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清朝巨贪庆亲王奕劻是如何成为辛亥革命“大功臣”的?

清朝巨贪庆亲王奕劻是如何成为辛亥革命“大功臣”的?

清朝 ]  时间:2016-11-02  

奕劻,乾隆第十七子永璘之孙,被封为庆亲王,清朝最后一个铁帽子王。1911年辛亥革命期间,奕劻一度成为首任内阁总理大臣。奕劻手握重权,却贪婪无度,利用权力换取财富,他的种种卖官贪污劣迹,加速了满清的败落,实乃革命党在朝廷里最大的“潜伏”。

“老庆记公司”卖官鬻爵

清末,权倾朝野的奕劻是卖官鬻爵的老手,靠卖官和贪污受贿所得便达万万两,堪称自和珅之后,满清最大的贪污犯。凡是到奕劻门下求官者,自然要献上大笔银两。如,杨士骧的山东巡抚一职,就出了十万两银子,而袁世凯、徐世昌等人也都是花了重金才买得更大的乌纱帽。

在辛丑年,奕劻尚未出任领班军机时,其贪鄙好货,就已人人知晓,时人称庆亲王府邸为“老庆记公司”,专门卖官鬻爵。

1911年,邮传部尚书一职空缺,奕劻便放出口风,售银三十万两。盛宣怀提出要买,奕劻知道他身家丰厚,“别人三十万可以,你就非六十万两不可”。后来盛宣怀托人说情砍价,才以三十万买下这顶乌纱,但奕劻要求“须交现金,不收他物”。

据晚清学者许指严《十叶野闻》记载,陈夔龙本是荣禄心腹干将之一。荣禄死后,他通过夫人又与奕劻搭上了关系,仕途一路蹿升,成为直隶总督。“夔龙督直时,每岁必致冰炭敬数万,几去其的入之半,其他缎匹、食物、玩好等不计”。奕劻曾对陈夔龙说:“你也太费心了,以后还须省事为是。”陈夔龙则敬对说:“儿婿区区之忱,尚烦大人过虑,何以自安。以后求大人莫管此等琐事。”许指严说:老庆听后“莞然”,盖默契于心也。

更有甚者,邮传部尚书陈壁在攀上庆亲王之前,只是京师小吏,“颇穷窘”。当时一个金店老板,愿意出资帮助他。但要求:“他日富贵,幸勿相忘可耳。”于是,这位金店老板用重金所得的东珠鼻烟壶以陈壁的名义进献给奕劻。奕劻“笑纳之”,陈壁借此拜在奕劻膝下,自称干儿。他又用金店老板五万条金“借机谀媚”,庆王受之。陈壁一跃而升为侍郎,入驻清政府新成立的邮传部。金店老板也因此弃商从政,得到了轻易捞取肥大油水的铁路局长之差。

疯狂受贿卖大清

奕劻不仅卖官敛财,更是以各种名目受贿,他与袁世凯的勾结,更是为大清的覆灭埋下了巨大的隐患。1903年,领班军机荣禄病重,袁世凯计算奕劻将继任,遣杨士琦持银十万两相赠,杨士琦说:“宫保知道王爷不久必入军机。在军机处办事的人,每天都得进宫伺候老佛爷,而老佛爷左右,许多太监们一定向王爷道喜讨赏,这一笔费用也就可观。所以这些钱不过作为王爷到任时零用而已,以后还得特别报效。”。庆王正式履新之后,袁世凯月有月规,节有节规,年有年规,遇庆王及福晋的生日唱戏请客,儿女成婚,皆由袁一手布置,不费王府一分钱。

1908年,奕劻七十诞辰,大开祝典,成了官员们攀缘交结的好时机,而奕劻更是大肆进财纳贿。各地进献者络绎于道,庆王府门前车水马龙,列起了长阵。为了掩人耳目,明地里,奕劻告诫家人勿收礼物,但暗地里却令属下做四个册籍。将送礼者按众寡厚薄分为四级。一级记入福字册,凡现金万金以上及礼物三万金以上者登记入册,另存其名手摺中。二级禄字册,凡现金五千以上及礼物值三千金以上者登记在册。三级寿字册,凡千金以上及礼物值三千金以上者,记入此册。四级喜字簿,凡现金百金以上及礼物值数百金者记入此册。同是送礼者大小多少不拒,甚至将物不满百金者列为一册。寿言、诗文、屏障、楹联,也列册记之。这一次七十寿诞,奕劻所得现金五十万两白银之多,礼物价值更为百万以上!

1911年,直到大清帝国即将灭亡之际,奕劻还近乎病态的聚敛着个人财富。据《光宣小记》记载,武昌起义后,原四川总督锡良曾自告奋勇率兵督陕,而一向卖官拢财的奕劻竟仍向其索贿80000两,锡良为之大怒:“生平不以一钱买官,况此时乎?”武昌首义爆发后,关于清帝逊位与否,南北双方难以达成一致见解。1912年1月17日,第一次御前会议,奕劻、溥伦主张自行退位,颁布共和,但溥伟、载泽坚决反对,没有结果。第二天再开御前会议,仍无结果。会后,以良弼为首的宗社党等十余主战派前往庆邸,围攻奕劻,但奕劻不改主意。据宗室溥润回忆,隆裕宣召奕劻进宫,奕劻念叨“革命军队已有五万之众,我军前敌将士皆无战意”。溥润称奕劻是秉承袁世凯旨意。事实上,觊觎大总统宝座的袁世凯花了300万两贿款让奕劻去宫中充当逼宫的说客!

大清帝国倾覆之际,奕劻通过受贿索贿聚敛的家产折合白银亿两以上,而当时大清帝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不过8000多万两。而奕劻的贪污名扬海外,1911年《泰晤士报》刊发《庆亲王外传》一文,称奕劻:“彼之邸第在皇城外之北,北京大小官员,无一不奔走于其门者,盖即中国所云"其门如市"也。”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