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胆敢调戏贾宝玉的女人是谁?多姑娘怎么调戏宝玉的

胆敢调戏贾宝玉的女人是谁?多姑娘怎么调戏宝玉的

清朝 ]  时间:2015-12-23  

贾宝玉 孩子气vs英朗气

多姑娘是《红楼梦》中唯一胆敢调戏贾宝玉的女人。我之所以开门见山地亮出论点,是因为直截了当是一种好态度,同时也是表达我对多姑娘的敬意。列位看官可能会问:为何对一个妖媚淫荡的女人有好感呢?是不是心里龌龊、趣味低俗呢?

当然不是!我这样说至少比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好。烟花女子都那么下贱吗?英雄每多屠狗辈,自古侠女出风尘!你看那梁红玉擂鼓战金山,你看那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你看那红拂女慧眼识李靖,你看那小凤仙知音会蔡锷…

你看那多姑娘情挑贾宝玉!

大观园中,贾宝玉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小丫头紫鹃不知好歹,逗了一下宝玉,贾母便要将那蹄子打烂哩。

多姑娘为何要戏弄贾宝玉?

让我们用倒叙的手法回顾一下当时的情景吧。

镜头闪回…

晴雯被王夫人赶出大观园,病恹恹地回到家里,贾宝玉去探视。

…一语未了,只见他嫂子笑嘻嘻掀帘进来,道:“好呀,你两个的话,我已都听见了。”又向宝玉道:“你一个作主子的,跑到下人房里作什么?看我年轻又俊,敢是来调戏我么?”宝玉听说,吓的忙陪笑央道:“好姐姐,快别大声.他伏侍我一场,我私自来瞧瞧他。”灯姑娘便一手拉了宝玉进里间来,笑道:“你不叫嚷也容易,只是依我一件事。”说着,便坐在炕沿上,却紧紧的将宝玉搂入怀中。

看到这里,列位看官是不是心中兀自一突,泼喇喇地掀起一刹那高潮?

是的,曹公芹溪先生的目的就是让诸位看官荡漾一下。从艺术表现手法上来看,《红楼梦》这么长的故事,卿卿我我、你浓我浓的爱情一直都是如水中望月,雾里看花般的表达,似有似无,若隐若现,何曾有过这样的率性而直白?朦胧久了,是不是会产生审美疲倦?

所以,有趣味的写作应该是跌宕起伏,高潮四起,让人对前后的情节和人物产生强烈的对比和共鸣。你试着比较一下,多姑娘的一句“看我年轻又俊,敢是来调戏我么?”对林姑娘的“良辰美景奈何天”、“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则何如?是不是似凉风扑面,吹皱一脸风骚?

而“紧紧的将宝玉搂入怀中。”,足以令宝姐姐林妹妹掩面不迭,嘴中曰唐突,心里甜蜜蜜;足以让警幻仙子可卿佳人面面相觑,节操碎了一地!

这,是不是传说中王国维的“隔”与“不隔”之区别?我喜欢直抒胸臆、鲜明真切的感觉,现代诗朦胧得离奇,你想了半天猜出个端倪,热情却没有了。

我们接着分析多姑娘调戏贾宝玉的思想性。

伟大的作品通常都要赞美点什么,反对点什么,批判点什么,《红楼梦》据说是批判封建礼教,反对包办婚姻,赞美男女自由恋爱。这就好了,多姑娘调戏贾宝玉的意义可以上升到反封建的高度了。

烟花女多姑娘真的有这样高的思想觉悟吗?

其实,多姑娘并非是反对封建礼教,而是践行着封建礼教呢!

所谓封建礼教,无外乎三纲五常。三纲五常有什么不好?不过是提倡什么,反对什么而已,历来如此,历代如此,比如你“好逸恶劳”,不喜欢“辛勤劳动”,“八荣八耻”也没有将你怎么样;你贪污腐败,嘴里不也是照样高喊“三个代表”吗?

还是让我们先认真学习一下“三纲五常”吧。

三纲来自《韩非子》:君为臣纲,君不正,臣投外国,父为子纲,父不正,子奔他乡,夫为妻纲,夫不正,妻可改嫁。五常:仁、义、礼、智、信。纲举目张,下面我们重点讨论一下三纲。

“君为臣纲”一直被演绎成“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这肯定是皇帝的意思,或者是爱拍马屁的大臣不经大脑随口喷出来的,这样惯性思维下来使我们都忘了后面一句“君不正,臣投外国”。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只有现代才敢说出来。如果一国的大臣都喜欢往国外跑,那么君……?领导人表示压力很大。

莫谈国事,莫谈国事。让我们回到多姑娘身上,多姑娘是深刻领会了“三纲五常”的精髓,目标是为了建设和谐社会的,何必惧怕?只不过凡夫俗子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而已。

“夫为妻纲,夫不正,妻可改嫁”

多姑娘是谁?

第二十一回多姑娘是荣府厨子多浑虫的妻子,与贾琏私通幽会;第四十四回贾琏又与仆人鲍二的老婆私通,被凤姐捉奸在床,大闹一阵,鲍二家的含羞上吊死了,贾琏给了鲍二二百两银子,叫他另娶一个;第六十四回,多浑虫酒痨死了,而鲍二向来与多姑娘有一腿,见鲍二手中从容了,便嫁了鲍二,成了鲍二妻子;第七十七回晴雯之死,宝玉探望,多浑虫还在,成了晴雯的姑舅哥哥,多姑娘成了她的姑舅嫂子,也叫灯姑娘了。

真是乱七八糟的,曹公的脑子乱了。

多(灯)姑娘坎坷的经历说明她一直在追求着自由和幸福,似乎并没有受到“三纲五常”的阻碍。多姑娘私通贾琏是因为多浑虫整天醉醺醺的,烂酒鬼一个,见到风流倜傥的高富帅贾琏,能不爱上他?看官可能觉得这个“爱”字有些刺眼,难道多姑娘爱上一个乞丐才叫爱?贾琏强迫她了么?而嫁给鲍二更是因为他手里有二百银子,人往高处走并没有错,我们是穷人,但我们不仇富。

多姑娘勇敢的行为可能是因为她没有读过书,不像宝玉那样被无知的先生教坏了,成为他自己所憎恨的“禄蠹”。幸福本来是可以大胆追求的,却让先生误入歧途,囿于人为设定的樊篱,被莫须有的礼教束缚了。

且看。

…宝玉如何见过这个,心内早突突的跳起来了,急的满面红涨,又羞又怕,只说:"好姐姐,别闹。”灯姑娘乜斜醉眼,笑道:“呸!成日家听见你风月场中惯作工夫的,怎么今日就反讪起来。”宝玉红了脸,笑道:“姐姐放手,有话咱们好说.外头有老妈妈,听见什么意思。”

宝哥哥,多姑娘是在故意逗你的!她在嘲弄着大观园中的银样镴枪头。

…灯姑娘笑道:“我早进来了,却叫婆子去园门等着呢。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虽然闻名,不如见面,空长了一个好模样儿,竟是没药性的炮仗,只好装幌子罢了,倒比我还发讪怕羞。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的。就比如方才我们姑娘下来,我也料定你们素日偷鸡盗狗的。我进来一会在窗下细听,屋内只你二人,若有偷鸡盗狗的事,岂有不谈及于此,谁知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既然如此,你但放心.以后你只管来,我也不罗唣你。”

听听,多么明心见性的话语!多姑娘是明“礼”的,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为。

多姑娘的通情达理与她的妖媚淫荡并不相悖,床上的事切不可拿到厅堂上演讲,媚惑是她的本领,只不过她不屑掩饰罢了,娴静淑德的外表下面都是一颗波澜不惊的心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