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南北朝 > 魏晋南北朝是文艺批评的成熟阶段,这时期涌现出大量杰出的文论家

魏晋南北朝是文艺批评的成熟阶段,这时期涌现出大量杰出的文论家

南北朝 ]  时间:2016-08-30  

东汉以后,中国进人了一个空前的大分裂、大动荡,大融合的时期,社会矛盾空前尖锐,思想空前解放,文学创作日趋繁荣,学术气氛非常活跃,文艺批评和文艺理论进人了黄金时代,迅速发展和成熟,取得了空前的巨大成就。

一方面文学创作的繁荣为文艺批评提供了雄厚的基础和强烈要求。汉末以后,文人们冲破了汉儒原道、征圣、宗经的文学观的束缚,大胆地抒写情性、歌咏自然。社会批判和崇尚个性成为席卷天下的社会思潮。从建安文学开始,文学创作一直长盛不衰。到魏晋南北朝时,形成了钟嵘在《诗品》中描绘的家家有制,人人有集的昌盛局面。作品大量涌现,难免良莠不齐,这就需要文艺批评来进行分析甄别,于是大量的文艺批评论著应运而生。但这时旧的文学观刚被打破,文艺批评本身缺乏理论指导,又陷入了批评者各随好恶任意立论,文学批评髙下颠倒,黑白不分的混乱状况。一些具有远见卓识的文论家在总结前人文学批评成果的基础上,进行深入研讨,逐渐创立了原理性的、科学的、权威的文艺理论体系,其代表作是刘勰的《文心雕龙》。

魏晋南北朝是文艺批评的成熟阶段,这时期涌现出大量杰出的文论家

另一方面,哲学观的深化,也为文学理论提供了更深厚的理论基础。这时期,随着儒家思想权威地位出现危机,道家思想迅速复苏和兴盛,佛教也流行于世,社会思潮呈现出三教合流的局面。道家学派针对文学提出的言意之辩的命题,引导文论家们对文学的本体性质进行更深人的思考;佛学中的一些概念,例如境界、意念等,为文艺理论提供了言与意之间的中介。儒家传统的理论体系中融进道、佛理论,大大促进了文艺理论的成熟。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艺批评成就,首先体现在对文学的本质的认识更深刻了。曹丕的《典论、论文》提出了文本同而末异的命题。以往人们只注重文学在表达思想方面与经学的本同,而忽视了文学本身的规律性(末异)。从此,文学摆脱了经学的附庸地位,文论家们着眼于末异,对文学的本体论、文体论、创作论、批评论都进行了深刻的研究。这一时期产生的一系列文学批评概念、观点、范畴,如风韵、风骨、气、言、意、物、形神、象、境界等等,都体现了文论家们对文学的深刻认识,一直为后世爻学批评所采用。

这时期涌现出大量杰出的文论家和文论专著。《典论,论文》是文学批评史上的第一篇文论专著。晋人陆机的《文赋》在文章写作方法方面进行了较深人的探究,提出了文学创作有赖于丰富的想象和强烈的激情的主张。挚虞的《文章流别论》探讨了文体的沿革和特征。钟嵘的《诗品》通过对以往122位文学家及其作品的品评,提出了许多富有创见的文学主张,并开创了诗话的文艺批评样式。刘勰的《文心雕龙》全面总结了文学规律和创作经验,对文学的本体论、文体论、创作论、批评论进行了全面深人、详尽科学的论述,是一部杰出的、权威性的文艺理论论著,达到了中国古代文艺批评的最高峰。(详见本书《文心雕龙》)。这时期还出现了以《昭明文选》为代表的选文形式的批评。

这一时期,文论家们论述的主要论题及其成果有:缘情说、感应说、文德观、写物说、文质说、文笔说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