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勤政崇祯朱由检错在哪?以至于明朝走向灭亡?

勤政崇祯朱由检错在哪?以至于明朝走向灭亡?

明朝 ]  时间:2016-11-03  

名侦探崇祯

崇祯帝朱由检公认的缺点,就是猜忌大臣,事实上他不止猜忌大臣,他几乎猜忌一切人,包括与他朝夕相处的老婆。

《明实录》记载,一次朱由检极其宠爱的田贵妃,为朱由检演奏了一首小曲,乐得朱由检心花怒放,但随后朱由检脸色突然阴沉,然后很认真的问:你弹小曲的本事是跟谁学的。田贵妃答:我妈。朱由检立刻说:那就请你妈明天也来宫里弹一曲吧。

第二天,田妈妈真来宫里演奏了一曲,朱由检这才高兴起来。原来,田贵妃是扬州人,朱由检从田贵妃会弹小曲,就怀疑田贵妃有可能是出身扬州青楼的妓女。放在今天,朱由检很适合做一位优秀的推理小说家,或者是私家侦探。

翻脸像翻书

朱由检用人,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他信任大臣的时候是真信任,简直要什么给什么,但翻脸也往往比翻书快,而且让他翻脸的,也经常是一些小事。

比如在与农民军作战中功劳卓著的卢象升,他原本极为信用,卢象升行军打仗时,崇祯多次派太监,为他赏赐衣物御酒,卢象升后来就任宣大总督后,朱由检还曾写诏书,下令全国的军区都向卢象升学习。卢象升也不负所望,多年以来他作战勇猛,多次击败农民军,为明王朝稳住了局势。

可崇祯与他翻脸,却因他一句话:崇祯十一年(1638年),清军破关南下,兵临北京,卢象升受命统军抗敌,当时朱由检有了和清廷议和之心,本想和卢象升商议,但卢象升回答:我只知道带兵打仗,这类事我不掺合。

就这一句话惹崇祯生了气,不但扣下了该拨给他的兵马,更派太监掣肘他。结果孤立无援的卢象升,仅带五千兵马,与清朝数万八旗血战巨鹿,壮烈殉国。

另一位曾经打得李自成只剩下十八人,活捉农民军首领高迎祥的孙传庭,更因小事得罪崇祯,不但遭下牢狱,甚至被折磨成耳聋。历代帝王,最过分的事情莫过于卸磨杀驴,朱由检的做法却是——磨还没拉完,就先杀驴。

(崇祯十一年十二月,卢象升以死报国。面前是入侵者,背后是父老乡亲。大丈夫安肯投降,唯有死战以报天下!战后,杨廷麟及部下在战场上寻获卢象升遗体,甲下尚着麻衣白网(服父丧)。三郡之民闻之,痛哭失声,声震天地。)

贪腐反不动

初登基的时候,崇祯热火朝天,打算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贪风暴。崇祯元年十一月,户科给事中韩一良上《劝廉惩贪疏》,揭发了当时官场贪腐横行的景象。崇祯阅后十分高兴,将韩一良提拔为吏部尚书。

这位韩一良先生,家里穷的叮当响,更因为拒绝行贿,科举的时候屡遭打击,考了五次也中进士,天启年间,更因拒绝巴结魏忠贤遭到打压。这样一个廉政模范,站出来抨击贪腐,在一心整顿官场的崇祯看来,恰是最好时机。

谁知事与愿违,韩一良的奏疏上去,就引得“官愤沸腾”,连韩一良本人也害怕了。而后崇祯亲切接见,鼓励他指正朝中的贪腐分子,此君吭哧了好几回,却连个丑寅都没指出来,气的崇祯只能让他罢官了事。一场本来热火朝天的反贪运动,就这样不了了之。

到底多腐败

崇祯一辈子最恨腐败,可是他至死也想不到,他曾经无比信任的那群大臣们,究竟有多腐败。仅说他最后信用的几位大学士:内阁首辅陈演,平日奏对的时候最讨他喜欢,几乎每句话都能说到心坎里。可是李自成攻陷北京后,此君带头投降,一口气给农民军送了四万两白银,引发了农民军将士们的浓厚兴趣,接着就是一顿追赃拷打,才发现他家宅的地下,埋的全是白银。

另一位内阁大学士魏藻德,以文采和辩论著称,是崇祯十三年的状元郎。崇祯曾经下令百官捐钱助饷,魏藻德指天指地发誓,说我为官清廉,家里真没什么钱,还真个把崇祯感动了,闹得“助饷”运动草草收场。但李自成打进来后,可就没这么容易感动。早先他为了给李自成表忠心,义正词严的当着农民军面大骂崇祯无道,结果李自成大将刘宗敏上来就抽他一顿大嘴巴:你当三年官就升了首辅,崇祯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竟敢说他无道?而后又是一顿严刑拷打,竟逼他交出了好几万两白银,最后被打死在狱中。临终前悲怆高呼:我之前没有给崇祯皇帝尽忠,才有了今天的下场,真是后悔也晚了啊。

内阁重臣如此,封疆大吏的德性也好不到哪去,这里仅说一位:崇祯年间曾先后担任过保定巡抚和河北巡抚的丁魁楚,此人在南明时代,一度官至永历王朝的吏部尚书兼内阁大学士。而后清军南下,丁大人立刻精神振奋,还没见到清军的影儿,就先给清军送了三万两白银表忠心。在得到清军会重用他的承诺后,丁大人彻底心情放松,把多年为官搜刮的八十四万两黄金足足装了四十船,一路游山玩水,投奔清军,就等着当开国功臣。谁知到了人家军营后,清军立刻翻脸,不但把他全家尽杀,八十四万两黄金更打包全收。

反腐抓错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场的贪腐风气,让崇祯越发恨的咬牙切齿。

崇祯十三年,他问计大学士薛国观:怎么惩治腐败?薛国观回答说:如果厂卫特务能加强监控,谁还敢腐败?崇祯拍案叫绝:好主意。

而后雷厉风行,东厂锦衣卫大批出动,密切监视文武百官,效果也立竿见影:户部尚书孙居相因为私人信件中有“国事日非”四个字,立刻被逮捕流放。左都御史刘宗周反对这种特务行径,也被革职为民。行人司副熊开元因为言语触怒崇祯,更被锦衣卫逮捕下狱。

但这几位落马官员,孙居相在万历年间就出任知县,治理地方颇有政绩,天启至崇祯年间多次出任都察院和户部等各类官职,以忠诚干练著称。刘宗周是一代儒学大师,为人更刚正不阿。南明时代殉国于抗清战争中。熊开元早年担任崇明知县时,就以廉洁奉公出名,后来南明覆亡,他宁愿出家为僧隐居,也绝不效忠清王朝。一心反贪的崇祯,一口气却把几位模范标兵都“反”走了。

征了多少钱

整个执政生涯里,崇祯都缺钱,后人诟病极多的,便是明末的横征暴敛,闹得各地揭竿而起。其实有名的“辽饷”,在之前的天启年间虽然成为常赋,但并未加征,相反明朝还曾多次减免各地钱粮。

但崇祯三年起,崇祯下令增加辽饷,数额提升了三成。然后崇祯十年,又开征“剿饷”,包括每亩田赋加粮六合,外加裁撤驿站节省的银两,总计二百八十万两。崇祯十二年又加“练饷”,全国田土每亩加赋银一分,总计七百三十万两。这三笔赋税,便是后世公认的明末老百姓的沉重负担:三饷。

其实崇祯自己也明白,税征多了老百姓受不了。崇祯十年他还特意下诏书解释,说大家就苦这一年。结果越来越恶化,后几年越征越多,大家也就继续苦下去。但崇祯不明白的是,这赋税重不重,关键不在账面数字,而是所有的钱,都只是一群人买单:农民。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