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南北朝 > 南朝宋明帝刘彧传:杀侄继位同族相残,猜忌滥杀临终托孤

南朝宋明帝刘彧传:杀侄继位同族相残,猜忌滥杀临终托孤

南北朝 ]  时间:2017-07-06  

刘彧(公元439年~472年),宋文帝刘义隆第十一子。字休炳,小字荣期,生于元嘉十六年(公元439年)十月,初封淮阳王,元嘉二十九年(公元452年)改封湘东王。后杀侄继位,是为刘彧。

南朝宋明帝刘彧传:杀侄继位同族相残,猜忌滥杀临终托孤

一、杀侄继位悠然登极

刘彧幼时,其生母沈婕妤去世,由刘骏的生母路淑媛抚养成人。刘彧少时脾性温和,处事稳重,风姿端雅,深得路淑媛的喜爱。其三兄刘骏即皇位后,尊母亲为太后,刘彧孝敬路太后,常在左右侍奉医药。刘骏性情暴戾、猜忌,诸弟多被无端猜忌甚至遭害,惟刘彧例外,兄弟关系融洽亲热。及刘骏去世,刘子业即位后,刘彧的灾难开始了。当时文帝的19个儿子,在南方的只剩下刘祎、刘彧、刘休仁、刘休祐、刘休若六人,其中刘祎虽然年长,但人才庸劣,刘休范、刘休若年龄尚小,故能被刘子业容忍。刘彧和刘休仁、刘休祐年长,而且历任重州刺史,具有政治、军事经验,并拥有实力较强的军队,身边围绕有一批文武将吏,是对皇位的最大威胁,所以被刘子业视为心腹之患,常将三人留在身边,不得擅离宫中。三王失去了行动自由,还要时常遭受刘子业的百般凌辱。

三王之中,数刘彧年长,自然成了刘子业迫害的主要目标。每当此时,他心里愤怒到了极点,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恭顺、服从的样子。有好多次刘子业动了杀念,虽未动手,却把他吓得不轻。缘此,他暗中密切注视外间动静,等待时机下手杀死刘子业。他的亲信阮佃夫、李道儿等积极活动,在刘子业的卫士中寻找不满者。刘子业喜怒无常,杀戮无度,不但王公大臣,而且左右卫士也人人自危,各怀异志,只因惧怕刘子业的几个爪牙宗越、谭金、童太一等,不敢轻举妄动。刘子业的左右中,有一主衣名叫寿寂之的,特别不合刘子业的眼,因此整日心惊肉跳,不知何时大祸临头。阮佃夫等得知这一情况,主动与他联系,共谋废弑刘子业,双方一拍即合。此时,民间盛传湘中当出天子,刘子业闻知后非常不安,决定杀掉湘东王,再巡视湘州与荆州,以彻底压下这一谣言,巩固皇位。刘彧知形势紧迫,连忙秘密指使亲信钱蓝生密切注视刘子业的行止,以便随时动手。

就在刘子业准备杀刘彧的当天晚上,即景和元年(公元465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夜,刘子业在竹林堂亲自射鬼,建安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彧、会稽公主等都随从前往,惟刘彧不被召,这表明他将大祸临头了。此时的刘彧,一人独困于秘书省,无法和外界联系。焦急中,只见刘休仁一步跨进来,向他施礼称臣。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刘休仁拉到西堂,登上御座,召见众臣。寿寂之当众宣布:湘东王受太皇太后令,除狂主,今已平定。众臣虽然心中惶惑,但得知狂暴的刘子业已死,皆人人庆幸,纷纷整衣入宫拜见刘彧。刘彧虽未正式即位,但凡事全称令书施行,已成为实际的皇帝了。

当夜,刘彧以路太皇太后名义发布命令,历数刘子业的罪行,宣布由湘东王刘彧继承皇极。第二天,刘子业的几个心腹宗越等入宫求见,刘彧皆以礼相待,好言抚慰,众人稍安。刘彧安抚宗越等人后,又以太皇太后名义下令,赐刘子业的同母弟、妹豫章王刘子尚和会稽公主死。

刘子业死后,横尸太医阁口,无人问津。蔡兴宗见了,忙找到刘彧的妻兄、尚书右仆射王或,说:他虽然凶悖无道,但也是天下之主,宜使其葬礼粗足;如像现在这样,四海必会乘机以此为辞兴兵讨伐。王或听了,来找刘彧,将蔡兴宗的一席话告诉他。刘彧听了,心中暗暗感谢蔡兴宗的提醒:此时四方州镇对他拥护与否,还是个未知数,需小心谨慎,不能落下任何把柄,给人以可乘之机。于是,他忙令人为刘子业收尸,举行了葬礼。

为了进一步笼络和稳定人心,刘彧又特意提拔太后的侄子路休之为黄门侍郎,路茂之为中书侍郎,以宽慰太后的心。

十二月吉日,刘彧正式即皇帝位,改年号为泰始。追尊已去世的生母为宣太后,立妃王氏为皇后。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