察期间,毛泽东向当时济南市委书记、市长谷牧问了三个问题,据说全将那位山东荣成出来的才子问倒了。其中的一问题是:诸葛亮为什么姓诸葛?谷牧看了看毛泽东,没有答上来。毛泽东笑了笑,从容地说:你读过陈寿的《三国志》吗?在《诸葛瑾传》里有个注,说明孔明的先世姓葛,原籍是诸城,后来移居阳都(临沂的沂南)。当地葛姓是大族,非常排外,孔明的先人因本祖来自诸城,故自称诸葛,以别于当地葛姓。后世相沿,就姓了诸葛。

毛泽东对谷牧讲的这段历史故事,道出了诸葛之姓的来历。当然,学术界关于诸葛一姓之来源也有其他几种说法,比如有一说是该姓出自有熊氏之后,为詹葛姓所改。相传春秋时齐国有熊氏之后有复姓詹葛,因为齐地人读音讹诸葛氏,后就改为诸葛氏了。

诸葛亮在家里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哥哥叫诸葛瑾,下面有个弟弟叫诸葛均,另外还有两个姐姐。诸葛亮的先祖诸葛丰在西汉元帝时当过司隶校尉,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了;其父亲叫诸葛圭,曾在东汉末年做过泰山的郡丞,相当于地级干部。但是在诸葛亮3岁时他的母亲去世了,8岁那年做官的父亲也病逝了。他哥哥大他7岁,早早就出去闯荡江湖,而幼小的诸葛亮与更小的诸葛均无依无靠,被叔叔诸葛玄收养。父亲去世不久,叔叔诸葛玄被袁术任命为位于今江西境内的豫章太守,这样诸葛亮与弟弟就随着叔叔去了豫章。可是到那里没几天,朝廷又派来一个叫朱皓的人取诸葛玄而代之。无奈之下,诸葛玄又带着两个小侄子去投奔他先前就有些交往的荆州最高长官刘表,在那周围找了个山清水秀之地安了家,那地方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隆中,有个小山岗,人们称其为卧龙岗。

关于诸葛亮到底在出山前隐居于何地,历来都有争议,到现在河南与湖北两地人都互不服气,这个说诸葛亮从山东出来后是到河南安阳居住,这有他自己《出师表》中的话为铁证: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这里的“南阳”显然是指河南的南阳。但是反对者认为,那里的南阳还在曹操控制之下而非刘表的根据地,诸葛亮的叔叔是投奔刘表的,不可能去河南,肯定是去刘表的地盘湖北。当然,他们还举出并推理出许多事例来,以此说明诸葛亮就是定居于湖北的襄阳而非河南的安阳。或许是诸葛亮笔下误,把襄阳写成了安阳?另有一派观点认为:或许是诸葛玄开始时是带着侄子先到了河南安阳,后来又迁居到了湖北襄阳一带?我个人还是倾向于诸葛亮是定居于湖北而非河南的一说。当然这里面的争执还会继承下去,可能永远都没有令所有人都信服的结论,因为这毕竟是久远的历史。

公元197年,诸葛玄病逝,时年16岁的诸葛亮与弟弟就隐居于隆中,他好学不倦,结交良友,志向高远,自比管仲乐毅,名声传于乡里四周,人称其为“卧龙”,后娶其老师黄承彦之女儿黄月英为妻。他在那里积蓄知识的能量,在观察天下大事,以备随时出来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在叔父去世的前两年,也就是公元的195年,诸葛瑾到了当时的曲阿,也就是现在江苏省镇江丹阳,那里是孙坚的根据地,孙家的兵力多集中于此。诸葛瑾为什么没有与两个弟弟一起跟随叔叔去投奔刘表?史书上没有交待,我想还在由于他当时已长大成人,足可自己独立去外面的世界打拼一番,而不必如两个弟弟那样必得依靠叔父。诸葛瑾,字子瑜,他在曲阿居住期间,先是结识了孙权的姐夫,两个人成为好朋友。孙权的姐夫听了诸葛瑾的谈话后,惊为天人,为其才识所折服,遂向孙权推荐。后来,诸葛瑾又与鲁肃交好,鲁也向孙权举荐他。这样,诸葛瑾就与鲁肃等一起成为孙权的宾待,不久升为长史,转中司马。

诸葛瑾为人温和诚实,又胸怀宽阔,还有政治与军事才能,所以很得孙权赏识与重用,孙对他也很是放心,许多重大的事情都委托他去办理,特别当诸葛亮成为了刘备的军师与蜀汉的丞相之后,东吴政权要与刘备联合共抗曹操,孙权更看重诸葛瑾的作用,曾派他去与刘备方面联系勾通。这样,诸葛瑾就在外交上为东吴做出别人无代替的贡献,赢得了孙权上下的好评。在对外交往的过程中,特别与刘备方面沟通时,诸葛瑾是公事公办,从不涉及个人的感情。公元215年他出使蜀地,与弟弟诸葛亮在宾馆里只谈公事,而没有论及私情,这表明兄弟两人都是极有原则性的人,他们怕别人以此说三道四,从而影响两方关系,也破坏了兄弟感情。

222年,关公死后,刘备要为结义的弟弟报仇,就起兵东进伐吴,吴王孙权一时不知所措,急于求和。诸葛瑾给刘备做书劝和: 陛下老远来至白帝,就是因为吴王侵取荆州,危害关羽,怨深祸大。不肯讲和,此小人之心。试为陛下论其轻重,及其大小。陛下若抑威损忿,计可立决,不复咨之于诸将也。陛下以关羽之亲何如先帝?荆州大小孰与海内?俱应仇疾,谁当先后?若审此数,易於反掌。

尽管诸葛瑾对孙吴政权忠心耿耿,可还是有人在说闲话,有人就造谣说诸葛瑾已把自己的亲人送到刘备那里,他自己也准备叛逃。可这样的传闻在孙权那里没有市场,他对诸葛瑾很是了解,他说:“孤与子瑜有死生不易之誓,子瑜之不负孤,犹孤之不负子瑜也。”可见孙权对诸葛瑾还是十分的信任,这样的信任一直延续着,当诸葛瑾在南郡之时,又有小人跳动出来挑拨离间,说他与刘备有密秘关系。这个闲话到处流传,年轻的将领陆逊不相信那传言,为其辟谣。

谣言传到孙权那里后,孙权再度为诸葛瑾说了一番好话:“子瑜与孤从事积年,恩如骨肉,深相明究,其为人非道不行,非义不言。玄德昔遣孔明至吴,孤尝语子瑜曰:‘卿与孔明同产,且弟随兄,于义为顺,何以不留孔明?孔明若留从卿者,孤当于书解玄德,意自随人耳!’子瑜答孤曰:‘弟亮以身失于人,委质家分,义无二心。弟之不留犹瑾之不往也。’其言足贯神明。今岂当有此乎?孤前得妄语文疏,即封示子瑜,并手笔与子瑜,即得其报,论天下君臣大节一定之分。孤与子瑜可谓神交,非外言所间也。”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