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朝 > 秦淮八艳之马湘兰:与王稚登有未了情

秦淮八艳之马湘兰:与王稚登有未了情

明朝 ]  时间:2017-04-11  

马湘兰曾多次以题诗的方式对王稚登表达以身相许的意愿,王稚登对其心意自是了然。然而这个谈情说爱很有一套的“才子”也和绝大多数青楼客一样,一但论及婚嫁就顿时成了“行动上的矮子”。对他自己的推诿搪塞,据他自己表示,是因为自己仕途不顺。不想耽误马湘兰的“前途”。姑且不论他在和马湘兰卿卿我我,坦然受芳心相许,与之成为秦淮一带人尽皆知的情侣时可曾考虑过马湘兰的“前途”,按说为了对方的“前途”而宁可抛弃自己的占有欲望应该是爱情中最崇高伟大的境界,可是王稚登在对马湘兰的许身不假理会之后与别的青楼女子(如薛素素)犹有挂葛却不能不令人心生疑惑----我可以理解他取妻生子,因为那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可以接受他另外置妾,因为古人对传宗接代看得很重,可是他又与别的青楼女子“逢场作戏”,却似乎与那崇高伟大的爱情境界不大搭调,而令我不敢轻信其词----所谓顾及马湘兰前途云云,不过是对自己不敢对感情负责任的冠冕自辨罢了!

秦淮八艳之马湘兰:与王稚登有未了情

马湘兰对待爱情的态度,是她又一不凡之处。

像这种才情出众,又特别执著的女子,一但感情不如意,往往容易走两极----或是慧剑斩情丝,决绝至不留转圜余地,或是不顾自尊,痴缠不断,直到对方让步为止。不只秦淮八艳,古来青楼奇女子中感情不如意者大率如此。

马湘兰不同。一方面,她体谅王稚登的顾忌,几翻试探得不到回应,便不再相逼。另一方面,她也没有自怨自艾,让自己被哀伤怨恨纠缠。她更没有自欺欺人,强迫自己忘记对王稚登的爱。她依然忠诚于自己的真心,依然如故地付出着真情,依然甘为王稚登的红颜知己,只是不再提嫁取之事。

再后来,王稚登去了姑苏定居州,与身居金陵的马湘兰仍然保持着书信往来,三十年不曾间断。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