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溥仪两登《时代》封面:美国人称他《兰花皇帝》

溥仪两登《时代》封面:美国人称他《兰花皇帝》

清朝 ]  时间:2016-10-29  

对于溥仪的处境。1934年3月5日的《时代》里写道:“骑自行车是他的爱好之一。作为一个日本的傀儡,他不敢在无人警卫下走出皇宫,于是他只好在花园里转来转去,练习车技。”

19世纪中叶美国商人和传教士从新英格兰坐船,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他们惊讶地发现,这片离他们最远的土地上有着如此多的文化异象:男人的长辫子,女人的小脚,奇怪的戏曲服饰,繁复的礼仪和规矩……“这个新鲜、奇特的社会唤起我们同样多的好奇与贪婪,乃至最终的同情。”100多年后,美国最权威的中国近代史学家费正清写道。

\

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男人们已经剪掉了辫子,女人们也扔掉了裹脚布,很多规矩被打破了,外国人成为这里规矩的制定者。可是还有一个人,在美国人眼里是那么的“异象”,依旧是唤起他们好奇和同情的典型代表。这个人就是溥仪,美国人叫他“亨利·溥仪”。

1934年3月5日和1936年2月24日,溥仪两次登上《时代》封面。

在1934年3月5日那篇名为《兰花皇帝》的封面文章中,作者用大量的篇幅描画了这位末代帝王在近期的异象场景:“上周,木匠已经仿照北平天坛的样子搭建了一个小复制品,以及大典时用的台阶。还准备了雕有龙和兰花黑檀木宝座。裁缝们在龙袍上绣上了皇家专用的黄色,宝石工匠雕琢出了如意和玉权杖。观天象的说,到时候温度可能会低到零下20度左右,所以登基庆典要从日出后开始,一直进行到中午。亨利要花好几个小时来穿龙袍、拜祖宗画像,然后接受官员的朝拜。戴着蘑菇样的有红流苏的帽子、衣服鲜艳花哨的传统乐队,将演奏48面锣鼓,用玉锤敲击八根长长的硬木条,24支唢呐声音洪亮,直冲云霄。”溥仪这是又一次要登基做皇帝了。就像《时代》的这篇文章中写到的,“只有28岁的溥仪,对皇冠却并不陌生”。

溥仪姓爱新觉罗,1906年生于北京什刹海边的醇王府,是光绪皇帝的侄子,醇亲王载沣的儿子。1908年11月,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在相隔一天的时间内先后死去。不满3岁的溥仪继承帝位,次年改年号为“宣统”,由其父载沣摄政。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第二年的2月12日,隆裕太后被迫代溥仪颁布了《退位诏书》,溥仪退居紫禁城中的养心殿,宣告了清王朝的灭亡和延续了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的结束。

辛亥革命后,按袁世凯拟定的对清皇室的《优待条例》,溥仪退位后皇帝“尊号仍存不变”,“以待各外国君主之礼相待”,并“暂居宫禁”,因而溥仪退位后,故宫内除了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划归民国外,其余地方仍归清皇室所有。溥仪退位后念念不忘复辟,1917年7月1日,他在张勋等人的拥戴下,宣布复辟,又一次当上了皇帝。

在全国人民的一片讨伐声中,段祺瑞组织讨逆军讨伐张勋。7月7日,南苑航空学校派飞机向宫中投下三枚炸弹,按照《时代》上的说法,这是中国的战争中第一次使用飞机。宫中的太妃们有的钻到桌子底下,有的吓得惊叫,太监们更为惊慌,乱成一团。在廊坊击败张勋的“辫子军”后,7月12日,讨逆军进入北京与张勋的军队展开战斗,张勋逃往荷兰公使馆内。溥仪看着他的师傅和父亲替他拟好的退位诏书,失声痛哭。这年溥仪11岁。历时12天的张勋兵变、溥仪复辟的闹剧结束。

可是更令这位曾经的“帝王之尊”辛酸的日子还在后面。溥仪复辟让许多人觉得“宣统太不安分了”!留溥仪在宫中,就等于给中华民国还留着一条辫子。旧皇宫成为复辟势力的大本营。民国的各派势力争权掠地正忙得不可开交,哪容得这个前朝逊帝再来添乱?于是1924年11月4日,民国政府国务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冯玉祥关于驱逐溥仪出宫的议案。11月5日,正式下令将溥仪等驱逐出宫,废除帝号。溥仪等成为中华民国普通国民。

“逼宫事件”来得突然,溥仪毫无准备。北京警备总司令鹿钟麟限定溥仪等要在2小时内全部搬离紫禁城。溥仪觉得太匆忙,来不及准备。他想找庄士敦、找醇亲王商量,但电话已被切断。这时隆裕太后已死,两位太妃死活不肯走。载沣进宫,也没有主意。鹿钟麟极力催促,声言时限已到,如果逾时不搬,外面就要开炮。王公大臣要求宽限时间,以便入告,尽快决定。鹿钟麟对军警说:“赶快去!告诉外边部队,暂勿开炮,再限20分钟!”内务府大臣绍英入告溥仪,限20分钟,否则要开炮。溥仪在修正优待条件上签了字,决定出宫。溥仪交出“皇帝之宝”和“宣统之宝”两颗宝玺。当日下午4时10分,溥仪乘坐汽车在鹿钟麟的护送下直奔溥仪当年的出生地——什刹海的醇亲王府北府。十六年前,不到3岁的溥仪刚坐上紫禁城里的龙椅时,哭闹着对父亲载沣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十六年后,真的回家了,车里的少年溥仪看着窗外渐渐远去的紫禁城,复杂的心情又该如何名状……

在醇亲王府北府住了一段时日后,在日本人的百般劝诱下,溥仪先是躲进了日本公使馆,1925年2月又由日本便衣警员护送到了天津的日租界。在天津蛰伏了一段时间后,1927年,溥仪又出现在媒体面前,并接受了《时代》记者的采访。那次采访中他说:“我们今天在中国所看到的,除了政局的混乱、背叛、贿赂、战争以及人民所承受的越来越多的苦难外,就没有其他的了。这些都是那些腐败的将军们造成的。他们遍布各地,进攻,撤退,再进攻——这些都不是为了中国,只是为了他们个人”。他还满怀憧憬地说道:“今天,当一个皇帝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一个好皇帝要为人民着想,会是人民的好父亲。我的能力和智慧还不能担当中国人民之父的重任。我确信会有这样一个人出现,成为一个统一中国的皇帝,他一定是一位比我伟大的人。”

尚且不论后来者是否伟大,这个时候的溥仪却在不停地干着一件件傻事来证明他的不伟大。随着日军侵华阴谋的渐渐成形,他们也加紧了对溥仪的拉拢和扶植。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