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战国时期秦国上将军嬴虔简介,公子虔为什么要杀商鞅?
战国时期秦国上将军嬴虔简介,公子虔为什么要杀商鞅? 战国时期秦国上将军嬴虔简介,公子虔为什么要杀商鞅?
嬴虔的基本资料
本名:嬴虔
别称:公子虔
所处时代:战国时期
出生地:秦国栎阳
官职:太子太傅 上将军
  • 史料
  • 相关考究
  • 文学描述

战国时期秦国上将军嬴虔简介,公子虔为什么要杀商鞅?

公子虔(生卒年不详),嬴姓,名虔,战国时秦公子,秦孝公嬴渠梁大哥。曾为秦孝公太子嬴驷之右傅。公孙贾为左傅,商鞅变法时,太子犯法,公子虔受刑。后因犯他法,公子虔受劓刑挖去鼻梁,随后闭门八年不出。孝公卒,太子继位,是为秦惠文王。他与老世族等告商鞅十大罪,秦惠王遂杀商鞅,并且灭其家。

史料

原 文

令行于民期年①,秦民之国都言初令之不便者以千数。

于是太子犯法。卫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将法太子②。太子,君嗣也,不可施刑,刑其傅公子虔,黥其师公孙贾③。明日,秦人皆趋令④。

——《史记·商君列传

注 释

①期年:一整年。

②法:处罚、治罪。

③黥:即墨刑。用刀在面额上刺字,再涂以墨。

④趋令:遵照新法执行。

翻 译

新法在民间施行了整一年,秦国老百姓到国都说新法不方便的人数以千计。正当这时,太子触犯了新法。卫鞅说:“新法不能顺利推行,是因为上层人触犯它。”将依新法处罚太子。太子,是国君的继承人,又不能施以刑罚,于是就处罚了监督他行为的老师公子虔,以墨刑处罚了给他传授知识的老师公孙贾。第二天,秦国人就都遵照新法执行了。

原 文

居三年,作为筑冀阙[què] 宫庭于咸阳①,秦自雍徙都之。而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内息者为禁。而集小(都)乡邑聚为县,置令、丞,凡三十一县。为田开阡陌[qiān mò]封疆②,而赋税平。平斗桶权衡丈尺。行之四年,公子虔复犯约,劓[yì] 之③。居五年,秦人富强,天子致胙[zuò]于孝公 ④,诸侯毕贺。

——《史记·商君列传》

注 释

①冀阙:古代宫庭外公布法令的门阙。冀,记。出列教令,当记于门阙。

②阡陌:纵横交错的田塍。南北叫阡,东西称陌。封:聚土作为标志。疆:划定疆界。

③劓:古代割掉鼻子的刑罚。

④致胙:天子把祭祀用的肉赐给诸侯,表示荣宠的特殊礼遇。

翻 译

过了三年,秦国在咸阳建筑宫廷城阙,把国都从雍地迁到咸阳。下令禁止百姓父子兄弟同居一室。把零星的乡镇村庄合并成县,设置了县令、县丞,总共合并划分为三十一个县。废除井田重新划分田塍[chéng]的界线,鼓励开垦荒地,而使赋税平衡。统一全国的度量衡制度。施行了四年,公子虔又犯了新法,被判处劓刑。过了五年,秦国富强,周天子把祭肉赐给秦孝公,各国诸侯都来祝贺。

原 文

刑黥太子之师傅,残伤民以骏刑①,是积怨畜祸也。

教之化民也深于命,民之效上也捷于令②。今君又左建外易③,非所以为教也。君又南面而称寡人④,日绳秦之贵公子⑤。《诗》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何不遄[chuán] 死⑥,以《诗》观之,非所以为寿也⑦。公子虔杜门不出已八年矣,君又杀祝欢而黥公孙贾。《诗》曰:‘得人者兴,失人者崩。’⑧此数事者,非所以得人也。

——《史记·商君列传》

注 释

①骏刑:严峻的刑罚。骏,通“峻”。

②以上二句的意思是说,教化百姓比命令更深入人心,百姓模仿上边的行为比命令更迅速。

③左建外易:违情背理地建立权威,改变法制。左,失正。外,失中。

④南面:古代君王坐北朝南。寡人,君之谦称。指商鞅被封商於之地,号商君。

⑤绳:约束,纠正。引申为逼迫。

⑥以上四句诗出自《诗经·鄘[yōng]风·相鼠》第三章。遄,快,迅速。

⑦为寿:敬酒,致礼。此引申为褒扬,恭维。

⑧以上二句诗,《诗经》未载。可能是逸诗。

翻 译

惩治太子的师傅,用严刑酷法残害百姓,这是积累怨恨、聚积祸患啊。教化百姓比命令百姓更深入人心,百姓模仿上边的行为比命令百姓更为迅速。如今您却违情背理地建立权威变更法度,这不是对百姓施行教化啊。您又在商於封地南面称君,天天用新法来逼迫秦国的贵族子弟。《诗经》上说:“相鼠还懂得礼貌,人反而没有礼仪,人既然失去了礼仪,为什么不快快地死呢。’照这句诗看来,实在是不能恭维您了。公子虔闭门不出已经八年了,您又杀死祝欢而用墨刑惩处公孙贾。《诗经》上说:‘得到人心的振兴,失掉人心的灭亡。’这几件事,都不是得人心的呀。”

相关考究

秦国王室姓与氏考究

关于先秦姓跟氏,以《左传隐公八年》一条为例:

“冬十有二月,无骇卒。”(《春秋隐公八年》)

“无骇卒,羽父请谥与族。公问族于众仲。众仲对曰:‘天子建德①,因生以赐姓②,胙之土而命之氏③。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④。官有世功,则有官族⑤。邑亦如之⑥。’公命以字为展氏。”(《左传隐公八年》)

以下略据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一句一句解释:

①天子建德:

据杜《注》,建立有德之人而以为诸侯也。

②因生以赐姓:

前人异说颇多。

⒈依王充《论衡诘术篇》,譬如夏禹祖先因其母吞薏苡而生,故夏姓苡(《史记》作‘姒’);商朝祖先契,其母曰简狄,吞燕子(卵)而生契,故商姓子;周朝祖先弃,其母曰姜原,践踏大人脚迹,怀孕以生弃,故周姓姬。此谓因其祖先所由孕而得姓。

⒉依杜《注》、孔《疏》及郑樵《通志氏族略序》,譬如舜生予妫汭,其后胡公满有德,故周朝赐姓曰妫;姜之得姓,居于姜水故也。此谓因其祖先所生之地而得姓,此又一说。

⒊于鬯《香草校书》则以生读为性,性即德也。因生以赐姓,即以其德行而赐之姓。此又一说。

③胙之土而命之氏:

《国语齐语》韦昭注云:“胙,赐也。”《韵会》云:“建置社稷曰胙。”依杜《注》意,此谓天子封诸侯,既因其所有以赐之姓,又封以土地而命之氏。如周封舜后于陈,赐姓曰妫,命氏曰陈。《国语周语下》云:“皇天嘉之,祚以天下,赐姓曰姒,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祚殷富生物也。祚四岳国,命以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谓其能为禹股肱心膂以养物民人也。”可与此文相互印证。

④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

此谓诸侯于大夫,以其字为其谥,而其后人因之以为族姓。

以字为族者,多用于公族。当时之制,诸侯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公孙之子不可再称公孙,乃以其父祖之字为氏。如郑公子去疾,郑穆公之子,字子良,其子为公孙辄,其孙良霄即以良为氏,良霄之子为良止是也。又有以父字为氏者,如卫之子叔、公孟,宋之石氏是也。鲁惠公有子曰施父,其后有施孝伯,盖以施为氏。

谥法之起,在周共王、懿王之后,其初唯天子诸侯有之,卿大夫尚无用此典礼者。至东周以后,卿大夫始渐有之。

崔述尝考之,晋自文公以前,唯栾共叔有谥。狐偃、先轸有佐霸之功,而谥皆无闻。至襄公世,赵衰、栾枝始有谥,而先且居、胥臣之属仍以字称。成、景以后,卿始以谥为常。先縠、三郤以罪诛,乃无谥。降于平、顷,则虽栾盈之以作乱死,荀盈、士吉射之失位出奔,而无不谥矣。鲁国大夫有谥者,较他国为独多,然桓、庄以前,卿尚多无谥者。昭、定之间,则荣驾鹅、南宫说、子服公父之伦,下大夫无不谥者。郑国大夫初皆无谥,至春秋之末,子思、子剩亦有谥。唯宋大夫始终无谥。

⑤官有世功,则有官族:

谓先世有功之官名为族姓,如司马氏、司空氏、司徒氏。宋之司城氏,晋之士氏、中行氏、籍氏等。

⑥邑亦如之:

谓以先世所食之采邑为族姓。如晋之韩、赵、魏之类。

推回秦国姓氏。古人得氏有因国得氏有因字得氏,有因官得氏,有因邑得氏,若以“胙之土而命之氏”而言,则秦国实为嬴姓秦氏。

文学描述

正史上关于公子虔的记载很少,小说《大秦帝国》塑造的公子虔,其命运大致分为四大阶段,其性格特征亦表现为层层深化变异的四个阶段:

第一段为统军大将时期,威猛雄烈而偶见复仇偏激(不是偏狭)。

第二阶段为政治柱石(太子傅)时期,内明大义而偶见威猛沉郁。

第三阶段为刑治后时期,精神变异,二十年龟忍再生,是公子虔命运转折的枢纽期。这一变异时期的性格逻辑是:私恨屈辱相聚结,既不愿因一己复仇而颠覆秦国变法,又不能化解对商鞅的沉沉私仇,遂闭门自囚避开国政,终致酿出奇特的变异再生。

第四阶段为孝公身死后再度复出时期,冷酷沉静而洞察大局,既坚持复仇,又坚持护法,成为一个精神世界截然两分的政治家,对秦惠王前期构成巨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