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南北朝 > 有能且贪——北魏巨贪 元晖

有能且贪——北魏巨贪 元晖

南北朝 ]  时间:2016-01-14  

有能且贪——北魏巨贪 元晖
有能且贪——北魏巨贪 元晖

转自:《文史天地》杂志作者:贵州日报社 刘学洙

偶读任继愈主编的《中国文化史知识丛书》《中国古代的廉政与清官》卷,其中讲到北魏大臣元晖贪婪成性,任吏部尚书时,凡是想从他那里得到官职的人,都必须送礼,而且不同官职有不同的定价,明码标价,愿者上钩,时人称他为“饿虎将军”。

了弄清古代跑官买官卖官的情况,笔者特地翻《魏书》查了元晖列传,读后方知,此公无疑是大贪,但却是一个很有政治头脑,能出大主意,忠于朝廷的“能臣”。这个腐败分子不仅不受查处,而且官运亨通,越来越显赫,死后皇帝赐谥文宪,捞到极高荣誉,“安全着陆”去也!

元晖(?—519),字景袭,是北魏宗室。他受宣武帝元。恰得宠幸,历任给事黄门侍郎、侍中、领右卫将军等职。在封建社会里,凡是宠臣,肃贪一般不易肃到他们头上。中国清代最大贪官和珅富可敌国,不是等他的亲爱主子乾隆驾崩之后,下一代接班人嘉庆皇帝才把他杀了吗?!看《魏书》列传,其实元晖严重违纪违法的劣迹斑斑,并非什么“查无实据”。比如,《魏书》里写道:元晖“纳货用官,皆有定价,大郡二千匹,次郡一千匹,下郡五百匹,其余受职各有差,天下号曰市曹。”“市曹”即卖官。天下都晓得他“市曹”,难道消息一点也不透到高层吗?可是,他有大保护伞,天下尽说他贪,又顶屁用?

元晖的腐败行为,传记中举到的还有两桩:一是“捡括丁户,听其归首,出调绢五万匹,然聚敛无极,百姓患之”;二是调任冀州刺史时,运载物品的车辆,“从信阳到汤阴,首尾相继,道路不断。”就是说,从今河南南部连到北部,浩浩荡荡,车队几乎贯穿全省。其排场,其豪富真够惊人的。

元晖年俸几何?哪来这浩浩荡荡的“来历不明财产”?为何当局充耳不闻。

真的,读元晖传,通篇未见只字片语涉及“上级组织”对他的监督与查处,连过问一句也没有。这是为什么?

《魏书》没有回答。从元晖列传里可以看出,此人确非等闲之辈,决不是那种只知捞钱,不懂政治、不谙权谋的人。有几桩大事,都不简单。

列传一开头就讲了一件事:魏高祖从北方迁都到洛阳时,在位旧贵都不愿南迁,为了“和合众情,遂许冬则南居,夏便居北。”到了世宗的时候,这个规定还维持着。世宗想改,又怕旧贵们指责他违反祖诏,不敢定夺。元晖看出世宗的意图,便献言说:“先皇移都,为百姓恋土,故发冬夏二居之诏。权宁物意耳,乃是当时之言,实非先皇深意。且北来迁入,安居岁久,公私计立,无复还情。陛下终高祖安鼎之业,勿信邪臣不然之说。”就是说,魏高祖定下“夏南冬北”的居住办法,是当时安慰朝廷内部依恋北土不愿定都洛阳的权贵们的权宜之计,这么多年来,大家住洛阳已习惯了,再夏去冬来往返,已没有必要。世宗听了元晖的意见,才下决心把这个老规矩改掉。无疑,这个改革,有利于北魏稳定对中原的统治,也大大节省财力民力。

大约这类好主意出多了,所以,元晖“深被亲宠,凡在禁中要密之事,晖别奉旨藏之于柜,唯晖入乃开,其余侍中黄门莫有知者。”元晖变成了皇帝机要秘书和代理人了。

肃宗初,元晖拜尚书左仆射,诏摄吏部选事。他又上疏,大谈其“黜贪怠,陟清勤”的廉政建设方针,提出可以布置一些耳目,外访州镇牧,对“德教有方,清白独著”的官员,即加褒陟;对“治绩无效,贪暴远闻”者,“登加贬退”。皇帝觉得元晖很忠心,很有见地,便让他与另外几个重臣,“共决门下大事”,成为皇帝的直接高参。其实,元晖自己不是早就“贪暴远闻”了吗?原来,贼喊捉贼,大贪高谈反贪,古已有之。

元晖当了高参后,又“上书论政要,其一曰;御史之职务,务使得贤,必得其人,不拘阶秩”,就是说,做纪律检察工作的,一定要选贤人,不必受原来的官阶资历限制,可以破格使用。其二曰:安人守边,一定要防止“边将无远大之略,贪万一之功”,“唯宜静边,以息召役,安人劝农,惠此中夏”,要严格约束边将逞功好战。其三曰:河北饥馑积年,户口逃散,人困于下,官损于上。建议“更立权制,善加检括”,主张调整政策,减轻民赋。

所以,腐败官员并不是不做好事,不出好主意。元晖建言的各项政策方针,都是蛮不错的,有的还带进步性。元晖一类的人物,能够贪而不受惩,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何况列传里还说,元晖“少沉敏,颇涉文史”,“颇爱文学,召集儒士崔鸿等撰录百案要事”,“凡二百七十卷,上起伏羲,迄于晋宋,凡十四代。”原来元晖还是一个重视文明建设的人哩!

元晖死后,皇帝赐谥文宪。文宪是什么意思,宪者法令也。,《汉书·萧望之传》云:“作宪秉法,为无穷之规。”元晖谥文宪,表明,他是被评价为遵纪守法的好官。难怪,临葬,当局还送给“羽葆班剑鼓吹二十人,羽林百二十人”。华盖护送,吹吹打打,羽林军壮威,好不体面风光哉!

可见,贪不贪是客观存在,惩不惩取决于皇帝的政治需要。是用贪鄙的能臣还是用清廉的庸臣,确实是摆在统治者面前一道两难的命题!

由此想到今天严惩贪官,反腐倡廉,实为党的事业千秋万代之必需,而如何拣拔既清廉又干练的能员却更是摆在政府面前的大难题!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