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 > 三国名士许允妻子奇丑,交拜礼结束后不愿进新房

三国名士许允妻子奇丑,交拜礼结束后不愿进新房

三国 ]  时间:2016-11-14  

想不想知道汉末到东晋有哪些颜值爆表的名门“富二代”?想不想了解那个年代名人做过哪些奇葩的事?今天为您介绍的是传世名著推荐目录中的《世说新语》。

纵然那个时代的风流人物早被雨打风吹去,舞榭楼台、才子贤媛、名臣雅士早无处可觅,但他们却已经在这部书中不朽。

寥寥数语,名士风流跃然纸上

“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这是《世说新语》最出名的故事。

原来,西晋初年,孙登和嵇康、阮籍、山涛、刘伶等竹林七贤“有道则现,无道则隐”,静观司马氏与曹魏争权之变,修身养性,著书立说,留下了许多养生饮食的佳话。其中的刘伶喝酒后就发酒疯,有时候把衣服脱光。别人见了嘲笑他,他说:我把天地当作房间,房间当作我的裤子,你们这些人怎么能钻我裤子呢?

寥寥数语,竹林七贤的名士风流,嬉笑怒骂的性情已经跃然纸上。这样的描述只有只言片语,但却是栩栩如生

《世说新语》这个故事也有很多人喜欢: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伤惶,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其大致是讲,东晋名士、王羲之第五子——王子猷居住在山阴,一次夜下大雪,他从睡眠中醒来,打开窗户,命仆人斟上酒。四处望去,一片洁白银亮,于是起身,慢步徘徊,吟诵着左思的《招隐诗》。忽然间想到了好朋友戴逵,当时戴逵远在曹娥江上游的剡县,即刻连夜乘小船前往。经过一夜才到,到了戴逵家门前却又转身返回。有人问他为何这样,王子猷说:“我本来是乘着兴致前往,兴致已尽,自然返回,为何一定要见戴逵呢?”

类似“高冷”、机智的文人轶事,在《世说新语》中随手一翻便是一个。面对古代打造的碎片化阅读,读者也不需要循规蹈矩地顺序阅读,随便翻翻,都会觉得其乐无穷。

南朝刘义庆王爷是个“另类”

《世说新语》是否成书于南京,学术界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世说新语》记述了很多南京官员、名人的故事。因为故事短,很像现在的微博,字数必须控制在140字以内,《世说新语》甚至被称为1400年前所写的最早的“微博体”,记录汉末到东晋“大V”们的生活。那么写这部书的“微博大咖”是谁?

“宦海浮沉,官场险恶。”与南朝齐、梁两代相比,南朝刘宋一代,王室都是子嗣众多但修文者少,而《世说新语》的作者刘义庆毫无疑问是个“另类”。刘义庆是刘宋开国皇帝宋武帝刘裕的侄子,袭封临川王、荆州刺史等职。跟其他王爷相比,他文学最为出色,15岁时便以文才著称,37岁时担任江州刺史与南衮州刺史,任职期间编撰了《世说新语》。

刘义庆在这部笔记小说集里,“无心插柳”地记载了汉魏至东晋士族阶层的各种言谈轶事,却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士大夫的生活状态。由于语言简练,文字鲜活,后代的戏剧、小说如关汉卿的杂剧《玉镜台》、罗贯中的《三国演义》等,也常常从中寻找素材。

这本书的推荐人是大名鼎鼎的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教授葛剑雄,他认为“这部书文辞优美,简朴隽永,可谓篇篇珠玑,是文学中之极品。”

葛剑雄说,虽然全书收录的只有汉魏至东晋士族阶层五六百位、各类人物的细节或各种事件的片断,但兼收并蓄,补了正史的不少遗漏,且更率真传神。“虽然不是哲学专著,但妙语玄谈,虚实僧俗,寓意深刻,境界无穷。”

他甚至直言,要想了解东汉至魏晋南北朝历史和文化,理解相关人物的情趣和风尚,体会中国传统文化的恢宏和精妙,《世说新语》必读。“如果不是有强烈的求知或研究的具体目的,这部书最宜任意阅读,不必全读或按次序读,可不求甚解,随心所欲,心领神会,其乐无穷。”

到了如今,“世说新语”这个词,甚至也有了新的含义——被“引申”成为了一些新媒体、杂志、报纸描述社会新现象、新思路的评论、杂谈专栏的题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