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唐朝禁卫军将领王毛仲简介,王毛仲因何事被赐死?
唐朝禁卫军将领王毛仲简介,王毛仲因何事被赐死? 唐朝禁卫军将领王毛仲简介,王毛仲因何事被赐死?
王毛仲的基本资料
本名:王毛仲
别称:wang mao zhong
所处时代:唐朝
民族族群:高句丽人
出生地:契丹
去世时间:731年
死因:赐死
  • 人物经历
  • 史料记载
  • 野史逸闻

唐朝禁卫军将领王毛仲简介,王毛仲因何事被赐死?

王毛仲(?-731年),高句丽人,唐朝禁卫军将领。开始是临淄王李隆基的家奴。李隆基成为太子后,负责东宫的马驼鹰狗等坊。参与平定韦后、太平公主之乱。李隆基继位唐玄宗,授为大将军,因为诛杀萧至忠等有功,升为辅国大将军。开元九年,为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后来居功触怒唐玄宗,又得罪了高力士。开元十八年,玄宗还封他刚出世的儿子为五品官,但在高力士进言下,玄宗很快下了处理他的决心。开元十九年,他被流放到零陵,在永州被赐死。

人物经历

年幼时,因父违法全家没入官府为奴,王毛仲成为临淄王李隆基的奴仆,因其“性识明悟”、“骁勇善骑射”,服侍李隆基左右,甚得器重。

708年,李隆基离开长安任潞州别驾,而此时长安正在孕育一场危机:当时在位的唐中宗昏庸无能,妻子韦后、女儿安乐公主干预朝政,培植私人势力,意图步武则天后尘,取李氏而代之。次年,李隆基回到长安,投入到维护李唐王朝的斗争之中,王毛仲身任护卫侍从,与李宜德等“挟弓矢为翼”。

李隆基为了与韦后、安乐公主相对抗,培植自己的势力,“常阴引材力之士以自助”,并将重点放在皇帝的精锐部队、守卫宫城北门的万骑之上。

王毛仲生性聪颖,深知李隆基意图,对万骑将士更是“待之甚谨”,亦“布诚结纳”,使李隆基“益怜其敏惠”。

李隆基与王毛仲的努力没有白费,韦后毒杀中宗而称制后,令亲信“韦播、高嵩为羽林将军押万骑,以苛峭树威”之时,万骑“果毅葛福顺、陈玄礼诉于王”。李隆基早已决计行动,令心腹刘幽求劝说葛、陈之后,万骑将士“皆愿决死从命”。不久,韦后、安乐公主及韦播等便被诛杀。

这次政变是李隆基发展势力、登上皇位的根本一役,万骑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与王毛仲“布诚结纳”是分不开的,并且,李隆基与万骑之间的联系主要是由王毛仲来承担的。因此,虽然在政变过程中,“毛仲避之不入”,政变后“数日而归”,但“玄宗不责,又超授将军”。

韦后、安乐公主伏诛后,相王(李隆基之父)李旦复位,是为睿宗。李隆基被封为平王,兼知内外闲厩、押左右厢万骑,掌管禁军和御马,很快又被立为皇太子。不久,左右万骑、左右营改为龙武军,与左右羽林为北门四军,葛福顺为将军押之。而王毛仲专掌太子东宫驼马鹰狗等坊,由于管理得法,深得赏识,“未逾年,已至大将军、阶三品矣”。

李隆基为皇太子后,又面临着与太平公主的尖锐矛盾。公主在诛灭韦党、拥立睿宗时亦立有大功,地位日高,飞扬跋扈,“贵盛无比”。她企图改易太子,培植自己的力量,但失败了,李隆基反而很快由皇太子变为皇帝。于是,太平公主便依靠宰相中自己的党羽,图谋政变,废黜唐玄宗李隆基。事泄后,玄宗立即与心腹商定:先下手为强。其中参预谋划的就有龙武将军王毛仲。

713年,王毛仲率三百余兵马,控制了羽林军,然后搜索公主余党,宰相肖至忠、岑义被杀,窦怀贞自杀,太平公主被赐死于家。控制羽林军是诛灭太平公主最基本的前提。王毛仲功高劳重,被授与左武卫大将军,进封霍国公,后又加开府仪同三司。

王毛仲得以扶摇直上,位极人臣,不仅仅因为他有文韬武略和很强的管理才能,更主要是因为他的角色、他的才能是玄宗政权成长壮大的有力凭藉。在旧王权向新王权过渡之中,王毛仲竭诚尽力为新王权效命,在新王权地位日益确立之后,王毛仲势力的加强、被新王权的利用是理所当然的。

李隆基诛杀韦后、安乐公主以及太平公主过程中,王毛仲均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别是诛灭太平余党,为玄宗政权的建立搬掉了最大的障碍,立下了汗马功劳,被玄宗视为心腹,身置“唐元功臣”之列。之后,“毛仲奉公正直,不避权贵,两营万骑功臣,闲厩官吏皆惧其威,人不敢犯。苑中营田草莱常收,率皆丰溢,玄宗以为能”。每次皇帝设宴论赏,王毛仲“与诸王、姜皎等御幄前连榻而坐。玄宗或时不见,则悄然有所失;见之则欢洽连宵,有至日晏”。其妻已“邑号国夫人”,玄宗又赐姓李氏,仍为国夫人。毛仲养马有功,玄宗加其开府仪同三司。自玄宗即位后十五年间,共有四人享此头衔,一是玄宗后父王同皎,另两个是名相姚崇、宋璟,第四位便是王毛仲。

此时的王毛仲志得而骄,他虽已官秩层累,却仍要向玄宗索要兵部尚书一职。由此玄宗与王毛仲之间逐渐出现矛盾。

729年以前,王毛仲一直受到加功进爵的优厚待遇。他与典掌万骑的葛福顺结为儿女亲家后,势力胶固,相互依仗,时常做一些出头之事。曾有“马骑将军马崇正昼杀人”,毛仲为保全自己的势力,意图包庇,引起裴宽不满。又有一位叫齐澣的吏部侍郎向玄宗进谏说:“福顺典禁兵,不宜与毛仲为婚。毛仲小人,宠过则生奸,不早为之所,恐成后患。”听了此话后,玄宗表态说,“朕徐思其宜”。不久齐澣把禁中谏语泄漏给了大理丞麻察,玄宗得知后,下制说:“澣、察交构将相,离间君臣”,遂贬齐澣为高州良德丞。这说明,此时玄宗对王毛仲还没有失去信任。

730年,王毛仲向玄宗索兵部尚书之职没有得到首肯时“怏怏形于辞色”,玄宗闻知不满。而此时恰逢宦官高力士参劾王毛仲一本,更使玄宗“惊惧”起来。

开元十八年年底,王毛仲之子过“三日”,玄宗赐给王毛仲丰厚的金帛、酒馔等物,让高力士送去,且授他刚出生的儿子五品官。

高力士回宫后,对玄宗说:“毛仲抱其襁中儿示臣曰:此儿岂不堪作三品耶?”当时,皇帝宠信的宦官往往为三品将军,高力士即被授以三品。毛仲极端瞧不起宦官,他对高力士所说的话意思无非是说:我此健全的小儿难道比不上你一个宦官?并不见得有拿小孩向玄宗报怨的意思。但玄宗听了力士的话后,大怒说,“昔诛韦氏,此贼心持两端,朕不欲言之;今日乃敢以赤子怨我!”在这种情况下,高力士抓住时机,进言道:“北门奴官皆毛仲所与,不除之,必起大患。”此话正中玄宗痒处,玄宗大怒,考虑王毛仲党羽众多,于是先把握有兵权的葛福顺、唐地文、李守德、王景耀、高广济、王毛仲和四个儿子贬至外地,然后下诏杀王毛仲,730年派人至永州将其缢死。

史料记载

旧唐书《王毛仲传》

王毛仲,本高丽人也。父游击将军职事求娄,犯事没官,生毛仲,因隶于玄宗。性识明悟,玄宗为临淄王,常伏事左右。及出兼潞州别驾,又见李宜德趫捷善骑射,为人苍头,以钱五万买之。景龙三年冬,玄宗还长安,以二人挟弓矢为翼。

初,太宗贞观中,择官户蕃口中少年骁勇者百人,每出游猎,令持弓矢于御马前射生,令骑豹文鞯,著画兽文衫,谓之“百骑”。至则天时,渐加其人,谓之“千骑”,分隶左右羽林营。孝和谓之“万骑”,亦置使以领之。玄宗在籓邸时,常接其豪俊者,或赐饮食财帛,以此尽归心焉。毛仲亦悟玄宗旨,待之甚谨,玄宗益怜其敏惠。

及四年六月,中宗遇弑,韦后称制,令韦播、高嵩为羽林将军,令押千骑营,榜棰以取威。其营长葛福顺、陈玄礼等相与见玄宗诉冤,会玄宗已与刘幽求、麻嗣宗、薛崇简等谋举大计,相顾益欢,令幽求讽之,皆愿决死从命。及二十日夜,玄宗入宛中,宜德从焉,毛仲避之不入。乙夜,福顺等至,玄宗曰:“与公等除大逆,安社稷,各取富贵,在于俄顷,何以取信?”福顺等请号而行,斯须斩韦播、韦璿、高嵩等头来,玄宗举火视之。又召钟绍京领总监丁匠刀锯百人至,因斩关而入,后及安乐公主等皆为乱兵所杀。其夜,少帝以玄宗著大勋,进封平王。以绍京、幽求知政事,署诏敕。崇简、嗣宗及福顺、宜德,功大者为将军,次者为中郎将。其时,梓宫在殡,举城缟素。及明,玄宗引新立功者皆衣紫衣绯,持满铁骑而出,倾城聚观欢慰。其犯逆者,尽曝尸于城外。毛仲数日而归,玄宗不责,又超授将军。

及玄宗为皇太子监国,因奏改左右万骑左右营为龙武军,与左右羽林为北门四军,以福顺等为将军以押之。龙武官尽功臣,受锡赍,号为“唐元功臣”。长安良家子避征徭,纳资以求隶于其中,遂每军至数千人。毛仲专知东宫驼马鹰狗等坊,未逾年,已至大将军,阶三品矣。及先天二年七月,毛仲预诛萧、岑等功,授辅国大将军、左武卫大将军、检校内外闲厩兼知监牧使,进封霍国公,实封五百户。毛仲奉公正直,不避权贵,两营万骑功臣、闲厩官吏皆惧其威,人不敢犯。苑中营田草莱常收,率皆丰溢,玄宗以为能。开元十四年,赠其父秦州刺史。

毛仲虽有赐庄宅,奴婢、驼马、钱帛不可胜纪,常于闲厩侧内宅住。每入侍宴赏,与诸王、姜皎等御幄前连榻而坐。玄宗或时不见,则悄然如有所失;见之则欢洽连宵,有至日晏。其妻已邑虢国夫人;赐妻李氏又为国夫人。每入内朝谒,二夫人同承赐赍,生男,孩稚已授五品,与皇太子同游,故中官杨思勖、高力士等常避畏之。七年,进位特进,行太仆卿,馀并如故。九年,持节充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仍以左领军大总管王晙与天兵军节度张说,东与幽州节度裴伷先等计会。

毛仲部统严整,群牧孳息,遂数倍其初。刍粟之类,不敢盗窃,每岁回残,常致数万斛。不三年,扈从东封,以诸牧马数万匹从,每色为一队,望如云锦,玄宗益喜。于岳下以宰相源乾曜、张说加左右丞相,毛仲加开府仪同三司。自玄宗先天正位后,以后父王同皎及姚崇、宋璟及毛仲十五年间四人至开府,又敕张说为《监牧颂》以美之。十七年,从朝五陵,又赠毛仲父益州大都督。毛仲益骄,尝求为兵部尚书,玄宗不悦,毛仲怏怏,见于词色。又福顺子娶毛仲女,宜德、唐地文等数十人皆与毛仲善,倚之多为不法。中官等妒其全盛逾己,专发其罪,尤倨慢之。中官高品者,毛仲视之蔑如也;如卑品者,小忤意则挫辱如己之僮仆。力士辈恨入骨髓。毛仲承恩遇,妻产,尝借苑中亭子纳凉,玄宗借之。中官构之弥甚,曰:“北门奴官太盛,豪者皆一心,不除之,必起大患。”

后毛仲索甲仗于太原军器监,时严挺之为少尹,奏之。玄宗恐其党震惧为乱,乃隐其实状,诏曰:“开府仪同三司、兼殿中监、霍国公、内外闲厩监牧都使王毛仲,是惟微细,非有功绩,擢自家臣,升于朝位。恩宠莫二,委任斯崇。无涓尘之益,肆骄盈之志。往属艰难,遽兹逃匿,念深惟旧,义在优容,仍荷殊荣,蔑闻悛悔。在公无竭尽之效,居常多怨望之词。迹其深愆,合从诛殛;恕其庸昧,宜从远贬。可瀼州别驾员外置长任,差使驰驿领送至任,忽许东西及判事。”左领军大将军耿国公葛福顺,贬壁州员外别驾;左监门将军卢龙子唐地文,贬振州员外别驾;右武卫将军成纪侯李守德,贬严州员外别驾,守德,本宜德也,立功后改名;右威卫将军王景耀,贬党州员外别驾;右威卫将军高广济,贬道州员外别驾。毛仲男太子仆守贞,贬施州司户;太子家令守廉,贬溪州司户;率更令守庆,贬鹤州司仓;左监门长史守道,贬涪州参军。连累者数十人。又诏杀毛仲,及永州而缢之。

其后,中官益盛,而陈玄礼以淳朴自检,宿卫宫禁,志节不衰。天宝中,玄宗在华清宫,乘马出宫门,欲幸虢国夫人宅,玄礼曰:“未宣敕报臣,天子不可轻去就。”玄宗为之回辔。他年在华清宫,逼正月半,欲夜游,玄礼奏曰:“宫外即是旷野,须有备预,若欲夜游,愿归城阙。”玄宗又不能违。及安禄山反,玄礼欲于城中诛杨国忠,事不果,竟于马嵬斩之。从玄宗入巴蜀回,封蔡国公,实封三百户。上元元年八月致仕。

史臣曰:李林甫以谄佞进身,位极台辅,不惧盈满,蔽主聪明,生既唯务陷人,死亦为人所陷,得非彼苍假手,以示祸淫者乎!杨国忠禀性奸回,才薄行秽,领四十余使,恣弄威权,天子莫见其非,群臣由之杜口,致禄山叛逆,銮辂播迁,枭首覆宗,莫救艰步。以玄宗之睿哲,而惑于二人者,盖巧言令色,先意承旨,财利诱之,迷而不悟也。开元任姚崇、宋璟而治,幸林甫、国忠而乱,与夫齐桓任管仲、隰朋,幸竖刁、易牙,亦何异哉!《书》曰:“臣有作福作威,害于而家,凶于而国。”孔子曰:“佞人殆。”诚哉是言也。张暐、王琚、王毛仲,皆邓通、闳孺之流也。琚有缔构之功,过多僭侈,死于非罪,亦何惜之!

野史逸闻

王毛仲本高丽人,玄宗在藩邸,与李宜得服勤左右,帝皆爱之。每待宴,与姜皎同榻,坐于帝前。既而贵倨恃旧,益为不法。帝常优容之,每遣中官问讯。毛仲受命之后,稍不如意,必恣其凌辱,而后遣还。高力士、杨思勖忌之颇深,而未尝敢言于帝。毛仲妻李氏既诞育三日,帝命力士赐以酒食金帛甚厚,仍命其子为五品官。力士既还,帝曰:"毛仲喜否,复有何词?"力士曰:"出其儿以示臣,熟眄褓中曰:"此儿岂不消三品官?"帝大怒曰:"往诛韦氏,此贼尚持两端,避事不入,我未尝言之。今敢以赤子恨我邪?"由是恩义益衰。帝自先天在位后十五年,至开府者唯四人。后父王仁皎、姚崇、宋璟、王毛仲而已。(出《明皇杂录》)  【译文】  王毛仲是高丽人,玄宗做藩王的时候,他和李宜得在皇帝左右服侍,皇帝非常喜爱他,每当侍宴时,他和姜皎同坐一床,坐在皇帝面前。因此,他在同僚中很傲慢,做一些不法的事,皇帝常常宽容他。皇帝每次有事派宦官去他家里,他受命之后,稍不如意,必然要随意凌辱宦官,而后把宦官撵走。高力士、杨思勖非常憎恨他,却没敢向皇帝说。王毛仲的妻子生子三天,皇帝命令高力士送去了很多酒食和金银布匹,又任命他儿子为五品官。力士回来时,皇帝问。"毛仲高兴不?他说什么了?"力士说:"他抱出婴儿给我看,自己注视着襁褓中的小儿,说:'这个孩子起码也应是三品官。'"玄宗大怒,说:"以前诛杀韦氏时,此贼两面讨好,避事不介入,我未曾说他,现今,他竟敢因为孩子事恨我。"从此,皇帝对他的恩宠逐渐减弱。皇帝从先天年间开始在位的十五年中做到开府的只有四人。这四人是皇后父亲王仁皎、姚崇、宋璟、王毛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