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旷世奇冤:杨乃武与小白菜惹上人命官司真相!

旷世奇冤:杨乃武与小白菜惹上人命官司真相!

清朝 ]  时间:2016-09-20  

小县城的人命官司,怎么惹来千里之外的清朝最高统治者过问?无权无势的小百姓如何越过层层官卡,将真相大白天下?旷世奇冤是官官相护的牺牲品,还是另有隐情?

同治十二年十月初十,浙江省余杭县,一民居里突然传出震天的哭声,原来是豆腐店帮工葛品连暴病身亡,娘子小白菜在一旁哭得死去活来,谁也没想到,一场旷世奇冤由此拉开了序幕……

一、扑朔迷离的命案

这小县城的葛品连死后没多久,就被人怀疑是中毒身亡,几天之后,娘子小白菜被抓进了衙门,很快她就供出了与奸夫杨乃武密谋杀害亲夫的过程。没过多久,两个人一个被判凌迟,另外一个被判斩立决,但令人奇怪的是,二人迟迟没有被杀头,而是在监牢里一坐就是三年。这个案子中间审了不下有十次,可以说是峰回路转,迂回曲折,案情也是扑朔迷离,以至于到后来,这个案件竟然被列为晚清四大奇案之首。常言说无风不起浪,为什么那么多人不被怀疑,就怀疑杨乃武一个呢?一对最底层的平民犯的案子,最后却惊动了当时的最高统治者,这真是一个让人很惊奇的事情。今天咱们就一起追根溯源,对这个案件彻头彻尾仔细分析一下,揭开它历史背后的真相。

二、离奇死亡

说到葛品连的死,大体情况是这样的。在同治十二年的十月初七,刚出门的葛品连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不适,走路非常缓慢,像两腿灌了铅似的走不动,虽然妻子小白菜上前阻止他出门,但他还是照常去上班了,这样拖了两天,到了初九的下午,病情突然加重。小白菜赶紧找中医,大夫来了一看,说是热火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按照当时民间的一个偏方,用万年青,还有萝卜籽熬汤喝下去就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但是喝了这个偏方后,葛品连的病情却加重了,过了一天,到初十的下午,申时,也就是三点到四点的时候,葛品连突然死掉了。那当年他有多大呢?也就是二十来岁。那怎么最后就跟杨乃武扯上关系了呀?之所以跟杨乃武有瓜葛,实际上就是因为杨乃武跟葛品连的妻子小白菜有一种在街坊邻里看来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三、杨乃武为何成为替罪羊?

小白菜本名毕秀姑,16岁时由杨乃武主婚许配给葛品连。由于两人没有房子,暂时租借在杨乃武的家中。两家经常在一起吃饭,杨乃武更是经常教小白菜读书认字,二人相处甚欢。不久之后邻里间就有了羊吃白菜的说法。那么这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呢?

由于街坊邻里都在说,羊吃白菜就是杨乃武吃小白菜的意思,为了验证这个事,葛品连曾经专门提前从豆腐坊回到家里,偷看自己的妻子和杨乃武之间有没有苟且之事,但他并没有看到这样的事。不过人言可畏,葛品连和小白菜最终决定要搬走,刚好到了第二年,杨乃武自己也意识到这些情况,提出房价要从原来的800文一个月要涨到1 000文,葛品连也就磨下驴,说自己不租他的房子,就搬走了。搬到别处居住以后,也有一些好事的邻居去观察,看小白菜搬开以后,俩人还会不会再继续幽会。但是据后边的其他证人来作证,表明二人再也没有见过。

本来这个事情这样就已经结束了,可大家知道人言汹汹。就是说二人们既然有过一种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那么当葛品连年纪轻轻就暴亡时,人们自然会想到毒杀的可能性。而且在葛品连死后不久,他的尸体也发生了变化。首先是开始膨胀,接着口角出现流血,同时腹部出现十几个小泡,有人说这是中毒现象。葛品连的母亲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决定到县衙报官,于是一场震惊朝野的奇案就此拉开了序幕。

当时余杭县的县官叫刘锡彤,他是天津人。担任县官的他,年纪已经七十余岁,在得到了葛品连母亲的报案以后,急急忙忙带领衙役和仵作前往现场去勘验。但是就在他们几个人收拾好准备前往现场的时候,忽然有客人拜访,这个客人是刘锡彤的一个老朋友,他的名字叫陈竹山,也是一个文人,平时来往很多。陈竹山见他们收拾行李,就问他们干嘛去?刘锡彤说有一个案子要去现场。碰巧陈竹山曾经听说过街坊邻里对羊吃白菜的传闻,于是他就把这番话,这些流言性的东西,一五一十说给了刘锡彤,结果刘锡彤还没去看呢,就听了一耳朵的一面之词。

所以说这实际上也埋下了一点儿伏笔。那么到了现场之后,刘锡彤先命令仵作察看尸身,宋朝的宋慈写过一本书,是当时法医界的圣经,叫《洗冤录》。这个《洗冤录》中,关于中毒,特别是中砒霜毒有一番说辞,用银针,刺死者的喉咙,如果拿出来以后银针变暗,就有可能是砒霜导致的。仵作沈祥发现针的确是变黑了,那么就证明葛品连确有中毒的可能,但是在宋慈的《洗冤录》中其实还有一句,当用银针探喉以后,探到了一个颜色,还需要用皂角水把这个银针洗一下,如果皂角水浸泡后针的暗色没有了,而且重新恢复了它的光泽,那就不是真中毒,可能是一种假中毒。

余杭知县刘锡彤命仵作沈祥用银针刺探咽喉,却忘了用皂角水擦洗银针,还没来得及确认,他的徒弟就已经把银针变暗的说法传给了知县。可是尸体的症状与砒霜中毒的表现又不完全符合,仵作沈祥不敢确认是否中毒而死,只是含糊报告知县,死者属服毒身亡,知县刘锡彤即刻将小白菜带回县衙审讯,从下午审到半夜,小白菜终于忍不住酷刑的折磨,招认了自己与杨乃武的奸情。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