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李鸿章身后任评说:不变的是人变的是历史的笔

李鸿章身后任评说:不变的是人变的是历史的笔

清朝 ]  时间:2017-04-11  

李鸿章,一八二三年生,安徽合肥人,世人尊称李中堂,亦称李合肥。

一九○○年秋,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慈禧携光绪帝西逃,失踪一段时间后复出,命洋务大臣李鸿章与列强代表议和。谈判结束后,中方与联方共同举行记者会。忽然间,“倭瓜国”(日本)钦差大臣小村寿太郎使出一个损招,用汉字来炫耀武力,意在羞辱清廷。这个钦差得意洋洋地说:“日本一楹联大师早就出了一片上联,向公众诚征下联,然久久而不得,今天只好求教于楹联发祥国的大师了。”他随即对李鸿章说:“大人乃当今国学名士,恳盼赐联。”之后即亮出一张白绢,上面用汉字写着:“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单戈独战!”

这是片拆字联,意思为:日本驾神马,张满弓,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光“大王”就有八个,且个个举世无双,单戈匹马就能踏平中国!

李鸿章用斜光瞥了一下这二十一个字,怒不可遏,但强压怒火,思忖片刻就令人端出文房四宝,又命这个日本钦差研墨铺绢,旋即带着一副鄙视神态,大笔落素绢,一气呵成,回敬了这样二十一个大字:“倭人委,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合手擒拿!”

此下联也是片拆字联,与上联针锋相对,接得严丝合缝:日本萎靡不振,却欲抢我大清龙衣,其实不过是“魑魅魍魉”四种小鬼。这些东洋鬼子屡屡犯边,如斗胆进犯我中原,即合手将其擒拿!李鸿章的文才、急才,其爱国情怀,跃然绢上。在场的中国人见此奇联,无不拍手称绝,深感中堂大人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日本钦差“偷鸡不成蚀把米”,欲羞辱大清国,反而招致倭人国被怒斥,只好悻悻走开。

李鸿章

“近代中国改革第一人”

李鸿章其人其事,我这一生粗粗读过四遍,前三次在高中、大学和研究生班,上中国近代史课之时,“李鸿章”三个字是“刽子手”、“卖国贼”的代名词。他对内残酷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对外与列强签订《马关条约》、《辛丑条约》等二三十个丧权辱国条约,可谓罪莫大焉!看了著名演员李默然出演的影片甲午风云后,这种负面感受就更为浓烈了。

第四次读李鸿章,则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内地文史界对李鸿章的评价,越来越呈多元化趋势,而且主要着笔于对这位洋务大臣及其恩师曾国藩的正面描述:推行新政,以图实业救国;办水师,创建近代海军。“中国欲自强,则莫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欲觅制器之器与制器之人,则或专设一科取士……”这番宏论是李鸿章一百二三十年前说的,今天读起来,现代意识扑面而来。有论者甚至称赞这位中堂大人为“近代中国改革第一人”。对李鸿章与列强代表议和,报章亦爆出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史料。有两件往事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