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晚清官场“门子”索贿:没有红包休想进门

晚清官场“门子”索贿:没有红包休想进门

清朝 ]  时间:2017-01-15  

说到晚清官场,有一类人虽然身份卑微、地位低下,在权力机器的运作链条中,只不过充当了最微末最不起眼的角色,却也是万万小觑不得的。此班人物,便是效力于各级官府的种种胥役。其中,就有那专司名刺(名片)传递、通报来访及转达文书的看门者,俗称“门子”。别看这门子职司寻常、活计琐杂,此辈可是把守着进入官府的头一道口子—凭借手里那点儿小小的“把门权”,门子们即足以播弄手段、使奸耍猾,将衙署的两扇朱漆大门变成一道敲诈索贿的关卡、一个敛钱肥私的财源。谁欲叩“关”过“卡”,那就得拿“门包”来!这“门包”又叫“门敬”,也就是“开门银子买路钱”。你若不给,抑或给少了,门子立马就面孔铁青、白眼朝天,回你一个恶狠狠的“闭门羹”:不替你传刺通报,不放你进门办事,把你硬生生拦堵在衙门外头,看你还敢不“孝敬”大爷!

曾国藩任两江总督之际,其督署的偏院内有座高亭,倚栏而眺,远近景物尽入眼底。某日,曾氏小伫亭中,遥见督署门前有一“翎顶辉煌”者,正恭持名刺,向门子“作哀恳之状”,门子则挥臂喝叱,神态甚倨;那人哀恳无果,只得怏怏离去。翌日登亭,曾又复睹昨天的场景。第三天,但见那人从袖筒里“摸索一裹物,鞠躬以献”,门子的脸色顿然转霁。曾氏不禁心有所疑。他踱回书房,未几便听得门子通报,说有新近补缺的某监司求谒。待人到跟前,分明就是刚才那个在督署门口“鞠躬献物”的“翎顶”。曾问监司,为何徘徊督门多日而不进见?监司竟“支吾闪烁,不能对”。

以曾国藩的精明老辣,他肯定早已洞烛其中隐情。问题在于,就连他这样素称“御下严苛”的朝廷“治臣”的衙前,门子的敲诈犹如此张狂,那么,其他地方门子们的贪贿会恣肆到何等程度,也就不难想象了。门子对付不肯“孝敬”者的手段,除了让人当场吃“闭门羹”外,通常还有另一阴招。那便是冷眼旁观、窥伺缝穴,不露声色地给你暗里使绊子、“下蛆”,叫你歇菜、坏事儿。

某年,慈禧“万寿”,两淮盐政署采办贺礼,选中了一粤商送来的西洋橱钟。这橱钟精致工巧,要价不菲。最妙处,在钟启动之后,每到一个时点,面板就会霍然敞开,由里头走出一铜铸玩偶,“研墨执笔,取红笺疾书‘万寿无疆’四字,悬示片刻,作揖而退”。观者无不“惊为神异”,遂定价五万两,隔日付款。粤商欢然告辞。临行,盐署的门子向他“索讨门包五千”,粤商不给,门子悻悻道:“此钟明朝将一文不值,尔信否!”次日,果遭退货。因为前晚门子悄悄提醒盐督:“是物虽巧,全仗机关操纵。万一解京途中有所磕碰,损及机关,呈献太后时,铜人书字不全,岂非立招巨祸?”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