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十二钗中最让人讨厌的女人:蔑视贫穷的重财女尼

十二钗中最让人讨厌的女人:蔑视贫穷的重财女尼

清朝 ]  时间:2017-05-28  

历代读者看妙玉,总是简单把她当成一个寄居贾府的美女来看待,即便能够意识到她的身份是尼姑,也是相当表层的。一入佛门,便应该淡化性别,但在读者眼中,妙玉却极具女人味,有品位,懂享受,既是出色的茶艺师,又是优秀的园艺师,这样的品位和专长胜过大观园中的无数千金小姐。但这对于尼姑妙玉而言,实在是不恰当得很。佛门弟子的戒律生活,讲求节俭朴实,身无长物,将衣食住行的物质条件降至最低限度,不得有任何娱乐以及所谓演艺、艺术的欣赏,将眼耳鼻舌身等五种官能,从色声香味触等五种外境,尽量隔离。故从外表看,僧人的生活,不仅清苦,而且冷漠。但这却是使他们从物欲的牵累中获得解脱的最好方法。

所以今天所看到的妙玉的形象,才与佛门清规有着如此大的差距。妙玉对声色香味样样钟爱,喜欢大观园中的音乐演奏,把栊翠庵中的园艺工作做到了最精致,对于茶饮料和茶具的讲究更是达到了极限,这其实相当不符合一个出家人的身份。再回过头来看看栊翠庵品茶一段中妙玉为贾母等人准备的茶具,“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成窑是明代成化年间官窑所出的瓷器,以五彩为上乘。这样的茶具,别说贾母喜欢,只怕皇帝也会欢喜,用今天的话来讲:古董 + 名牌 !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成窑五彩小盖钟,从样式到色彩都透着富贵精致,只可惜不像个出家人该有的气质。除了贾母,其他人也都是一色的官窑脱胎填白盖碗。

有人就此分析妙玉是个富婆,有着富可敌国的古董财宝。这话的真假不敢轻断,但有一点可以认同:妙玉必定不穷,甚至不比钗黛穷。大观园就是个名利场,没钱没势混不下去,妙玉敢当面对贾母的心肝宝贝林黛玉讽刺挖苦,可见她腰杆还是很硬的,而在大观园中,腰杆硬实就意味着有钱,说明了妙玉的家底之厚。毕竟,一个出身宦门的贵族小姐,即使当了尼姑也不可能一穷二白,所谓出家,只是换了一个地方享受富贵而已,算不上真正的“了悟”!

当然,说到妙玉的怪癖性格,大部分读者马上会联想到她的洁癖。觉得她对待刘姥姥的态度虽然不可取,但也可以理解,年轻女孩子不喜欢卫生习惯欠佳的刘姥姥也是情有可原。实际上这种为妙玉所作的辩护是不正确的。佛家所说的四种颠倒是:净——清净的净,乐——快乐的乐,常——永恒的常,我——我为中心。由于有这四种颠倒,所以不能出三界,所以沉沦流转在生死中。连宝钗黛玉这样的俗家人都明白“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道理,可到了尼姑妙玉这里,却对“干净”二字理解得如此狭隘。

这种狭隘的真正原因正是对财富的重视!同是酒肉之人,她对刘姥姥和贾母截然不同的态度,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洁癖”可以解释的,同样的茶杯,贾母用过后还可以继续使用,而刘姥姥喝过一口后就只能扔掉了。刘姥姥站过的院子要拿水来冲洗干净,送水的小厮还不能进院里来。这是什么逻辑?刘姥姥去过贾母的正房,黛玉的潇湘馆,宝钗的蘅芜苑,探春的秋爽斋,甚至还睡过宝玉的怡红院,即便最挑剔的林黛玉也没见有过分反感的情绪,更没听说要拿水冲屋子洗院子。可见妙玉的确存在精神洁癖,而根源,是她对于贫穷的蔑视!

在后文中,当宝玉说宝钗、黛玉所用茶杯都是古玩奇珍,而自己的却是个俗器时,妙玉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高兴情绪:“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呢。”这话既是对自己尊严的维护,又带有炫耀的情绪。妙玉实在过于敏感,即便真有钱也没有必要天天挂在嘴边儿。但正是这种敏感反射出了妙玉的不够通透,越是想对钱财表现出不在意的情绪,却越是适得其反,在这里,让人看到了一个俗气而且势利的妙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