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清朝兵部主事许宗彦简介,代表作《鉴止水斋集》
清朝兵部主事许宗彦简介,代表作《鉴止水斋集》 清朝兵部主事许宗彦简介,代表作《鉴止水斋集》
许宗彦的基本资料
本名:许宗彦
字号:字积卿,一字固卿,号周生
所处时代:年间乾隆
出生地:浙江德清
出生时间:1768年
去世时间:1818年
主要作品:《鉴止水斋集》二十卷
原名:许庆宗
  • 人物生平
  • 藏书故实
  • 诗选
  • 《清史稿》记载

清朝兵部主事许宗彦简介,代表作《鉴止水斋集》

许宗彦 (1768-1818),原名庆宗,字积卿(一字固卿),号周生,德清(今浙江省德清县城关镇明星村)人。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正月初一生。九岁能读经史,侍郎王昶爱其才,嘉庆四年(1799年)己未科进士,官至兵部车驾司主事,居官仅两月,即以亲老辞归。好藏书,有“藏书三十六橱,类多精善”。精天文、历算,自制浑金球,曾观测到天王星,嘉庆二十四年己卯(1819年)卒。著有《鉴止水斋集》二十卷。妻梁德绳。

人物生平

清乾隆三十三年正月初一生。童年随父居京师。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举人。嘉许宗彦像庆四年(1799)进士,授兵部车驾司主事,性清淡泊,衣食节俭,居官两月,旋引疾及父母年老,辞归故里。寓居杭州,寓所名“鉴止水斋”,取“读书人须使心澄清如止水,无丝毫不可对人处”之意,闭门读书、著述,长达20年。通经史,善属文,对黄章、地理、文字、经纬、算法等都有研究。在杭常与段玉裁、王昶、阮元等往来切磋,却无当时迂腐、繁琐作风。学说能综合汉宋儒学者的不同见地,较少偏颇,对旧说中不合事理的,多有辨正。

精天文、历数,用西洋推步法,自制浑金球,探求地球公转自转规律,曾观测到天王星。又推知东汉以前用赤道不用黄道。曾欲取大衍、天元、借根、对数诸法编成数学全书,惜未完成。工诗能文,著《鉴止水斋集》20卷,对传统经学论点有所辨证。嘉庆十二年,县令周绍廉聘为《德清县续志》复审,批校稿本,遗留手迹两册,今藏南京图书馆。妻梁德绳(1771~1847),又名梁楚生(字楚生),钱塘人,清代女作家,亦工诗文。著《古春轩诗钞》,夫妻合作续完陈端生的长篇弹词《再生缘》。藏书丰富,凡见异书,不惜重金。其藏书素为世所重,所藏《太常因革礼》,严元明曾据此手录。著有《鉴止水斋文集》、《诗集》。《清史稿 儒林传三》有传。

藏书故实

字周生,一字固卿,又字积卿,本名庆宗。浙江德清人。9岁诵读经史,善为文章。嘉庆四年(1799)进士,授兵部车驾司主事,在职仅两个月,称疾辞归,居于杭州,杜门以读书为事。无它嗜,唯嗜购异书,曾收吴氏“瓶花斋”旧藏,藏书益富,说经、道藏、释典、名物、象数等均所知晓。他说:“读书人第一须使此光明正大,澄清如止水,无丝毫苟且私曲不可对人处。”遂名其藏书楼为“鉴止水斋”。自撰《鉴止水斋记》。编撰《鉴止水斋书目》1册。另有藏书处曰“陔华堂”、“华藏室”。他的藏书于兵火战乱中散亡。藏书印有“德清许氏陔华堂藏书”、“鉴止水斋珍藏”、“苕溪许氏”、“臣宗彦印”等。精通天文学,曾自制仪器名“浑金球”。又喜文词,与妻梁得绳续陈端生《再生缘》弹词。去世后,其子在外地任职,藏书无人看管,遂流散于书肆,丁氏“八千卷楼”收购其部分遗书。著有《鉴止水斋集》20卷。 

诗选

题张太守船山(问陶)《船山诗草》

光芒煜燿腾户庭,灵风肃肃几上生。一编突兀《船山草》,使我夜半心魂惊。船山吾未识,船山论诗吾不凭。诵到船山佳绝处,廿年惆怅空闻名。一代诗才指可屈,黎黄孙洪皆杰出。笔底寻常迥万牛,眼中往往无前哲。如君真足与之敌,丈夫磊落写胸臆。那屑旁人说诗律!宝玉何须苦琢磨,明珠自是生圆洁。可中亭事亦足传,暗斗蛾眉意奇绝。可怜诗人就黄壤。花草三生气纡郁。万里神光何处寻?要离冢畔团圆月。

《清史稿》记载

 许宗彦,字积卿,德清人。九岁能读经、史。善属文,侍郎王昶爱其才,作《积卿字说》以赠。嘉庆四年进士,授兵部主事,就官两月,以亲老遽引疾归。亲殁,卒不出。居杭州,杜门以读书为事。其学无所不通,探赜索隐,识力卓然,发千年儒者所未发。考周五庙二祧,以为周制五庙之外,别有二祧,为迁庙之杀,以厚亲亲之仁。宗庙之外,别立祖宗,与禘、郊同为重祭,以大尊尊之义。诸经无文、武二庙不毁之说,误始於韦玄成,而刘歆因之,郑康成亦因之。祧者迁庙,乃谓为不迁之庙,名实乖矣。又考文、武二世室,以为周文、武皆配於明堂太室,故有“文、武世室”之号。孔颖达误谓伯禽称“文世室”,周公称“武世室”。以《公羊传》周公称“太庙”、鲁公称“世室”、群公称“宫”证之,舛甚。

又考《禹贡》三江,以为《汉志》言“分江水首受江,东至馀姚入海”。夫曰“分江水”,曰“首受江”,则非南江之正流可知;曰“东至馀姚入海”,则非在吴入海可知,与《禹贡》三江无与。又考太岁、太阴,以为太岁者,岁星与日同次斗杓所建之辰也。太阴始寅终丑,太岁始子终亥。《汉律志》曰:“太初元年,岁前十一月朔旦冬至,岁在星纪婺女六度,岁名困敦。”此太岁始子之碻证。武帝诏曰:“年名焉逢、摄提格。”此太阴始寅之碻证。《汉书》《天文志》始误以甘、石之言太阴者系之太岁,而与太初之太岁遂差两辰,乃以为星有赢缩,非矣。

又说六书转注,以为从偏旁转相注。《说文》曰:“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后序》曰“其建首也,立一为耑”,即建类一首之谓也。如示为部首,从示之偏旁注为神祇等字,从神祇注为祠祀祭祝等字,展转相注,皆同意为一类。戴震指《尔雅》诂训为转注,而不知诂训出於后来,非制字时所豫有也。段玉裁引戴说,又言《尔雅》字多假借,而不知假借者本无其字,今如初、哉、首、基之训,非本无首字,而假初、哉诸字以当之也。其他所著学说,能持汉、宋儒者之平。《礼论》、《治论》诸篇,皆稽古证今,通达政体。

尤精天文,得泰西推步秘法,自制浑金球,别具神解。尝援《纬书》四游以疏本天高卑,而知不同心非浑圆之理。考《周髀》北极璿玑,以推古人测验之法。七政皆统於天,而知东汉以前用赤道不用黄道,为得诸行之本。论日左右旋一理,以王锡阐解黄道右旋、赤道平行,戴震分黄、极为二行,其说颇不分明,为剖析之,洞彻微妙,皆言天家所未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