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隋朝将领、光禄大夫司马德戡简介,司马德戡是个怎样的人?
隋朝将领、光禄大夫司马德戡简介,司马德戡是个怎样的人? 隋朝将领、光禄大夫司马德戡简介,司马德戡是个怎样的人?
司马德戡的基本资料
本名:司马德勘
所处时代:隋朝
民族族群:汉
出生地:扶风雍
出生时间:580年
去世时间:618年
官职:武贲郎将、光禄大夫
爵位:温国公
  • 人物生平
  • 早年经历
  • 骁果统帅
  • 江都兵变
  • 悖逆弑君
  • 狼狈为奸
  • 贼臣相杀
  • 历史评价
  • 家庭成员
  • 史书记载

隋朝将领、光禄大夫司马德戡简介,司马德戡是个怎样的人?

司马德勘(580年—618年),隋朝将领。扶风雍(今凤翔县南)人。幼贫,以屠猪自给。开皇中年为侍官,渐升至大都督。炀帝大业初年,从杨素讨汉中王杨谅,因功授仪同三司。

大业八年(612年),从征辽东,任武贲郎将。后从炀帝至江都(今江苏扬州市),与宇文化及发动兵变,缢杀炀帝,推宇文化及为丞相。他被封为温国公,加光禄大夫,仍统本部兵。数日后,被宇文化及调任礼部尚书,夺其兵权,由此而愤怨。

大业十四年(618年)在北归途中,与同党图谋袭杀宇文化及,自立为主。谋泄,被缢杀。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司马德戡的父亲是司马元谦,在北周为都督。司马德戡幼年孤弱,以杀猪谋生。有个和尚释粲,与司马德戡母和氏私通,遂抚养教育他,通过如此解书计。

开皇年间,司马德戡为侍官,渐迁至大都督。跟随杨素出讨汉王杨谅,充当内营左右,司马德戡俊辩多奸计,杨素很喜欢他。以勋授仪同三司。

大业三年(607年),为鹰扬郎将。从隋炀帝讨辽左高句丽,进位正议大夫,迁武贲郎将。 

骁果统帅

大业十二年(616年),隋炀帝第三次驾幸江都。他畏于北方农民起义的发展,不敢北还,隋朝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

司马德戡一向得炀帝信任,隋炀帝派他统领骁果,驻扎在东城,司马德戡与平时要好的虎贲郎将元礼、直裴虔通商量,说:“现在骁果人人想逃跑,我想说,又怕说早了被杀头;不说,事情真发生了,也逃不了族灭,怎么办?又听说关内沦陷,李孝常以华阴反叛,皇上囚禁了他的两个弟弟,准备杀掉,我们这些人的家属都在西边,能不担心这事吗?”元、裴二人都慌了,问:“既然如此,有什么好办法吗?”司马德戡说:“如果骁果逃亡,我们不如和他们一齐跑。”元、裴二人都说:“好主意!”于是相互联络,内史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秉、符玺郎牛方裕、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勋侍杨士览等人都参与同谋,日夜联系,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商议逃跑的事,毫无顾忌。有一位宫女告诉萧后:“外面人人想造反。”萧后说:“由你去报告吧。”宫女便对隋炀帝说了,隋炀帝很生气,认为这不是宫女该过问的事,杀了这个宫女。后来又有人对萧后说起,萧后说:“天下局面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没法挽救了,不用说了,免得白让皇上担心!”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说起外面的情况。 

赵行枢与将作少监宇文智及历来很要好,杨士览是宇文智及的外甥,赵、杨二人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宇文智及,智及很高兴。司马德戡等人定于三月月圆那天结伴西逃,宇文智及说:“皇上虽然无道,可是威令还在,你们逃跑,和窦贤一样是找死,现在实在是老天爷要隋灭亡,英雄并起,同样心思想反叛的已有数万人,乘此机会起大事,正是帝王之业。”司马德戡等人同意他的意见。赵行枢、薛世良要求由宇文智及的兄长右屯卫将军许公宇文化及为首领,协商定了,才告诉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性格怯懦,能力低下,听说后,脸色都变了,直冒冷汗,后来又听从了众人的安排。 

江都兵变

司马德戡让许弘仁、张恺去备身府,对认识的人说:“陛下听说骁果想反叛,酿了很多毒酒,准备利用宴会,把骁果都毒死,只和南方人留在江都。”骁果都很恐慌,互相转告,更加速了反叛计划。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十日,司马德戡召集全体骁果军吏,宣布了计划,军吏们都说:“就听将军的吩咐!”当天,大风刮得天昏地暗,黄昏,司马德戡偷出御厩马,暗地磨快了武器。傍晚,元礼、裴虔通在下值班,专门负责大殿内;唐奉义负责关闭城门,唐奉义与裴虔通等商量好,各门都不上锁。到三更时分,司马德戡在东城集合数万人,点起火与城外相呼应,炀帝看到火光,又听到宫外面的喧嚣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裴虔通回答:“草坊失火,外面的人在一起救火呢。”当时宫城内外相隔绝,炀帝相信了。宇文智及和孟秉在宫城外面集合了一千多人,劫持了巡夜的候卫虎贲冯普乐,部署兵力分头把守街道。燕王杨倓发觉情况不对,晚上穿过芳林门边的水闸入宫,到玄武门假称:“臣突然中风,就要死了,请让我当面向皇上告别。”裴虔通等人不通报,而把杨倓关了起来。

三月十一日,天还没亮,司马德戡交给裴虔通兵马,用来替换各门的卫士。裴虔通由宫门率领数百骑兵到成象殿,值宿卫士高喊有贼,于是裴虔通又返回去,关闭各门,只开东门,驱赶殿内宿卫出门,宿卫纷纷放下武器往外走。右屯卫将军独孤盛对裴虔通说:“什么人的队伍,行动太奇怪了!”裴虔通说:“形势已经这样了,不关将军您的事,您小心些不要轻举妄动!”独孤盛大骂:“老贼,说的什么话!”顾不上披铠甲,就与身边十几个人一起拒战,被乱兵杀死。千牛独孤开远带领数百殿内兵到玄览门,敲请求:“武器完备,足以破贼,陛下如能亲自临敌,人情自然安定;否则,祸事就在眼前。”竟然没有回答的人,军士逐渐散去。反叛者捉住独孤开远,又为他的忠义行为感动而放了他。早先,隋炀帝挑选了几百名勇猛矫健的官奴,安置在玄武门,称为“给使”,以防备突然发生的情况,待遇优厚,甚至把宫女赐给给使。司宫魏氏得隋炀帝信任,宇文化及等人勾结她作内应。这天,魏氏假称圣旨放全体给使出宫,致使仓促之际玄武门没有一个给使在场。 

悖逆弑君

司马德戡等人领兵从玄武门进入宫城,炀帝听到消息,换了衣服逃到西。裴虔通和元礼进兵推撞左门,魏氏开,乱兵进了永巷,问:“陛下在哪里?”有位美人出来指出了隋炀帝的所在。校尉令狐行达拔刀冲上去,隋炀帝躲在窗后对令狐行达说:“你想杀我吗?”令狐行达回答:“臣不敢,不过是想奉陛下西还长安罢了。”说完扶隋炀帝下去。

裴虔通本来是隋炀帝作晋王时的亲信,隋炀帝见到他,对他说:“你不是我的旧部吗!有什么仇要谋反?”裴虔通回答:“臣不敢谋反,但是将士想回家,我不过是想奉陛下回京师罢了。”隋炀帝说:“朕正打算回去,只为长江上游的运米船未到,现在和你们回去吧!”裴虔通于是领兵守住隋炀帝。 

天明后,孟秉派武装骑兵迎接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有人来参见,他只会低头靠在马鞍上连说:“罪过”表示感谢。

宇文化及到宫城门前,司马德戡迎接他入朝堂,称丞相。裴虔通对隋炀帝说:“百官都在朝堂,需陛下亲自出去慰劳。”送上自己随从的坐骑,逼隋炀帝上马,隋炀帝嫌他的马鞍笼头破旧,换过新的才上马。裴虔通牵着马缰绳提着刀出宫城门,乱兵欢声动地。

宇文化及扬言:“哪用让这家伙出来,赶快弄回去结果了。”隋炀帝问:“虞世基在哪儿?”乱党马文举说:“已经枭首了。”于是将隋炀帝带回寝殿,裴虔通、司马德戡等拔出兵刃站在边上。隋炀帝叹息道:“我有什么罪该当如此?”马文举说:“陛下抛下宗庙不顾,不停地巡游,对外频频作战,对内极尽奢侈荒淫。致使强壮的男人都死于刀兵之下,妇女弱者死于沟壑之中,民不聊生,盗贼蜂起;一味任用奸佞,文过饰非,拒不纳谏,怎么说没罪!”

隋炀帝说:“我确实对不起老百姓,可你们这些人,荣华富贵都到了头,为什么还这样?今天这事,谁是主谋?”司马德戡说:“整个天下的人都怨恨,哪止一个人!”宇文化及又派封德彝宣布隋炀帝的罪状。隋炀帝说:“你可是士人,怎么也干这种事?”封德彝羞红了脸,退了下去。炀帝的爱子赵王杨杲才十二岁,在炀帝身边不停地嚎啕大哭,裴虔通杀了赵王,血溅到隋炀帝的衣服上。

叛军要杀炀帝,隋炀帝说:“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怎么能对天子动刀,取鸩酒来!”马文举等人不答应,让令狐行达按着炀帝坐下。隋炀帝自己解下练巾交给令狐行达,令狐行达绞死了隋炀帝。当初,隋炀帝料到有遇难的一天,经常用罂装毒酒带在身边,对宠幸的各位美女说:“如果贼人到了,你们要先喝,然后我喝。”等到乱事真的来到,找毒酒时,左右都逃掉,竟然找不到。萧后和宫女撤下漆床板,做成小棺材,把隋炀帝和赵王杨杲一起停柩在西院流珠堂。 

狼狈为奸

隋炀帝死后,隋炀帝与其党孟秉等推宇文化及为丞相。宇文化及首封司马德戡为温国公,食邑三千户,加光禄大夫,仍统本兵,宇文化及很猜忌他。 

宇文化及以左武卫将军陈棱为江都太守,总管留守事宜。三月二十七日,命令内外戒严,声称准备回长安。皇后和六宫都按照老规矩作为御营,营房前另外搭帐,宇文化及在里面办公,仪仗和侍卫的人数,都比照着皇帝的规模。他们抢了江都人的船,取道彭城由水路向西行。

宇文化及因折冲郎将沈光骁勇,让他在御营内统领给使营。行进到显福宫,虎贲郎将麦孟才、虎牙郎钱杰和沈光商议:“我们都受了先帝极大的恩典,现在低头为仇人做事,受他驱使指挥,有什么脸见人!我一定要杀了他,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沈光流着泪说:“这正是我指望将军的。”于是孟才联合了与他有恩旧的人,率领数千名部下,约定早晨起床后准备出发时袭击宇文化及。消息走露,夜里宇文化及和心腹走到御营外面,派人通知司马德戡,让他去诛戮麦孟才等人。沈光听到营里喧哗,知道事情被发觉了,马上袭击宇文化及的营帐,空无所获,碰着内史侍郎元敏,就列举了元敏的罪状,杀了他。司马德戡领着兵进入营中围住沈光一行,杀了沈光,沈光手下的几百人全都拼杀而死,没有一个人投降,孟才也死了。 

贼臣相杀

宇文化及拥有十几万人,占有六宫,自己的供养与隋炀帝完全相同。每天象帝王一样面朝南坐在帐中,有人奏事,他默然无语;下朝后,才取出上报的启、状和唐奉义、牛方裕、薛世良、张恺等人商量着处理。把少主杨浩交付给尚书省,命十几名卫士看守,派令史取少主签署的敕书,百官不再朝见皇帝。到彭城,水路不通,又抢百姓车、牛得二千辆,用来运载宫女和珍宝;长枪铠甲武器准备,全都由士兵背着,因为路远,累得很,士兵开始不满。

司马德戡私下里对赵行枢说:“你真是害我不浅!当今治平乱世,一定得靠杰出而有才干的人,化及没才能又糊涂,一群小人在他身边,肯定要坏事,那该怎么办?”赵行枢说:“全在我们这些人了,废除他又有什么难?”

宇文化及部署诸将分别领兵,以司马德戡为礼部尚书,表面看是升官,实际是夺他的兵权。司马德勘因此愤恨不平,得到赏赐,都用来贿赂宇文智及;宇文智及替他说情,才派他领着一万多后军殿后。

于是,司马德戡、赵行枢与几位将领李本、尹正卿、宇文导师等策划,准备用后军袭击诛杀宇文化及,改立司马德戡为主。派人到孟海公那里,联结他做外援,拖延着没有发动,等着孟海公的回音。许弘仁、张恺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报告了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派宇文士及装作游猎,到后军,司马德戡不知道事情败露,出营迎接,宇文士及趁势逮捕他。宇文化及责备司马德戡道:“我和阁下共同努力平定海内,冒着天大的风险。如今事情刚刚成功,正想一起保富贵,阁下又为何要谋反呢?”司马德戡说:“本来杀昏主,就是受不了他的荒淫暴虐;推立足下,却比昏主有过之而无不及;迫于人心,也是不得已。”宇文化及吊死了司马德戡,并杀了司马德戡十九名同党。 

历史评价

李世民:“宇文化及弟智及、司马德戡、裴虔通、孟景、元礼、杨览、唐奉义、牛方裕、元敏、薛良、马举、元武达、李孝本、李孝质、张恺、许弘仁、令狐行达、席德方、李覆等,大业季年,咸居列职,或恩结一代,任重一时;乃包藏凶慝,罔思忠义,爰在江都,遂行弑逆,罪百阎、赵,衅深枭獍。虽事是前代,岁月已久,而天下之恶,古今同弃,宜置重典,以励臣节。其子孙并宜禁锢,勿令齿叙。”

《隋书》:“至于委质策名,代卿世禄,出受心膂之寄,人参帷幄之谋,身处机衡,肆赵高之奸宄,世荷权宠,行王莽之桀逆,生灵之所仇疾,犬豕不食其余。虽荐社污宫,彰必诛之衅,斫棺焚骨,明篡杀之咎,可以惩夫既往,未足深诫将来。” 

家庭成员

父:司马元谦

母:和氏

史书记载

《隋书·卷八十五·列传第五十》 

《北史·卷七十九·列传第六十七》