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从明朝高拱的失败,看明朝派系斗争的杀人不见血

从明朝高拱的失败,看明朝派系斗争的杀人不见血

明朝 ]  时间:2016-11-21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明世宗朱厚熜驾崩的时候,大明王朝的状况,已经到了糟糕透顶的地步。以至于传统小弟朝鲜国王,接到丧讯后第一反应竟不是沉痛哀悼,而是谆谆嘱咐奔丧的朝鲜使臣:这次大明很可能要出大乱子,你去了要小心。

不怪朝鲜小弟暗自嘀咕,只怪大明朝此时一塌糊涂。

就说朱厚熜去世前后的一些事,南方的广东和江西,都有民间暴乱,有些地区的动乱,甚至已经持续了十年。但朝廷却连平叛的钱都拿不出来。北方的鞑靼依旧肆虐侵扰,边关战火不断,年年不消停,朝廷的储备,更是捉襟见肘,比如太仓的粮草储备,最窘迫的时候,竟然只足够支持一个月。

作为内阁首辅,百官之首,老臣徐阶尽心竭力,确保了皇位顺利交接,然后主持朝局,废除嘉靖年间各种弊政,为期间诸多获罪的大臣平反昭雪,稳定人心,减免各地的赋税。里里外外,操碎了心。

但徐阶的毛病,也很突出。他虽然精通权谋,但干起国家大事来,却是小心谨慎,主要的政绩,基本就是纠正嘉靖年间的弊端,大多是拨乱反正。虽说做的不错,但这时明朝的问题,却不是拨乱反正就能解决的。

朱厚熜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除了由于各种弊政因素外,好些麻烦,却也是新形势遇到新问题:这时明朝商品经济发展,思想也更加自由开放,传统道德观念受到强烈冲击,官风民风也深受影响,而在经济方面,商品经济发达,土地兼并严重,民间一片繁荣,政府税收却锐减,而长期的官风腐化,也闹得政府效率低下。大明帝国的上层建筑,早已经是百孔千疮,而徐阶的办法,还是到处补窟窿,虽说里外忙活,却也越发补不过来。

而且徐阶自己的毛病,也非常突出,他是松江人,当地商品经济日益发达,且从事纺织生意,大搞土地兼并的,以势豪大户居首,徐阶自己家,就是其中势力最大的。这么个背景,指望他能大刀阔斧,实在有点难。

就在这样的情景下,另一个铁腕强人,开始大展拳脚:高拱登上历史舞台。

一:孤傲俊才,皇子依赖

高拱祖籍山西,先祖迁到河南新郑。而比起明朝诸多名臣的寒微出身来,高拱的家庭条件,着实好得很。

高拱的家庭,是名符其实的官宦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曾为官。他自己的天资也好,读书识字都极早,自幼就被赞誉为神童。十七岁就考取了举人,而且还是乡试第一名。虽说之后科举不顺,连续几次都遭受挫折,直到三十岁那年才考取进士,但因为科举成绩好,如愿做了庶吉士,先进了翰林院,三十九岁那年,又得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命:成为裕王朱载垕的讲官,也就是大明帝国未来继承人的老师。

明穆宗朱载垕

这样好的家庭条件,外加好学问,还有一直得意的仕途。这样的人生,想不得意都不行。事实正如此,高拱性格的最大特点,就是太过得意,同僚面前,更从来都是一副孤傲样,自以为天下第一,谁也不放在眼里。

按说这样的脾气,上司面前极难混。但高拱有头脑,特别是做了朱载垕的老师后,同僚面前,是一派傲气,但朱载垕面前,却完美收敛,傲气变成了自信的傲骨。这样一来,反而和朱载垕互补起来:朱载垕虽说是皇子,但常年不受父亲待见,嘉靖皇帝性格猜忌,有时候对儿子也提防,日久天长,朱载垕的心理,也变得极没有安全感,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紧张得不行。

而高拱的到来,却恰好令朱载垕心安。高拱行事稳重,判断事务更极为自信,尤其难得的是,他对朱载垕忠诚无比,大事小情不但卖力效劳,更极力宽慰。时间久了,不但被朱载垕极力倚重,甚至成了精神依托。后来高拱升任国子监祭酒,暂时离开了裕王府,但遇到疑难事务,朱载垕还是会写信询问,彼此间的感情,从那时起就深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