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从《满文老档》看毛文龙与袁崇焕的争议,谁对谁错?

从《满文老档》看毛文龙与袁崇焕的争议,谁对谁错?

明朝 ]  时间:2016-11-08  

毛文龙与袁崇焕一直是史学界焦点,二人谁忠谁奸一直没有定论,下面就摘抄《满文老档》中努尔哈赤时代关于毛文龙的部分,事实胜于雄辩。

当天,新城城主赵游击得到准确信息,派人报告给努尔哈赤:“镇守山海关的袁军门让游击毛文龙领兵二百去朝鲜送信。毛文龙在海上和从朝鲜返回的使臣相遇,他们一起向朝鲜去。消息传到镇江,镇江城中军官陈良策就和毛文龙私通。二十日晚上,镇江城外有数百名村民呐喊,陈良策在城中响应,大喊:“明军来了!”城主佟养元登城视察,被陈良策抓起来。佟养元的儿子、侍从等六十多人被杀。二十一日,陈良策把佟养元带到马头山去见毛文龙。汤站堡、险山堡的堡主都被手下人抓住献给毛文龙。永甸堡主被抓、长甸堡主自愿投降。这些地方都已经归了明朝
毛文龙曾经派人劝赵游击投降,赵游击把他派来的人杀掉,首级献给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赏赵游击一百两银子。初五日,努尔哈赤去信询问凤凰城的李游击:“毛文龙是在海岛上,还是在朝鲜城内?或者是不在城内而野外?镇江汉人渡河而去的,是不是被毛文龙收留了?现在他在什么地方?你去探听消息,报给我知。”当天,派人给朝鲜送去书信,书信内容如下:毛文龙、陈良策、赵成功、李应龙、赵俊这些人,驻扎在你们朝鲜的弥山,经常派兵进犯我河西一带,我如果带兵去征剿,又怕连累到你们朝鲜,所以一直没去。如果你想要我们两国真诚和好,就把毛文龙、陈良策抓来给我,这样我们两国可以共享太平、相安无事。如果不把毛文龙、陈良策抓来给我,那就是你们口称和好而心怀虚伪了。如果你们情愿,就马上把他们送过来,不然,毛文龙、陈良策等人知道我要抓他们,恐怕会服毒自尽,或者逃到别的地方去。到那时,你们就算说朝鲜大金和好,我也无法再相信你们了。

\

十四晚上,我军为了寻找毛文龙而渡江,十五日到达朝鲜的龙川,毛文龙没在龙川,而是去了九十里外的树林边。我军得到消息,前往追击,毛文龙只带领几个从人逃走。我军斩杀陈良策,俘虏陈良策的家小,斩杀了吕游击,还有千总、把总、军士等一共五百多人,后来又剿灭当地男丁一千余人。叛逃之人,全数被抓回来。每个牛录留下八人在当地驻守。 努尔哈赤给朝鲜国王去信说:“明朝集结十三省之兵来攻打我,尚不能胜,你朝鲜国王收留一个毛文龙,想怎么样?我向来遵守天道,绝对不首先侵犯别人。可是应该我得的,我也绝对不会随便丢弃给别人。如果你把毛文龙还给我,我就把你的元帅放回去,这样也可以表示你们和明朝断绝关系。如果你不把毛文龙还给我,明年春天必定还有比毛文龙职位高的官员来到,到那时候,我不怨恨来的官员,只怨恨你朝鲜国王。我和明朝交战四年以来,多次派人给你去信,你朝鲜国王没有一句好言回报,却把明朝当成父母之国,不肯与之断绝。你们这样做,运气好了,能躲得一时之祸,如果一时不慎,定会招来难以估量之大难。据说,从我这里渡河到你们那里的汉人,你们供给衣物饮食,多所周济,现在命你把属于我的逃人,全数送还给我。”

努尔哈赤传谕凤凰城的军士:“派人去把守朝鲜来路,朝鲜使臣如果过来,守路的人就问他们是否归还毛文龙,不管朝鲜使臣怎么回答,都要把他留在当地,然后马上把情况禀告给我。”朝鲜三名总兵驻扎在边界,他们从毛文龙那里得到消息,说是女真兵已经进驻新城。朝鲜总兵就派人到新城察看消息。十二名察看消息的朝鲜人在返回的路上,被我军擒获。这些人被带到努尔哈赤这里来,努尔哈赤让学者达海审问他们的来意,为首的人说:“朝鲜国王让我们前来探听消息,看看你们是否已经得到了广宁和山海关,如果你们已经攻取了广宁和山海关。我国就与你们和好。”达海问:“朝鲜国王为什么不把毛文龙抓住献来?”。为首的人说:“明朝是父亲、朝鲜是儿子,父亲家里的人,儿子怎么敢抓呢?”达海告诉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让把这些人扣押下。扎克丹城的千总李恭寅去新城一带寻找残留百姓,总共得到五十四个人。他又俘获了毛文龙派来的四名甲士。努尔哈赤赏赐李恭寅四十两银子。二十三日,接到禀报:有五名朝鲜使者前来。努尔哈赤说:“将前来的朝鲜使者抓住,分别询问他们有什么话要说。”将五名朝鲜使者抓住,五个人说:“我国去年来过的官员,今年还要再来,现在住在龙川城,先派我们五个人来送信。”看那官员带来的书信,信中说:“我朝鲜国和贵国想要真诚修好,哪能因为一个毛文龙受到阻碍呢?上次贵国来信对我国说‘两国若和好以后,没有尊卑、平等相处’,现在依形势看,不是真的。违背天道的人做不出善行,恃强凌弱的人不讲良心。”努尔哈赤看到书信内容,大怒:“朝鲜国言不及意,纯属废话。你们五个人来此什么目的?是不是探听消息?”把这五个朝鲜人全都扣留。二十九日,都堂发布命令:“听说毛文龙派遣五十人到我国来离间挑拨。谁如果把毛文龙派来的人抓住,立功;如果知情不报,被他人首告,则治以灭门之罪,首告者立功。岫岩以南,让爱塔副将负责;孤山一带,让赵义和游击负责。”

三十日,负责炼铁的把总张秉仪,在铁匠的配合下,把毛文龙派来的一名挑拨离间者抓住。张秉仪升为千总,那名铁匠被赏银十两。

当天,努尔哈赤说:“据悉,毛文龙派人到我国各处张贴告示挑拨离间,沿岸戍守的统兵大臣,要密切注意两个驻防点之间的疏漏,严加搜寻踪迹。”初四日,炼铁的石城地方,备御王子登追赶二百里,抓住毛文龙派来挑拨离间的人。王子登被升职为游击。都堂官给青苔峪的堡主去信说:“有人向我报告,你那里有三个人,同毛文龙派遣的奸细相互勾结,准备叛乱。一人叫景天彦,住在萌磐驿;一人叫王百求,信在达塔峪;一人叫曹留全,住在桦皮峪。你要带人,把这三个人,还有毛文龙派去的人,全都抓住送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