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朱元璋的特务网有多严密?建立东西两厂锦衣卫

朱元璋的特务网有多严密?建立东西两厂锦衣卫

明朝 ]  时间:2017-02-06  

朱元璋君臣合作七年,有不算短的一段蜜月期,但蜜月结束之后,渐渐心理都起了变化。那是怎样的变化呢?《明史·胡惟庸传》记载:惟庸独相数岁,生杀黜陟,或不奏径行。内外诸司上封事,必先取阅,害己者,辄匿不以闻。四方躁进之徒及功臣武夫失职者,争走其门。吉安侯陆仲亨、平谅侯费聚因过遭帝切责之。惟庸胁诱二人,密相往来。这段明史,既记录了胡惟庸的变化和不法行为,同时也道出朱元璋对胡惟庸由宠到恨的心理根源——早请示晚汇报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先斩后奏、自作主张;皇帝的敌人不是自己敌人,而是结党营私的朋友伙伴。如此,不免使得朱元璋大为恼火,我的天下我做主,咋论到你胡惟庸显摆?我打天下你坐天下,哪有这样好事?

在这里,我们要强调一点,朱元璋的底线。如果说朱元璋对器重的属下什么事都可以网开一面,贪污受贿都可以容忍,但唯独一件东西一旦触碰,休说胡惟庸,就是天王老子、至亲儿孙,朱元璋也不容忍,什么东西?那就是争权。显然,胡惟庸的以上行为,就是争权,突破了朱元璋的底线。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胡惟庸干这些事,都是偷偷摸摸的,朱元璋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这就是不了解朱元璋的另一特长了,此人除了用人整人上有一套外,搞情报工作也是很厉害的。中国历史上有两个著名的“告密时代”,一个是那武则天的大周,另一个就是朱元璋的大明洪武时代。在这个时代中,特务生逢其时,全国处处都有皇帝眼线。朱元璋情报工作无孔不入。其情报工作细到了什么程度?

这段故事为人们所熟知——朱元璋手下有个叫宋濂的大臣,从朱元璋起兵时就跟着朱元璋,建国后被委以重任,被朱元璋誉为“开国文臣之首”。但是对这样的大臣,朱元璋璋情报工作也没放松,有一天,宋濂在家里请几个朋友喝酒。上了一些酒菜。次日上朝,朱元璋问他:老宋,听说昨天你家来客了?吃点啥喝点啥呀?宋濂是个老实人,照实回答,来几个朋友,然后开始报菜名——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朱元璋频频点头:“嗯,对上了,你是个老实人,没欺骗我!”原来,在宋濂家人中,朱元璋早已安插了自己的人。那个朱元璋安插的人,每天都监视宋濂起居,家中一有情况就马上报告朱元璋。所以朱元璋对宋濂情况无所不知。经过对菜单,朱元璋洋洋得意,而宋濂从此惶惶不可终日。

类似谍报层出不穷。有个翰林叫钱宰,在朱元璋那领了一项文化工程,重编《孟子》语录,因为朱元璋对孟子的有些话很不满,比如:君为轻民为重。老百姓比我重要哪行?于是命令手下文人加班加点,重新肢解孟子,这个钱宰每天早出晚归,累得够呛,有一天下了夜班,一边往家走一边做了首诗,有些发牢骚的意思:“四鼓咚咚起着衣,午门朝见尚嫌迟,何时得遂田园乐,睡到人间饭熟时。”第二天,朱元璋对他说:“小钱啊,昨日你做的那首诗不错,不过我并没有嫌你来得晚啊,只是怕你们不勤奋,你看把那个嫌字改作忧字如何?”钱宰吓得魂飞魄散,我一个人嘀咕皇帝怎么知道的,连忙磕头谢罪,您改得好。

还有一个担任国子祭酒的官员,叫宋讷。有一次,遇到点不开心的事,独自坐在自家后花园生气。第二天上朝朱元璋问他:你昨天生谁的气?宋讷大吃一惊:我生气了吗?朱元璋拿来一幅画,你看看,这不是你吗?宋讷拿来一看,数码照片一样,生气的表情都画得惟妙惟肖。原来朱元璋安排的特务,不仅跟踪大臣,而且还进行素描工作。说到明朝特务,我们都知道锦衣卫。这是朱元璋的发明,但锦衣卫之外,还有一种特务,也是朱元璋精心打造的,那就是检校。这个检校明为“言官”,实际上干的就是特工的活,专查官员隐私,朱元璋的特务网就是由检校和锦衣卫组成的。如果说锦衣卫是军统,那么检校就是中统。他们一个用剑,另一个用嘴杀人。朱元璋利用这些人,等于在每个官员头上悬了一把剑,卧室里安装了摄像头,所有官员在朱元璋面前,都一丝不挂,没什么隐私可言。

朱元璋培养了不少著名特务,前面提到那个担任过右丞相的杨宪、以及本讲座主人公胡惟庸都可以称为杰出特务。这些人只对皇帝一人负责,就像藏獒一样,只认一个主人,其余人无论和皇帝是什么关系,都可以撕咬。文武百官遇到这些人,就像遇到狂犬了,必须拐弯跑,要直接撞上很容易被咬,咬上可就没救。这正是朱元璋所要的效果。他对自己培养这些特务的效果很得意,说:“我养这这些人,犹如如人养恶犬,人见人怕。”在特务的监视下生活起居,哪个大臣的一举一动能逃出皇帝视线?虽然胡惟庸既是宠臣、也算是个大特务,但也毫不例外受到朱元璋的特务照顾,尤其在君臣关系出现缝隙的后期,朱元璋派人在胡惟庸家门口放了暗哨重点盯防。特务整特务,更叫一个狠。胡惟庸的不法行为,被一心想立功的特务们添油加醋,传到朱元璋耳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