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崇祯年间隐患:明朝末年大好战局被谁毁掉

崇祯年间隐患:明朝末年大好战局被谁毁掉

明朝 ]  时间:2016-12-22  

崇祯年间,忮刻治国的朱由检曾经面容萧然地在全国加征过四次的赋税。一次是崇祯三年(1630年),兵部尚书梁廷栋申请增加田赋。梁廷栋给这次加税想了个名目,称其为“新饷”。政府合计增收田赋银两一百六十五万两。

第二次在崇祯八年(1635年),总督卢象升无钱发饷,再请增加征收军饷。朱由检顺水推舟地将此番加征命名为“助饷”。当时,有几分书生戆态的卢象升一再向朱由检建议:“助饷”必须贯彻富豪多助的原则。但这样的事情,朱由检、卢象升都不可能下到基层去落实。奸官滑吏执行的结果自然又刮去了民间的一层地皮!

这一次杨嗣昌建议的是“剿饷”。后来,崇祯十二年(1639年),杨嗣昌亲临一线督军时,又提出加征“练饷”。这样,全国的税负增收额,即达到了七百余万两银的总量。

如此敲骨吸髓式地搜刮民间财力物力,也可见朱由检、杨嗣昌对于大西北战局破釜沉舟、务求一逞的急切心情了。

5卢象升调出中原后,崇祯起先用兵部左侍郎王家桢顶过一阵子的班。王家桢不胜其力,杨嗣昌便不动声色地推出了两广总督熊文灿。杨嗣昌是铁血的主剿派。熊文灿一生为官,妙乎于其心者,唯有一个“抚”字。这抚、战两端的两人,竟然想到平和地坐下来共商国是。无论如何,场面都有一点的滑稽。

崇祯年间隐患:明朝末年大好战局被谁毁掉


不过,这才是杨嗣昌心思缜密的地方。

崇祯早中期,以五百年才出一个的中兴之主自诩。下面的臣子想邀结崇祯的欢心,就必须不按常规出牌,这才跟得上崇祯日新月异的思路。

熊文灿的族谱熊文灿在现代人的眼里已经沦为一种笑谈了。不过,当初,熊文灿在两广总督的任上,却是有过不菲的政绩与声誉。他是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的进士,四川泸县云锦镇人。崇祯时,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熊文灿在福建做过一件令朝廷刮目相看的大事,即运用政治手腕成功地招降了赫然大名的郑成功的老爹海盗郑芝龙。此后,更利用郑芝龙的凶狠,翦灭海上横行多年的李魁奇、刘香等各路海匪。因此,他博得了一个既干练又清明的好官声。崇祯五年(1632年),擢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两广军务兼巡抚广东。

王家桢倒台后,崇祯一直在心底盘算着地方上的这几个大员。不久,崇祯便派了一个宫中的太监,借着到广西采办珍珠的由头,近距离地观察熊文灿。

那时候,太监们是皇帝身边的红人,熊文灿也是老官僚了,自然懂得知情识趣的服侍。宾主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下相处了十来天。

太监要起程回京了。闲谈中,太监突然问起了熊文灿对于大西北战局的想法。

熊文灿当时有一点的托大。他心想:中原离两广数千里,中原的焦头烂额,关他熊文灿的屌事!这太监不就想考察一下他的忠心吗?他不妨将就着唱一出高调给这太监看!

转念到这,熊文灿大力地在桌子上一拍,“嚁”地一下站立起来。熊文灿破口大骂廷臣庸碌误国,如果崇祯把他调到中原战场上,大局何至于糜烂到如此的境地!

太监听罢熊文灿这一番慷慨的陈词,心中大喜。他当即握住熊文灿的双手,感动地说:熊公,真是太好了。说老实话,我这趟来,根本不是采办什么珍珠,而是奉皇上的命令,来考察中原战区未来的最高指挥官的。起先,皇上还怕熊公会有畏难情绪,现在看来熊公真是才大如海,中原的乱局非熊公不足以平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