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明朝刑部右侍郎鄢懋卿简介,鄢懋卿的下场如何
明朝刑部右侍郎鄢懋卿简介,鄢懋卿的下场如何 明朝刑部右侍郎鄢懋卿简介,鄢懋卿的下场如何
鄢懋卿的基本资料
中文名:鄢懋卿
别名:鄢景卿
国籍:明朝
民族:汉族
出生地:江西丰城
职业:刑部右侍郎
  • 性格特点
  • 原文
  • 译文

明朝刑部右侍郎鄢懋卿简介,鄢懋卿的下场如何

鄢懋卿,字景卿,明代丰城(今江西丰城)人。嘉靖二十年进士。由行人擢御史,累进左副都御史。附严嵩,得为总理两浙、两淮、长芦、河东四盐运司盐政。

性格特点

尽握天下利柄,所至市权纳贿,滥征苛敛。性奢侈,至以文锦被厕床,白金饰溺器。官至刑部右侍郎。嵩败,落职戍边。

《明史》《鄢懋卿传》

原文

鄢懋卿,丰城人。由行人擢御史,屡迁大理少卿。三十五年,转左佥都御史。寻进左副都御史。懋卿以才自负,见严嵩柄政,深附之,为嵩父子所暱。会户部以两浙、两淮、长芦、河东盐政不举,请遣大臣一人总理,嵩遂用懋卿。旧制,大臣理盐政,无总四运司者。至是懋卿尽握天下利柄,倚严氏父子,所至市权纳贿,监司郡邑吏膝行蒲伏。

懋卿性奢侈,至以文锦被厕床,白金饰溺器。嵊时遗严氏及诸权贵,不可胜纪。其按部,常与妻偕行,制五彩舆,令十二女子舁之,道路倾骇。淳安知县海瑞、慈溪知县霍与瑕,以抗忤罢去。御史林润尝劾懋卿要索属吏,馈遗巨万,滥受民讼,勒富人贿,置酒高会,日费千金,虐杀不辜,怨咨载路,苛敛淮商,几至激变,五大罪。帝置不问。四十年召为刑部右侍郎。两淮余盐,岁征银六十万两,及懋卿增至一百万。懋卿去,巡盐御史徐爌极言其害,乃复六十万之旧。嵩败,御史郑洛劾懋卿及大理卿万寀朋奸黩货,两人皆落职。既而寀匿严氏银八万两,懋卿绐得其二万,事皆露,两人先后戍边。

译文

鄢懋卿是丰城人,原任官行人,后升为御史,逐渐升为大理寺少卿。嘉靖三十五年,改任左佥都御史,不久升任左副都御史。鄢懋卿以有才能自负,看到严嵩当权,便全心依附他,得到严嵩父子的亲近。当时正值户部因两浙、两淮、长芦、河东的盐政发生困难,请求派遣一名大臣前往总理盐政,严嵩于是任用了鄢懋卿。明朝旧制规定,大臣办理盐政,没有总理四盐运司的安排,这样一来鄢懋卿便全部掌握了全国财入货利的大权,倚仗严氏父子,所到之处鬻权纳贿,监司郡邑的官吏见他时都跪行蒲伏于地。

鄢懋卿生性奢移,甚至用彩锦装饰厕所,用白银装饰便溺器皿。每年按时节送给严氏和诸位权贵的财物,不可胜计。他外出视察时,经常与妻子同行,专制成五彩舆,让十二个女子抬着,道路上人们看到无不惊骇。淳安知县海瑞,慈溪知县霍与瑕,都因对抗他被罢官而去。御史林润曾经弹劾鄢懋卿索要属吏,行贿送礼以钜万计,滥受民间诉讼,勒索富人贿赂,设置酒宴聚会,每年花费达千金,虐待杀戮无辜之人,怨声载道,苛敛淮南财物,几乎导至激变,共五大罪状。世宗置之不问。嘉靖四十年召授他为刑部右侍郎。两淮的余盐,每年征收白银六十万两,到鄢懋卿掌盐政时增加到一百万两。鄢懋卿离任后,巡盐御史徐旷竭力上言其害处,于是又恢复征收六十万两的旧制。

严嵩倒台后,御史郑洛弹劾鄢懋卿和大理寺卿万采朋党为奸,贪财黩货,两人被免去职务。既而万采私藏严氏银八万两,鄢懋卿骗来其中二万两,事情都败露,两人被先后戍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