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揭秘:史上东林党如何从信仰集团变为利益集团?

揭秘:史上东林党如何从信仰集团变为利益集团?

明朝 ]  时间:2017-05-29  

导读:

明朝晚期,崇祯时代,再次回到朝廷权力中心的东林党人,已经没有了视死如归的杨涟那样的真烈士。那么,东林党剩下的都是什么人呢?看看东林党当时头面人物钱谦益、侯方域,这两个一老一少的表演。清兵入关,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南明弘光小朝廷,钱谦益出任礼部尚书。不久清军南下,弘光朝覆亡,红楼知己柳如是劝钱谦益与她一同投水殉国,钱却以“水太冷,不能下”为由不肯。外敌袭来,青楼女子柳如是李香君抱定殉国之念,而他们的情郎钱谦益侯方域却一心卖国求荣。“清流”的气节竟不如“清楼”。如此精神对比,令后人唏嘘不已。

这足以说明:侯方域和钱谦益组建的后东林党,完全变质——前期东林党,是以身作则、杀身成仁的信仰集团,而后期东林党,是“杀他人之身成自己之仁”的利益集团、几乎悉数伪君子。那些满口“大义”的清流,在满清屠刀下少数有些骨气,大部分都是“脱下旧服换新袍”,带头“剃发易服”。

为什么正义凛然的清流志士东林党人,后期变成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集团?一是因为天启年间的那场劫难,东林党被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打怕了。遭阉党重创后,东林党苟活下来的大多是软骨头,这些软骨头窃取了东林党的领导权;二是因为在崇祯时期,东林党本身的毛病扩大化。什么毛病?清议——“空谈之气胜”。有人说,大明亡于东林党,这是言过其实,东林人无心祸国,只是无力救国。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以拿东林人的得意后生来说话。大家知道,左光斗有个高徒,史可法,是个抗清名将。他坚守扬州,给清兵以重创,铮铮铁骨,可歌可泣。

但同样是这位高徒,竟然是“联虏平寇”的提倡者。幻想借清兵平息李自成农民起义军,然后恢复大明统治。乃至清兵围城,多尔衮劝降,他回致《复多尔衮书》,在拒绝投降的同时,依然对清兵抱有幻想:“今逆贼未服天诛,谍知上西秦,方图报复。此不独本朝不共戴天之恨,抑亦贵国除恶未尽之忧。伏乞坚同仇之谊,全始终之德;合师进讨,问罪秦中;共枭逆贼之头,以泄敷天之愤。则贵国义闻,炤耀千秋,本朝图报,惟力是视。”

这封书信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史可法对多尔衮说,现在反贼李自成的队伍还没消灭,听说他们又流窜西北去了,准备卷土重来。他们是我大明不共戴天的敌人,也是贵国没有除恶务尽的隐忧。所以,我希望你们同仇敌忾,来对付我们共同敌人,善始善终,咱们合兵一处,一起去西北讨伐反贼,砍下匪首李自成的头颅,以解心头之恨。然后你们班师回国,如果贵国能做到这一点,则功德在千秋。我大明朝一定会竭尽全力,报答你们。这是典型的与虎谋皮。结果,多尔衮的回答是,攻城。清兵攻破扬州城后,多尔衮下令屠城,大屠杀延续了十天,扬州军民死亡超过八十万人,史称“扬州十日”。史可法也壮烈牺牲。

一对相知师生,两个铁血汉子。在晚明末世,都无法救国救民。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无论是天启皇帝,还是崇祯皇帝,即便全面放手,让东林党接管政坛,也不能挽回明王朝的颓势。因为他们本身存在着先天不足:墨守成规,坐而论道。说白了,他们是封建道德家,而不是近代政治家。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