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清朝金石学家、书法家杨岘简介,杨岘书法风格是怎样的?
清朝金石学家、书法家杨岘简介,杨岘书法风格是怎样的? 清朝金石学家、书法家杨岘简介,杨岘书法风格是怎样的?
杨岘的基本资料
本名:杨岘
字号:字庸斋
所处时代:清朝
出生地:浙江归安
出生时间:1819
去世时间:1896
主要作品:《庸斋文集》及《迟鸿轩诗钞》
  • 个人简介
  • 书法风格
  • 用笔运笔
  • 结构造型
  • 个性特色
  • 艺术成就
  • 作品赏析
  • 个人著作

清朝金石学家、书法家杨岘简介,杨岘书法风格是怎样的?

杨岘(1819-1896),字庸斋、见山,号季仇,晚号藐翁,自署迟鸿残叟,浙江归安(今湖州)人,清朝书法家、金石学家、诗人。

个人简介

杨岘咸丰五年(1855)举人,应会试不中,曾入曾国藩、李鸿章幕中,参佐军务。50岁以后负责海道漕运事务,官至盐运使,其间曾任江苏松江知府,因得罪上僚被劾罢官。此后即寓居苏州,读书著述,以卖字为生。 

书法风格

用笔运笔

“杨隶”用笔方圆兼用,方笔棱削,圆笔轻细,横划粗、竖划细,行笔猛提,留下纤而且长的划尾,磔划方稜,带有较长的捺脚。在撇、捺、横划的放纵笔势中,转折方硬,犹如锋催剑折,撇划重笔上挑。杨岘作隶,其横划中的长横,一波三折,节奏强烈,气韵生动,其点也极有变化不相雷同,且与其它笔划非常协调。在运笔上多用疾、涩、振抖之法,讲究笔运曲直提接、顿挫的细微变化,线条内蕴跌宕,富有凝重与拙趣。

结构造型

“杨隶”结构严紧而又舒展,字形扁方,间架工整,疏密匀称,其形宽而气紧。笔划疏朗,安排错落,上下呼应,其结构造型,既强调外形的风采,又力求内涵的充实。

个性特色

“杨隶”波划多作变形处理,往往一笔送出即收,不留波状,不强调波,而突出磔划杨岘书法作品,写得大脚露锋,如横划与捺划的磔笔。再则从“杨隶”用笔浑厚扎实,其撇捺在出锋的刹那,重顿而后尖即飞速出锋,留下隐绰枯涩的锋尾。其三,杨一生“研精隶书,于汉碑无所不窥”,用帖的笔法写碑,又不纯以汉碑的阳刚取胜。有化刚为柔,柔中见刚,弯曲柔韧,俨然不失雄强之势。

杨岘的书法属于北碑派,曾拜书家臧寿恭为师学习书法,精研隶书,于汉碑无所不窥,名重一时。由于他取法广泛,临习勤奋,因而下笔极其熟练,个人风格也十分明显。其隶书主要致力于《开通褒斜道》、《石门颂》、《礼器碑》,在字形结构上,他一反前人学汉碑均取其方整严密的习惯,对字形尽量采取上部紧密、下部疏朗的处理方法,尤其是撇、捺及长竖等笔画,左、右伸展,波挑飞扬, 将汉碑的雍容端庄通过迅速的运笔和熟练的提按动作,形成一种犀利峭拔、活泼飘动、神采焕发的形象,因而被人称为是用草法写隶书。作风瘦劲矫健,疏中求紧密,其用笔明快爽畅,用墨多求变化。常用淡墨和宿墨创作,这在当时的碑学书法家中是少见的。咸丰、同治时期,他的隶书最为突出,影响较大。值得一提的是,杨岘的行书也风格鲜明,点画沉着。体势夺宕,字形或瘦长,或方扁,或紧结,或离散,变化多端而力避平淡,其豪纵不羁与俊逸飞动,一同于隶。杨岘作品流传甚多,但隶书风格对晚清书坛影响很大,甚至远及日本,但其晚年书风流于颓唐,缺乏古意。 

艺术成就

一个多世纪以来,“杨隶”逐渐引起了国内外书法家的注视和研究。

从日本雄山阁出版的,北川博邦编的《清人家隶字汇》里,汇集220位著名书家墨迹的巨著。其中收集786个“杨隶”字就是一例。今谈“杨隶”,先从他在光绪七年(1881)62岁所书“千甓亭”匾额说起。“千甓亭”隶书匾额现藏于杨岘家乡——湖州月河街千甓亭内。“千甓亭”三字苍劲古拙,舒展宕逸。落款短跋行书为:“潜园主人躯汉晋砖,网罗逾千,可谓豪矣。吾乡自陈褒之先生后无此古趣。至桐城吴晋明府多而不精,未足方此。辛已孟取,庸斋杨岘揭此饷之。”行笔瘦劲清雄,极富神采。这是他留在湖州的一幅以豪纵见胜的佳作。“千甓亭”是清代著名学者陆心源宅院中的一座建筑,因藏有汉、晋砖近千块而得名(现为浙江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杨岘还为陆氏《千甓亭砖续录》写了序文,指出了它对历史、书法、治印等方面的学术研究价值。还对汉、晋砖铭文书法作了论述:“点画奇肆,偏旁增损,足于见篆分(隶书又称八分书,简称分书)之始”。

《易林语四条屏》光绪十年(1884)杨岘65岁时作。此作神韵与《礼器碑》相似,行密势逸,很有特色。

《太室铭四条屏》书於光绪是十八年(1892),结体以长方取势,用笔方笔兼其,以园为主,神采宕逸见日本《书道全集》。

《南山有高稜北极羁羽》五言联隶书载日本《书道全集》,光绪二十年(1894)书,是年又作《狂次公应未怪诗如东野不言寒》七言联隶书(故宫博物院藏)。上款仲雅老贤侄居,下款七十六叟杨岘。此两联,皆有简古宕逸之气,用笔富有纂意。

《声华满冰雪述作凌江函》五言联隶书(日本《明清书道图说》)上艺渌二兄大人教正,下款庸斋弟岘。此联运笔如秦篆,其风格豪迈清新,纵横有致,不离古法而有生意,是件创新妙品。

《水市华船诗轴》(日本《明清书道图说》)行书,笔势遒劲,一股清淡气息,含包这丰神绝俗的神韵,通篇以情性为上,以豪纵见胜。

还有《临西狱华山庙碑四条屏》(上海博物馆藏),《节临汉衡方碑幅》(日本《书道全集》)等作品。笔者拜读乡贤佳品,或流寓于海外或存藏于国内,或被家乡珍藏的有几十件之多。

杨岘书法之余,还攻古诗文辞,著有《庸斋文集》、《迟鸿轩诗钞》等。其《安吉施氏遗著序》一文,入吴兴王义儒编著的《续古文观止》,颇受传诵。 据载吴昌硕曾随俞樾(曲园)在姑苏结识杨岘,从其学艺,情在亦师亦友之间。可谓同声相应,同心相知,这在艺术史上不多见。吴昌硕曾将旧藏《彝器款识册》请杨岘题辞,二人各抒己见,颇有玩味。

作品赏析

杨岘一生好隶书,对东汉碑碣多有探求。论者说他“于汉碑无所不窥”, 可知其在研究汉隶上是下过大工夫的。他的隶书为时人所重,著名书画家、篆刻家吴昌硕即出自他的门下。杨岘的传世作品较为丰富,这副隶书七言联(见右图)是其晚年之作。作品为纸本,纵142.5厘米,横32厘米,现藏故宫博物院。此联在书写上迥异于书家早期横平竖直、循规蹈矩的一贯作风,颇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味道,信笔挥运,更显老英雄本色。此作用墨浓重,行笔矫健,兼以枯笔,粗细相间,大小变化一任自然,仿佛信手拈来,却又别有用心。一般来说,隶书字取横势,最易产生横画平板雷同的现象。此联横画变化诡异,包括最为突出的波与磔,均无一笔雷同。联中撇、捺笔画,左右伸展,波挑飞扬。杨岘将汉碑的雍容端庄通过迅速的运笔和熟练的提按动作,打造成一种犀利峭拔的面貌,难怪有人称他是用草法写隶书。最为得趣的是此书在放纵之外掺以颤笔捻管技法,使得部分枯瘦笔触更加古拙、生涩,与丰腴、浓重的肥笔形成强烈的对比。这种看似率意,实则于对比关系中见匠心的处理方法,在今天看来是十分容易接受的,并已经得到普遍运用,但是在当时却遭到很多质疑——人们认为他晚年书风流于“颓唐”。殊不知,这正是杨岘实现“衰年变法”的刻意之举。

个人著作

著有《庸斋文集》及《迟鸿轩诗钞》 ,并传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