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明朝之耻:五十三名倭寇攻打南京?倭寇为何如此猖狂?

明朝之耻:五十三名倭寇攻打南京?倭寇为何如此猖狂?

明朝 ]  时间:2016-08-30  

提及明朝,不少人看到的是,明朝是中国古代继周朝汉朝唐朝之后的又一黄金时期,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的鼎盛年代。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见它在两百多年里,走上了一条由盛至衰的下坡之路呢?我们在牢记明朝初期的辉煌业绩和灿烂文化时,切莫忘记明朝末年也发生了许多不忍目睹、不愿耳闻的丑闹剧、悲惨剧。

明朝之耻:五十三名倭寇攻打南京?

据史料记载,公元1555年(嘉靖三十四年),在中国南部,就发生了一起战争史上罕见、足以让大明王朝汗颜的糗事:一股仅有五十三人的倭寇,洗劫浙、皖、苏三省,攻掠杭、严、徽、宁、太平等州县二十余处,直逼留都南京城下。这股倭寇暴走数千里,杀死杀伤四五千官兵,历时八十余日,才被占绝对优势数量的明军围歼。

原来,这股来自日本的倭寇,是嘉靖三十四年(1555)6月7日从浙江绍兴上虞县登岸的。他们上岸后一路暴走,遇小县城就攻打,遇官兵就搏杀。在《明史·日本传》里,我们可以看到,它利用用了大量的动词记载这段经历:“突犯会稽县,流劫杭州,突徽州歙县,至绩溪、旌德,屠掠过泾县,趋南陵,至芜湖。烧南岸,趋太平府,犯江宁镇,直趋南京。”

毋庸置疑,这股倭寇给人印象最深的,当属他们特种部队一样的战斗力。《筹海图编》里称:“盖此五十三人者,滑而有谋,猛而善斗,殆贼中之精选,非常贼也!”南陵之战,芜湖县丞陈一道父子率领“芜湖骁健”,力战独进,全部战死。江宁镇之战,明军指挥朱襄、蒋升率众迎拒,“不能御,襄战死,升被创坠马,官兵死者三百余人。”

其中一件事不得不提及,这股倭寇在攻打南陵县城的战斗中,一共受到了四个县的官兵包围,那些明军官兵“引弓射之,贼悉手接其矢,诸军相顾愕贻,逐俱溃。” 透过这段《明世宗实录》的文字记载,看出倭寇个个能手接飞矢,除了凸显明军弓软无力外,也体现出倭寇的武艺高强,难怪官军见状愕然后一起崩溃而退。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股仅有五十三人组成的倭寇分队窜到南京后,竟开始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攻城之战。据《明史》载:“贼逐直趋南京,其酋衣红乘马张黄盖整,众犯大安德门,我兵自城上以火铳击之,贼沿外城小安德门、夹岗等门,往来窥觇会城中,获其所,遣谍者,贼乃引众由铺岗趋祩陵关而去。”

试想,南京乃明朝之留都,城坚墙厚,守城兵力不下万余,周边卫所明军姑且不论。仅这区区五十三人的倭寇军队,居然敢肆无忌惮对城市发起进攻,真是令人骇异又好笑。骇异的是,他们确实目中无人,把堂堂大明王朝看作是“纸老虎”,不堪一击;好笑的是,他们确实胆大妄为到了极点。

南京突遭袭击,自然举城鼎沸。南京兵部尚书张时彻匆忙下令关闭城门,并命令市民自备粮械,登城守卫。关于这场战斗的详细情况,时任南京翰林院孔目的文人何良俊,在笔记里有记载:“贼才七十二人耳。南京兵与之相对两阵,杀二把总指挥,军士死者八九百,此七十二人不折一人而去。南京十三门紧闭,倾城百姓皆点上城,堂上诸老与各司属分守各门,虽贼退尚不敢解严。夫京城守备不可谓不密,平日诸勋贵骑从呵拥交驰于道,军卒月请粮八万,正为今日尔。今以七十二暴客扣门,即张皇如此,宁不大为朝廷之辱耶?”

关于这伙倭寇的人数,时人记载不一,有称“五十三人”,有称“六七十人”,有称“七十二人”。考虑到“五十三人”说法,郑若曾在抗倭总督胡宗宪幕中,战役记载都是出自军方塘报,应该比较正确。

这股嚣张的倭寇,最终下场是被全歼了。8月13日,这股倭寇在官兵追击下,越过武进县境,抵达无锡慧山寺,一昼夜狂奔一百八十余里,“贼疲定望亭,次日至浒墅关。”

在浒墅关,苏松巡抚曹邦辅、副使王崇古率数千官兵,在陆地、太湖边布下了天罗地网。结果,在吴林庙官军擒斩了二十七人,剩下的倭寇逃横泾前马桥,躲进一间民舍。官军采用火攻,倭寇抵挡不住拼命杀出一条血路,跑出一大段路后,四散藏在田禾中。官军头目看见田里“草露微动”,就让手下齐声大喊:“贼人躲在田里!”草木皆兵的倭寇受惊奔出,被悉数擒杀,没有逃掉一人。

尽管结局是倭寇被全歼,但这股倭寇的战绩却是:横行三省共80余日,杀死杀伤官兵四五千人,包括明朝一御史、一县丞、二指挥、二把总。郑若曾对此感慨无比:“其所经历八郡,转战三千里,凡人材、物力、地形靡不了然于胸中;不杀人,不掠财,不奸妇女,周流深入,其志讵可测耶!”

不管怎样,仅有五十三人的倭寇军队,用他们如入无人之境的三千里暴走,硬生生扯掉了明朝的遮羞布,将大明军事上的羞处,赤裸裸的暴露世人面前,真是汗颜难堪、羞愧至极。

何以倭寇如此猖狂到如此地步?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实在很有探讨的必要。

就手边的资料分析,笔者认为,导致明朝军队的无能无为,不仅仅是军队的缘故,还有国家政治的影响,更有民心丧失的因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