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新式火铳加分化敌人的檄文:朱元璋赶走蒙古骑兵

新式火铳加分化敌人的檄文:朱元璋赶走蒙古骑兵

明朝 ]  时间:2017-02-10  

朱元璋是懂得宣传的好处的,文字上口头上的好话有时比刀枪还有力量。要使北方人民明白大军北伐的意义,要解除北方官僚地主对红军的恐惧心理,和瓦解元军的军心士气,火铳石炮没有作用,有用的是宋濂的文章。

朱元璋出军征服方国珍,同时决定了南征和北伐的大计。

吴元年(元至正二十七年,公元1367年)九月间,元璋保有的疆土,大体上据有现在的湖北、湖南、河南东南部和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包括汉水流域和长江下游,是全中国最富庶繁盛,人口密度最高的区域。

南部除元璋以外,分作几个军事单位。以四川为中心的是夏国明玉珍。玉珍本来是西系红军徐寿辉的部将,奉命入川略地,寿辉被弑,自立为陇蜀王,以兵守住瞿塘,和陈友谅断绝来往。至正二十二年(公元1362年)即皇帝位于重庆,建国为夏,年号天统。二十六年病死,子升继位。

云南有元宗室梁王镇守。两广也是元朝的势力。福建陈有定虽然跋扈,仍然向元朝效忠。

元璋见夏国主幼兵弱,云南太远,暂时可以放开。最近的目标是福建和两广。

北部在表面上属于元朝,情形更复杂。粗枝大叶地分析,山东是王宣的防地,河南属扩廓帖木儿,关内陇右则有李思齐、张良弼诸军。扩廓和李张二将不和,元璋用兵江浙,元朝几个大将正在起劲内斗,拚个你死我活。道理说不上,无非是争军权,抢地盘。打得发昏,谁也管不到大局,再夹上宫廷阴谋政变,越发纠缠不清。双方都在打算先安内而后攘外,势均力敌,谁也得不到便宜。得便宜的是他们的公敌朱元璋,正应了古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话。元璋趁元朝内部打得火热,他便东征西讨,扩大地盘,充实军力。等到元璋北伐大军兵临城下,这几个英雄才肯放手,停止互相残杀,却又不肯也不甘心合作,眼看着友军一个个被个别击破,终于同归于尽,大家完事。

元军内哄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几年以前。

红军起事后,元朝正规军队完全无用。真正肯打仗的是义军,是由地主巨绅所组织的保卫私家财产生命的地方民兵。义军中最强大的有两支,一支是起自沈丘(今河南沈丘)的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几年来连败红军,重占河北、关陕,克汴梁,定河南,号令达江浙,屯重兵太行山,正预备大举攻取山东时,和另一支义军发生了冲突。

另一支是以义丁和刘福通作战有功,重占襄阳、亳州的答失八都鲁。答失八都鲁死,子孛罗帖木儿代其掌兵,移镇大同。山西晋冀之地都由察罕帖木儿平定,察罕东征,孛罗帖木儿强占晋冀,两军交战几年,元政府着急,屡次派人调停讲和,到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双方才答应停战。察罕被刺,子扩廓帖木儿领兵山东,孛罗又领兵来争晋冀,内哄又起。

同时还夹着元政府和宫廷的阴谋政变。

脱脱丞相贬死后,哈麻代为宰相。地位高了,想想从前进西天僧,劝皇帝行秘密法,都是丑事,见不得人,说不出口。阴谋废顺帝立皇太子,事泄被杀。太子生母高丽奇皇后和太子都不喜欢顺帝,仍旧阴谋废立,使宦官朴不花和丞相太平接头,太平不肯,太子怀恨,把太平也害死了。宫廷里自然而然分为两派,丞相搠思监和朴不花帮太子,贵臣老的沙帮皇帝。太子派靠扩廓作外援,皇帝派只好拉拢孛罗。

老的沙怕皇太子暗害,逃奔孛罗军中。皇太子怨孛罗收容仇人,搠思监、朴不花就诬害孛罗和老的沙图谋不轨。至正二十四年(公元1364年)四月诏命扩廓出兵讨伐。孛罗知道圣旨是假的,先下手为强,竟带大军进向大都,顺帝杀搠思监、朴不花谢罪,孛罗才回师大同。太子失败了,不甘心,逃出大都,再征扩廓兵打孛罗,攻大同。孛罗还是老文章,又举兵进攻大都,太子战败,逃到太原。孛罗入都,作中书右丞相。二十五年太子又调扩廓和诸路兵进攻,孛罗战败,被刺死于宫中,战事结束,扩廓入都代为丞相。

太子奔太原时,要仿效唐肃宗灵武故事,自立为皇帝,扩廓不依。到扩廓入大都,奇皇后又使人来说,要扩廓带重兵拥太子进宫,逼顺帝让位,扩廓又不肯。这样,太子母子都恨死扩廓,结下深仇。扩廓在军中久了,作不惯丞相,朝中大臣嫌他不是根脚官人(世代贵族),有点另眼相看,扩廓没趣,自愿出外带兵,顺帝封他为河南王,代皇太子亲征。

至正二十六年,扩廓回到河南,调度各处军马,用檄文调关中四将军会师。李思齐得调兵札,大怒,骂说:“乳臭小儿,黄发还没退,敢来调我!我跟你父亲同乡里,同起义兵,你父亲进酒,还三拜才喝,你在我面前连站脚处都没有,居然称总兵,敢命令我!”下令各部,一戈一甲不许出武关,王保保(扩廓原名)来见,则整兵杀之。张良弼、孔兴、脱列伯三军也不受节制。扩廓军令不行,勃然大怒,把南征一事暂且放下,进军关中攻李思齐。思齐等四人也会兵,盟于含元殿,合力抵抗。两军相持连年,数百战,不分胜负。顺帝再三令扩廓停战,一意南征,扩廓不听。扩廓部将貊高带的是孛罗旧部,他们半路上计议:“朝廷调我们打妖贼,如今却去打李思齐,李思齐是官军,官军杀官军,可不糊涂透顶?”逼貊高倒戈声讨扩廓,顺帝也心忌扩廓兵权太重,不听调度,太子从中挑拨,大臣们全说他坏话。顺帝决策,下诏书解除扩廓兵权,部兵分归诸将统率。特设抚军院,以太子统帅全国军马,专防扩廓。

元璋特别看重间谍机构,训练了大批人员,又舍得花钱,侦探得上面说的详细情形,决定利用时机,南征北伐同时并进。十月,以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帅师二十五万,由淮人河,北伐中原。胡廷瑞为征南将军,何文辉为副将军,取福建。湖广行省平章杨璟、左丞周德兴,取广西。

取福建兵分三路,胡廷瑞、何文辉率步骑从江西度杉关为正兵,汤和、廖永忠由明州(宁波)以舟师取福州为奇兵,李文忠由浦城攻建宁为疑兵。陈友定的根据地延平(南平)和福州犄角,建宁(建瓯)则为延平外线据点,驻有重兵。三路大军分别出动,正兵使敌人以主力应战,奇兵使敌人不测所以,疑兵分敌人兵力。

陈友定,福建人,农人出身,为人沉着勇敢,讲义气,好打抱不平,在地方上很有点声望。西系红军进福建,友定站在地主方面,投效作民兵,立下战功,升为小兵官,占领很多城池,积官到福建行省平章,镇守闽中八郡,虽然威福自擅,刑赏在手,对元朝极为恭顺,年年运粮到大都。朱元璋占婺州后,和友定接境。至正二十五年二月,友定进攻处州,为西吴大将胡深所败。深乘胜追击,元璋调发江西驻军南下。准备两路会师,一举攻下延平。吃亏的是胡深孤军深入,太突出了,中伏被俘,为友定所杀,平闽计划受了挫折,暂时搁起。

方国珍投降,西吴水师乘胜南下。友定和元朝本部隔绝,孤立无援。福州建宁先后失守,延平被围。友定和僚属诀别,服毒自杀不死,被俘到应天。元璋责备他攻处州,杀胡深的罪过,友定不屈,厉声回答:“国破家亡,死就算了,何必多说!”元璋发明一种刑罚叫铜马,就是古代炮烙之刑,拿友定来试验,伏上一会儿全身都化成灰。友定的儿子也同时被杀。

西吴从出兵到克服延平,费时四月,从克服延平到平定全国,又费了八个月工夫。

平定两广的战略,也是分兵三路,第一路杨景、周德兴由湖南取广西。第二路陆仲亭由韶州(今广东曲江)捣德庆,第三路是平闽的水师,由海道取广州。第一路军于吴元年十月出发,第二三路军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二月出发。所遇抵抗以第一路军为最大。从衡州到广西的进军路线,第一个名城永州(湖南零陵),第二个全州(广西全县),都经过激烈血战,才能占领,进围靖江(广西桂林)。第二路军于三个月内平定北江和西江三角地带,隔断广州和靖江的交通。第三路军几乎是没有作战,廖永忠的使者向元江西分省左丞何真劝降,大军到潮州,何真就送上印章图籍户口,奉表归附,广州附近州县不战而下。廖沿西江入广西,北上会合第一军攻围靖江。两个月后,洪武元年六月,靖江城破。七月广西平定。两广全归元璋版图。

福建两广平定后,南部除掉四川、云南以外,都联成一气了。大后方的人力和财力,供给北伐军以无限的助力。

北伐军的出发,事前经过元璋和刘基仔细商定了作战计划,再和诸将在军事会议上研究决定。常遇春提出的作战方案,是攻坚战术,以为南方都平安了,兵力有余,直取元都,以我百战的精兵,来消灭元朝疲惫的兵力,非胜不可,到都城攻下后,分兵扫荡,其他城池也可以不战而下。元璋的看法正好相反,指出直攻大都的危险性,以为元朝建了上百年的都城,防御工事一定很坚强,假定大军孤军深人,前有坚城,后边补给线被切断,元朝的援兵四面八方赶到,进不了,退不得,岂不坏事?不如用斫树的法子,先去枝叶,再挖老根,先取山东,撤掉大都的屏风,回师下河南,断掉它的羽翼,进据潼关,占领了它的门户,军事要点都拿到手了,再进围大都,那时势孤援绝,自然不战可取了。常遇春还是上次坚持直取平江的见解,以为巢穴根本一下,支干自然不成问题,但没有计较到孤军深人,后方的交通线如何保持,万一被切断了,兵员和粮食的补充便陷入绝境,固然可以侥幸成功,但是太冒险了,非万全之计。元璋的战术是稳扎稳打,步步扩大,占领地和后方联在一起,补给线在自己兵力控制之下,立于不败之地,确是胜算。诸将都同声说好。

北伐军的统帅部,也经过严密慎重的组织。在平陈友谅以前,诸将直接由元璋亲自指挥,不相统率。有一次打了大胜仗,常遇春把汉的降兵全部杀死,徐达阻止不住,才派定徐达作大将军,节制诸将。这次北伐大军,关系更重大,徐达用兵持重,有纪律,尤其要紧的,是生性小心谨慎,听话服从,靠得住,放得下心,任为征虏大将军,统帅全军。常遇春摧锋陷阵,所向无敌,当着百万大军,决不气馁,勇敢先登,任为副将军。元璋担心他健斗轻敌,特别约束告诫,如大敌当前,以遇春作前锋,和参将冯胜分左右翼,将精锐进击。右丞薛显、参政傅友德勇冠诸军,使独当一面。大将军专主中军,责任是决定战略,策励诸将,不可轻动。

元璋再三申明纪律,告谕将士以北伐意义,战争目的不止是略地攻城,重要的是推翻这个坏政府,解除人民痛苦。所经地方和打下的城子,不可乱杀人,不可抢财物,不要毁坏房屋,破损农具,勿杀耕牛,勿掠人子女,如今是堂堂正正的大军了,以前的作风都得改掉。如有收留下的遗弃儿女,父母亲戚来讨,得立刻还,不可掯勒,坏了名气。

元璋是懂得宣传的好处的,文字上口头上的好话有时比刀枪还有力量。要使北方人民明白大军北伐的意义,要解除北方官僚地主对红军的恐惧心理,和瓦解元军的军心士气,火铳石炮没有作用,有用的是宋濂的文章。宋濂奉命写的告北方官吏人民的檄文说:

自古帝王临御天下,皆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治天下者也。自宋祚倾移,元以北狄入主中国,四海内外,罔不臣服,此岂人力,实乃天授。彼时君明臣良,足以纲维天下,然达人志士,尚有冠履倒置之叹。自是以后,元之臣子,不遵祖训,废坏纲常,有如大德废长立幼,泰定以臣弑君,天历以弟酖兄,至于弟收兄妻,子蒸父妾,上下相习,恬不为怪,其于父子君臣夫妇长幼之伦,渎乱甚矣。夫人君者斯民之宗主,朝廷者天下之根本,礼义者御世之大防,其所为如彼,岂可为训于天下后世哉!

及其后嗣沉荒,失君臣之道,又加以宰相专权,宪台报怨,有司毒虐,于是人心离叛,天下兵起,使我中国之民,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虽因人事所致,实天厌其德而弃之之时也。古云“胡虏无百年之运”,验之今日,信乎不谬。

常此之时,天运循环,中原气盛,亿兆之中,当降生圣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今一纪于兹,未闻有治世安民者,徒使尔等战战兢兢,处于朝秦暮楚之地,诚可矜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