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光绪一跃成为大清王朝新君 父亲奕譞为何惊恐?

光绪一跃成为大清王朝新君 父亲奕譞为何惊恐?

清朝 ]  时间:2017-02-03  

光绪

光绪皇帝载湉之父、总理海军事务大臣奕譞(中),天津海光寺行辕。

在普通的中国老百姓的意识中,作为“受命于天,代天牧民”的皇帝一家人的生活总是让人羡慕的。因此,但凡中国人,无论是项羽式的“彼可取而代之也”,还是刘邦式的“大丈夫当如是也”,大约没有几个不希望过上帝王家那样的锦衣玉食、威风八面的生活。

当然,臆想毕竟只是臆想而已。历史上真实的帝王家的生活,非但不像普通人所想象的那样美轮美奂,而且正和普通人的想象完全不同。对此,《红楼梦》中的虚拟人物贾元春曾经说,帝王家的深宫大院根本“不是人的去处”;而上吊前的明朝崇祯皇帝,在亲手砍杀自己的子女时,也曾发出过“若何为生我家”的哀叹。这一虚构、一真实的两个生活在帝王家的人物的感慨,可能才最为接近帝王家的那种真实生活状态。

而如果我们还要从历史上寻找出一些实例,来揭示帝王家的生活原态的话,那么,晚清时期贵为光绪皇帝老爸的醇亲王奕譞的经历,也许更有一定的典型性。

醇亲王奕譞出生于1840年,卒于1891。他是道光帝旻宁的第七子,是那个同治、光绪年间以办理洋务而著名的恭亲王奕訢的弟弟。从某种程度上说,整个同治、光绪两朝的政治,就是兄弟二人秉承慈禧太后的懿旨而主导运作的政治。费行简的《近代名人小传》曾将奕訢和奕譞两人做过一番简单的比较,谓“奕譞仪表俊伟,工骑射,负气敢任事,聪颖弗逮其兄(奕)訢,而劲爽过之”。

实际上,早在咸丰皇帝热河驾崩之后,奕譞和他的哥哥奕訢就一同参与了由慈禧一手策划的“辛酉政变”,亲自奔赴滦阳拿获了“顾命八大臣”之一的端华,为慈禧后来的“垂帘听政”扫平了障碍。

奕譞的皇室宗亲的身份,再加上辛酉政变中的表现,已经令慈禧不能不重用他。但他和慈禧还有着更深一层的微妙关系,这就是:奕譞不但是慈禧的小叔子,而且还是慈禧的妹夫。奕譞的大福晋叶赫那拉氏,正是慈禧的亲妹妹!

所以,在掌握了朝廷的实权之后,慈禧太后有一段时间非常器重和依仗奕譞,奕譞在这段时期的晚清政坛上也算是顺风顺水。同治三年(1864年),奕譞“加亲王衔”。同治十一年(1872年)晋封为醇亲王。慈禧还令其掌管京师的旗营和绿营,等于是将天子脚下的安危重任赋予了她的这位妹夫。

然而,所谓“伴君如伴虎”。奕譞和慈禧的这段互相信任、依仗的日子,很快就因为慈禧之子同治皇帝青年时期的神秘去世,而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对于同治皇帝突然驾崩的原因,晚清时期的诸多野史多有记载。其中不乏绘声绘色地细致描述,谓同治皇帝是因为私自冶游患上了“淫疮”而致死。当时,还没有艾滋病这个名目,最厉害的性病也不过就是梅毒而已。即使得了性病,又如何能够致命呢?看来,同治皇帝之死的真相究竟如何,恐怕依然是未解之谜。

不过,皇帝以19周岁的盛年去世,的确让已经掌握了朝廷实权的野心家慈禧在经受丧子之痛的同时,遭遇了一个让谁来继承皇位的政治难题。

同治皇帝在世的一个时期内,因为皇帝尚在幼年时期,作为皇太后的慈禧,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垂帘听政”的名义,代替儿子处理政务。但在同治皇帝死后,如果从大行皇帝的下一辈宗室子弟“溥”字辈中选择一人,作为没有后代的同治皇帝的子嗣,并令其承继大统的话,那么,慈禧就会成为“太皇太后”,地位虽然尊贵,但再想干预政事,则显然不合祖制。而这样的一个局面当然是野心勃勃正在盛年的慈禧所不愿意见到的。

那么,在慈禧的面前就只剩下一条道路可供选择,这就是“以弟继兄”,从宗室近支中和同治皇帝处于一个辈分的“载”字辈里选择一年幼之人,作为自己的先夫咸丰帝的子嗣来承继大统。这样,慈禧就依然是皇太后,就可以照常以皇太后的身份参与政事,一直到幼帝成年能够亲政为止。

可是,类似后者这样的处理方式,虽然可以满足慈禧的一己私心,但却难免招来朝臣的反对。事实上,后来的确有一个叫做吴可读的吏部主事,因为这件事情而搞了个著名的“尸谏”。但慈禧就是慈禧,她还真的就这样做了。而他选择的新皇帝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侄子兼外甥,也就是醇亲王奕譞的第二子,当时尚只有四岁的载湉。

同治皇帝去世的当天,也就是同治十三年(1874年)农历十二月初五日傍晚,心中已有成文的慈禧在养心殿西暖阁突然召见各军机大臣和包括奕譞在内的各宗室亲王,说是有重要政务要和大家“协商”。

对此,天嘏的《满清外史》曾有十分形象的描述——

(慈禧)身穿轻便服,手携一淡巴菰筒,依坐位而立,诸王大臣乃进。敬问载淳病状,那拉氏尚含笑应曰:“皇帝无恙。”语毕,默然者久之,诸王大臣咸惴惴无人色,盖知宫中必有大故也。移时,那拉氏复言曰:“圣躬颇虚弱,未有子,脱有不测,必立嗣,卿辈试思宗室中谁可承大统者?”众多不敢作一语,独文祥微言曰:“分当为皇上立太子,溥字辈近支已有数人,请择其贤者立之。”那拉氏闻而色变不答,徐乃曰:“醇亲王之子载湉甚聪睿,必能承继大业,吾欲立之为文宗显皇帝嗣,卿辈以为何如?”文祥知其意已决,不复谏,众皆唯唯。那拉氏始厉声曰:“然则皇帝已驾崩矣。”众闻言,均失声大哭,而立载湉之议遂定。

可见,在选择拥立载湉做皇帝这件事情上,慈禧采用的是典型的铁腕加高压的处理方式,名为商量,实则根本不容别人提出不同意见。所以尽管在场的“诸王皆愕”,但却畏于慈禧的气焰,“不敢抗后旨”。慈禧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实现了自己的政治构想,小小的载湉在他的婶母兼姨妈的策划下,一跃成了大清王朝的新君!

按照常理,自己的儿子当了皇帝,身为父亲的奕譞应该最高兴了。但事实却恰好相反。慈禧的这一决定对于身在现场的奕譞来说,并不亚于一记晴天霹雳,惊得他当场失声痛哭,且“伏地晕厥”。慈禧见状,喝令奕譞退下,而奕譞此时竟然不能自己站立起来。亏得其兄奕訢叫来内侍,才将奕譞扶掖而出。

在闻听自己的儿子要当皇帝的消息后,奕譞为何这样惊惧呢?这其中的原因可以说非常复杂。一方面,以奕譞长于皇家的经历,他知道皇位那个玩意儿实在不是人坐的地方。同时,他也应该想到慈禧越过常例,不为同治皇帝立嗣,而为咸丰皇帝立嗣,必然在日后招来无穷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连累自己的儿子。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以他对慈禧的了解,自己的儿子这么年幼就在其卵翼下当皇帝,绝非是儿子的福分。不但不是福分,而且很有可能带来巨大的灾祸。(周英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